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像是老式KTV包廂內搬出來的沙發,換掉。

純金的擺飾,換掉。

誇張的七彩變色炫酷茶几,換掉。

擺在這些東西中間不倫不類的幾何網紅同款瓦克力折凳,換掉。

白念念一路走,一路捂着眼不想去看原主這什麼都想嘗試的審美。

周長平習以為常的跟在她的身後記錄著需要改動的方位。

但很快,他就發現他這一手屬實是多慮了,這位少夫人這哪是要改動一點,這根本就是要把整個內部的裝飾全拆了!

走完客廳,白念念下意識想起系統當初跟自己說的,「每天讓花匠在園裡栽種不同的花木」。

她心裏頓時暗道不好,快步走到大門前往外一看。

這園子里,西面一半還算看的過去,至少花是花,樹是樹。

這裏面都是些什麼東西?寬闊的園子里,這一片紅玫瑰,那一片百合花,這又一片五顏六色的滿天星。

很好,放在幾十年前包裝成花束賣出去應該能賺的盆滿缽滿。

但放在白念念面前,這種藝術已然太過超前。

白念念面色一沉,「家裡的院子是誰在打理?」

不遠處的金榮聞言頓時心中咯噔一下,恐怕這閆少夫人今天又要挑刺了。

在無數人的目光中,金榮硬着頭皮走了出來。

在面前這個個子不算高的女生目光的直視下,他感覺自己的頭皮發緊,像是被什麼凶獸注視到一般。

「少…少夫人…」

金榮支支吾吾,開口。

不等白念念變臉,周管家趕忙率先開口,「以後所有人不要叫少夫人,叫白小姐。」

金榮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胡亂的點了點頭,「是…白…白小姐…是我。」

難道自己好不容易被閆夫人救了回來,今天又要被這少夫人趕出去了嗎?

白念念細細打量了一眼面前這個看着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手上有厚繭,但打理的還算好,至少乾淨沒有什麼做苦力留下的傷口。

「有園林設計證書嗎?」

白念念垂着眼眸,漫不經心的開口。

雪白的斗篷邊緣帶着蓬鬆的毛球,襯的她的膚色格外的白凈。那一張嬌艷的小臉上不着任何妝容,倒顯得她像個乖巧可人的鄰家女兒一般。

金榮升起的悲傷一頓,「有…有的…」

白念念有些奇怪的掃了金榮一眼,隨後看向身後的周管家,「口吃算殘疾嗎?難道閆家公司企業為了優惠政策專門聘請了殘疾人送來我這工作?」

周管家嘴角抽了抽,不動聲色的看了金榮一眼,低頭假裝咳嗽一聲,「咳咳,那什麼,金榮你好好說話。」

「好…好的…白…白小姐…我…我不是結巴…」

過於緊張帶來的支吾讓這話聽着格外的沒有說服力。

白念念狐疑的看了金榮一眼,倒是沒再追問什麼,「今天九點前交一份關於這座宅子的園林設計方案,現代中式風格就好。至於這一處院子,把那些亂七八糟的花全都移走。」

她打量了一圈這外部的裝修,覺得這樣的地方無論擺上什麼花都有些艷俗了。

「鋪上青石階,點綴斑茅、蒲葦、狼尾草,設計圖出來給我看一眼。」

說完,白念念還有些不放心的看了金榮一眼,「纖毛白色就好,別給我搞出別的亂七八糟的顏色來。」

天曉得她有多想在面前這一大堆五顏六色的滿天星中放把火,一把燒光燒焦那也比現在這般好看。

金榮一愣,對哦!

不管是什麼花,與這白牆黛瓦的古典中式莊園相稱,都略顯艷俗。

倒是原本不值錢的像是斑茅、蒲葦這些全身除了綠意便是白色纖毛的植物,與之相得益彰。

原來白小姐竟然是天才嗎!

金榮眼前一亮,身子陡然一挺,「懂了!白小姐教訓的是!我這就去畫設計圖!」

說完,也不顧白念念同不同意,就跑了出去。

周長平眉心一跳,只覺得今天是不是出門沒看黃曆,怎麼大家看着都有點瘋癲?

白小姐是,這花匠也是。

白念念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感覺有些發涼,趕忙攏緊了身上的毛球針織披肩,往屋內走去,「那些亂七八糟的花趕緊給我解決掉,晚飯的時候我不想看到它們。」

她腳步匆匆,循着記憶往自己住的房間走去。

又讓傭人把屋內的東西丟了不少,白念念這才倒在小蘭好不容易翻找出來換好的白色真絲四件套上,翻起自己的手機來。

先是打開購物軟件,把收藏中以往原主添進去的東西一鍵刪除。

這陣子白念念早就觀察過,這個世界許是她上一世所處之地的平行世界。

品牌還有人文之類的幾乎都沒有變化,只是不再有那個高高聳立在S市市中心的白氏集團大廈。

白念念嘆了口氣,查看了自己銀行卡下的餘額,只有短短八位數,還不到她上一世的零頭。

她敲了敲手機邊,看來是要想辦法賺錢了。

白念念想着山莊的格局,選定了不少產品,列了個清單出來,給周管家發了過去。

像這種頂奢家居品牌很多東西都需要提前定製,還是讓周管家處理比較好。

敲定完,又讓約了服裝品牌的sa明天上門,白念念這才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

接近晚飯時間,一個渾身濕漉漉的男孩低垂着頭,緩緩走進了宅子。

見到這一幕,周管家頓時叫了起來,「二少爺,你這是怎麼了?快!廚房快去煮點薑湯!傭人呢?快去放熱水!」

周長平都快炸了,這位再怎麼說現在也算是過繼在閆大少爺這一脈了,不說待遇有多金貴,總歸不能受外人欺負不是?

閆柯文低垂着濕漉漉的腦袋,身上潮濕發臭的水漬即便是已經帶了一路,依舊緩緩滴落在地。

少年眼眸陰森,渾身濃濃的煞氣像是要把人撕碎一般。

但這一切在他抬頭之時,皆是與他的動作一起,停滯在了原地。

「周管家,閆家這是…要破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