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不顧渾身顫抖的閆柯文,白念念吃了許沐新端來的青菜粥。

「這次味道不錯,加油。」

白念念放下手中的碗,朝着許沐的方向隨意誇獎了一句。

高傲的大小姐嘴毒,但從不吝嗇獎賞。

得到白念念的誇獎,許沐整個人都激動了,看來自己是真的被留下來了!

果然!剛剛白小姐的那些問話,都是一場考核!

現在!自己通過考核了!

「謝謝白小姐,我會的!」

許沐做了個打氣的動作,眨巴着眼睛看着白念念。

他以後要繼續努力,多學,多看,多做,爭取每天都能讓白小姐滿意!

白念念點點頭,用茶水漱過口後,就準備上樓了。

她走到一半,周管家像是想到什麼一般叮囑道,「白小姐,您要是閑來無事的話,可以去看看先生。」

閆先生車禍後都已經在床上躺了半年多了,就連醫生都說以後醒來的幾率渺茫。

要不是生在閆家這種富貴家庭,恐怕早就因為高昂的護理費用被放棄了。

天天只能躺着太可憐了,還是讓白小姐多去看看比較好。

白念念不在意的點點頭,繼續往上走去。

一聽白念念要去找哥哥,原本蹲在地上不動的閆柯文瞬間跳了起來。

哥哥,她欺負完自己,又要去欺負哥哥了嗎?

他要去阻止!

只是剛一起身,閆柯文就頭暈腦脹,雙腿發軟,眼見着就要倒下。

周管家趕忙扶住了他,不顧他的掙扎把他攙扶到了椅子上。

「二少,你還好吧?哎喲!你這肯定是低血糖了!趕緊喝碗粥先。我知道你看到這麼多卷子開心激動,想要趕緊做。但你也不能不吃飯不是?」

許是之前白念念那一番既要又要的發言打動了周長平,他對閆柯文這個便宜二少爺的態度也好了起來。

周管家邊絮叨着,邊塞了一勺溫度適宜的青菜粥到閆柯文嘴裏。

粘稠香濃的米粥裹挾着青菜的清脆爽滑,就像**了許久的沙漠旅人飲上一口冰涼的清甜泉水一般,在閆柯文的嘴裏炸裂開來。

他有多久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了?是被查出胃癌晚期前?還是在自己母親沒有去世之前?

閆柯文沒有忍住,捧着手中的瓷碗就往自己嘴裏塞着。

直到把碗中的青菜粥全都解決掉,他這才愣愣的想起來現在是如何一個情形。

他哆嗦着看向周管家,「我沒有做完那些卷子就吃了飯,待會是不是要受懲罰?」

就算要受懲罰他也認了,即便這一年裡多受一些肉體上的折磨,他也想好好吃飽飯。

周長平撓了撓頭髮,奇怪的看了閆柯文一眼,「白小姐沒說讓你做完那些卷子才能吃飯呀?」

「那是…」

是最近都不能吃飯了嗎?

閆柯文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二少爺,白小姐人其實挺好的。你看,她從醫院出來第一件事就是給你買禮物。你看這些題目卷子,可都是你後面高考要用到的。你好好做題,別辜負白小姐的期待…」周長平耐心地解釋着。

「對了,白小姐可沒讓你餓肚子做題。而且你看啊,你剛來閆家的時候,身子虛胖虛胖的,整個人看着就不健康。現在是不是帥氣多了?」周管家打量了一下閆柯文,還真別說,瘦下來的閆柯文看着比以前要好看多了。

閆柯文:?

閆柯文:靠!白念念這個女人給周管家吃迷魂藥了?

瘋了!這個世界徹底瘋了!

他到底是重生了,還是進入了平行世界?

今天這一系列發生的事情,對於閆柯文來說不亞於一個人穿書了,並發現了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這本書他全文背誦過。壞消息:穿進了同人文里。

二樓。

在聽了周管家的叮囑後,白念念莫名對閆瑞池這個瞎眼男主產生了好奇心。

她跟在小蘭身後來到了一個近乎純白的房間。

如果不是窗外熟悉的白牆黛瓦,白念念真要以為自己又穿越回了自己住院的時候。

屋內的格局跟白念念前幾天住院的VIP病房很像,只是整個房間的格局要大的多,應該是打通了原有的兩間客卧合併的。

寬敞的房間所有日常隨處可見的傢具都被清理乾淨,只留下一台台動輒百萬千萬的昂貴醫療器械。

白念念挨個看過去,不少醫療器械是連醫院都捨不得購置的。

這麼多器械,卻只為一個人服務。嘖,奢侈,真是奢侈。

不過白念念卻不意外,畢竟前世自己要是生了病,恐怕陣仗會更大。

房間一側的病床上,躺着一個閉着眼睛的男人。

床榻上,男人緊閉雙眼,長長的睫羽遮起小片陰影,讓男人的眼眶顯得格外深邃。靜默的嘴唇蒼白而無血,高挺的鼻樑比白念念上輩子那個喜歡動臉的塑料閨蜜還標準。

胸膛薄被隨着均勻緩慢的呼吸聲上下起伏着,安安靜靜,不像是生病,倒像是暫時睡著了一般。

他躺着的時候,並不像系統說的那樣,是個疏離高冷的霸總。

反倒是多了一絲生活氣息,像是一個矜貴脆弱的病美人。

沉睡的病美人微微蹙着眉,白念念下意識想要伸手去撫平,直到觸碰到一絲溫熱,這才反應過來收回手。

系統:「嘿嘿,男主長得好看吧?心不心動?只要你討好小叔子,好好做閆少夫人,等他醒來之後,你就能順理成章的攻略他啦!」

白念念瞥了床上的人一眼,大拇指和食指下意識摩挲了一下,像是要擦掉上面沾染的溫度。

的確是一個難得的美人,但美人雖好,卻要她自己動手攻略,划不來,不值當。

沒有人值得她伏小做低,即便是長在她審美上的美人也不行!

「別想了,不可能,說了電刑,就要電刑!」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她向來言出必行!

白念念轉頭,在一旁的醫護人員中,巡視了一圈。從中找到了一個穿着白大褂,頭髮最為稀少的。

「你是閆先生的主治醫生?也許你聽說過,脊椎電刺激手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