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寫個小說而已,我咋就成了殺人犯?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呼。」**抬頭看了眼牆上的表,鬆了口氣:「三點二十二了,嚇我一跳啊!」

說完他把手機扔給血墨,叫上小李就要往外走。

」我送二位。「血墨見狀趕緊站起身來,雖然自己才是無妄受罪的那一個,但是面對這些公職人員也只能客客氣氣的。

」行行行,別送了,你那是午飯還是晚飯啊,還沒吃完呢吧?一股泡麵味。「走到門口,**連連擺手說到:」快吃去吧,等會泡漲了沒法吃了,還有啊,少吃點那些沒營養的東西,你們這些年輕人,說了總不聽。「

」您說得對。「血墨點頭微笑,應付了一句,誰喜歡天天吃泡麵啊?還不是因為沒錢?

」行了,我也不多說了,你自己的身體自己保重吧,我估計這次的案子也就是巧合,你也別太往心裏去。「

」行,那二位慢走。「血墨說著,就要關門。

恰在這時,小李的電話鈴聲響了。

」是陳姐。「小李看着**,面色有些緊張。

」接。「**回頭看了血墨一眼,嚇得血墨直接沒敢關門。

「你從哪裡得到的線索?」陳姐一句話,小李和**的頭髮都要炸起來了。

「陳姐,你慢點說,什麼情況?」小李對着電話那邊問着,一動都不敢動,生怕發出什麼聲音漏聽了一個字。

「三點二十一分,西城派出所接到報案,一個女人被弔死在了一棟爛尾樓里,最巧的是,那爛尾樓本來的修建計劃,是商場。」陳姐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

「三點,二十一分。」小李眼中滿是驚恐,吞了口唾沫,一動不動地看着眼前的**,完全不敢回頭去看血墨。

「又出事了?」血墨勉強地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不會又和我小說里寫的一樣吧?」

「很抱歉,血墨先生,恐怕您得跟我們走一趟了。」**的經驗畢竟比小李要足,面對這種情況倒也還算淡定。

「好,好的。」血墨趕緊把自己的雙手舉起來,示意自己沒有拿武器:「我可以去個廁所嗎?」

「別那麼緊張。」**擺了擺手:「我們只是做個調查,並沒有懷疑你是兇手。」

「嗯!」血墨一個勁地點頭:「那我先去趟廁所。」

「去吧,別去那麼久了。」

**盯着血墨去了廁所,這才拍了拍身邊的小李:「小李,你還太年輕,如果他真的是兇手,當你害怕的時候你的危險係數會直線上升。」

「對不起,王哥。」小李深吸了口氣:「這事也太他娘的詭異了。」

「注意文明用語。」**也抒了口氣,自己這個小徒弟哪都好,學歷也高,思維也活躍,辦事也積極,就是規矩性差了點。

「兩位警官,久等了。」大約過了三四分鐘,血墨才渾渾噩噩地從廁所里走出來,手上還掛着水珠,看起來洗完手根本沒認真擦。

「沒關係,走吧,車上再聊。」**很明顯不想在這裡再耽誤時間了,跟小李一前一後帶着血墨就下了樓。

說是車上聊,但是實際上在車上三個人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嚴肅的氣氛讓血墨感覺有些緊張,幾次想去摸兜里的手機,手摸到口袋才想起來兩部手機都已經被沒收了,只得悻悻地把頭看向窗外。

騰龍酒店、舜哥KTV、心閣諮詢……下一個案子寫哪裡比較好呢?

「下車。」小李語氣冷淡地喊了血墨一句。

「咳,小李!」**輕咳一聲,示意小李注意語氣,隨後磚頭對血墨說到:「血墨先生,你的手機我們還需要借用一下,不好意思了。」

雖然嘴上說著抱歉,但是臉上卻絲毫沒有抱歉的意思。

不過血墨也沒什麼好不滿的,能說句抱歉已經是對他這個「嫌疑人」的尊重了,畢竟這事確實蹊蹺。

血墨點點頭,把大衣的領子緊了緊,嘶,着秋天的風還真是有些冷了。

……

訊問室里。

「呼……」血墨鬆了口氣,還好,至少還沒把自己銬起來。

「血墨先生,」一位頭髮有些開始轉白的中年警察坐在**旁邊,開口說到:「不用緊張,我們叫你來只是想了解一些關於案件的情況,你如實回答就可以,我們不會冤枉好人的,請你放心。」

「我一定儘力配合。」血墨雙手緊握放在桌上,手指關節一片慘白。

「這本書是你寫的吧。」中年警察舉着血墨的手機,離得很遠,血墨看不清屏幕,所以他又補充了一句:「這本《誰動了我的小說》。」

「是的。」

「我的同事應該跟你說了,你寫的故事中有幾篇恰好跟最近發生的幾起謀殺案吻合。」

恰好兩個字他咬的很重,顯然也是認為這案件跟血墨是有關係的。

「聽說了,但是真的不是我。」血墨的情緒有些激動:「我沒有殺人,沒有!」

「冷靜,冷靜。」中年警察雙手在空中虛壓:「別緊張,我們只是詢問線索。」

「好的,警官。」血墨深吸了口氣,把雙手握在了一起,由於握的太緊手臂有些輕微的顫抖。

「你今天中午在哪?十二點前後。」中年警察說到時間下意識地看了下表,已經快五點了。

「中午我在家碼字。」血墨如實說到。

「有誰能夠證明嗎?」

「沒有,只有我家的貓和我在家,我這人比較宅,估計鄰居也未必認識我。」血墨越說聲音越小,心裏稍微有些後悔,為什麼自己這麼宅,連個證人都找不到。

「其他證明呢?上網記錄什麼的。」

「我一直在單機碼字,如果你們能查到我的操作記錄也許可以。」

「血墨先生,我希望你能認真地配合我們查案。」中年警察臉色有些不滿。

「我能想到的的我都已經說了啊。」血墨被中年警察那毒蛇一般的眼神盯着,身體不由得抖了抖。

「哦,對了!」血墨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我還有在作者群里的聊天記錄!你們點開看看就能看到!」

「這個沒用。」中年警警察翻了翻血墨的聊天記錄,搖了搖頭:「你沒辦法證明你是在哪裡發送的。」

「這個……」血墨興奮的表情僵在了臉上。

「你最近去過西城區嗎?」中年警察換了個問題。

「去過。」血墨低着頭,聲音幾乎已經聽不到了。

「哪天?去幹什麼?」中年警察目光立刻變得銳利起來。

「去觀察環境。」血墨如實說到。

「觀察環境?」中年警察皺起了眉頭,差點直接起身逮捕血墨。

「不是不是,」血墨也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些歧義,趕緊解釋到:「因為我這一個故事寫的是西城區的事,所以我去收集了一些素材。

」都去了哪裡?「

」大街,還有商場。「

」就這兩個地方?「中年警察現在的表情可以說是非常複雜。

說是兩個地方,實際上大街根本不能算個地方,那只是路過,也就是說這個血墨直接去了」準備案發「的商場。

如果說他真是罪犯,那這簡直就是挑釁!

但是換句話說,哪個罪犯會這麼做?除非他自己想暴漏。

」你去的哪個商場?「**對於這一部分的細節比較清楚,所以在旁邊給了補充。

」西城區只有一個商場啊。「血墨面漏疑惑。

」那天人多嗎?「

」不少,我上電梯時候差點被踩到。「血墨回憶了一下,繼續說到:」就是那個很高的電扶梯,還挺壯觀的。「

**在紙上寫下一行字。

#不是同一個商場,案發地點是個爛尾樓。

中年警察臉色稍微好了點,點了點頭。

」再說說案情吧,你這裡對於案情的詳細描寫你還記得吧?「

」記得。「血墨點點頭,剛碼完的一章,他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內開的廁所門輕輕晃動,因為上面有一顆螺絲已經鬆了,無論是布滿灰塵的水箱還是已經乾涸的便池都證明了這裡久久無人使用。「

中年警官讀了一段,隨後問到:」為什麼你對那個廁所的描寫是久久無人使用的?「

」為了劇情發展,所以寫的是一個廢棄的衛生間,不然對不上屍體發現的時間。「

談及行文思路血墨反而淡定下來,其餘的不說,血墨的伏筆埋得還是極好的,很多你認為可有可無的細節都是未來揭示答案時的關鍵信息。

」等等!「**在一旁打斷了血墨和中年警察的交談:」你說廁所門是往哪個方向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