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第二天,窗帘在預定的時間自動朝着兩側打開。

陽光透過玻璃窗折射出點點光斑打在床上閉眼的少女上,像是在她的身上跳舞的精靈一般。

白念念揉了揉眼睛,從床上爬起。

門外,小蘭掐着時間進了屋內,熟練的給白念念遞着東西…

白念念吃過早飯,就收到了金榮送來的設計圖。不得不說能被送進閆家的園藝師的確是有兩把刷子。

金榮站在一旁,神情緊張的看着白念念,「稿子出來的比較晚,送來的時候您已經回樓上了,就沒送上來…」

不是他故意遲到的…

昨晚得知白念念已經回卧室後,他糾結再三,也沒有讓人連夜把設計圖送過去,生怕打擾了白念念的睡眠。

只是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這番行為,是對還是錯。

畢竟之前白念念給他的時間是在晚上之前。

白念念瞥了眼設計圖,金榮不愧是得過不少獎的人。設計圖上,金榮將她提出的幾種植物跟其他綠植融合的相得益彰,並不故意突出,卻能與莊園原本的格局匹配。

她嬌嬌的哼了一聲,「還好你沒讓別人來打擾我。」

比起不守時間,她更討厭有人在她睡着的時候干擾。

而且她的確是後來才想起來提醒的周管家自己每天的睡眠時間,金榮的確不太知情。

「下次記得時間,你這個設計圖這裡稍微挪動一下,然後這裡…」

白念念越說,金榮的眼睛越亮。

白小姐沒有生他的氣,還仔細指導了他!

白小姐果然人美心善!

而且她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瞎指揮,她提出的地方的確都是他當時設計時糾結的點!

嗚嗚嗚,他何德何能拿着高薪還能被大師所指點?

白念念絲毫不知道金榮的思維改變,她在看着金榮稍作修改後,便讓金榮和周管家去聯繫購置和整改園子去了。

而她自己,則是在一個個的品牌方導購送貨上門的服務中,指指點點,購置了不少東西。

等一切忙完,她才看起了周管家一大家送過來的白家的資料。

白家也算是S市的豪門,但跟閆家這種頂級世家那是沒得比的。

白家人員不複雜,就只有白父白母白哥還有白蓮花,哦不,白花蓮四人。

白花蓮從小在白家長大,端的是一副柔弱可憐的姿態。

面對外人,她:「回來的姐姐脾氣大,爸爸媽媽能讓我留在家裡已經不容易了,我自然是要多諒解諒解她。」

面對父母,她:「我知道姐姐才是你們親生的孩子,就算你們偏向她也沒什麼的,我…我不會不開心的。」

面對青梅竹馬未婚夫,她:「原本該被送出去沖喜的人是我,都怪我,你說姐姐會不會恨我?」

至於其他人么。

白父:原身貪得無厭又瞎眼的父親。

白母:原身腦子秀逗的瞎眼的母親。

白哥:白花蓮的舔狗。

未婚夫:白花蓮的舔狗+1。

白念念在心裏給四人蓋上了章。

白家的公司主營服裝業,算是S市有名的平價品牌。

當年白父這個豬恰好趕在了風口,意外的將白家公司拉扯了起來。

不過這些年,白父沒能提出什麼好的決策方案也就罷了,中規中矩的經營倒也不會出什麼錯。

結果他倒好,也不知道是怎麼鬼迷了心竅,竟是急功近利肖想起了奢侈品牌的客源。

白家下面的品牌均價全線提升,已然忘了自己是靠什麼發家。

決策錯誤的下場自然不會有多好,這一點從白念念拿到手的白家的財報就能猜到。

全年虧損,要不是公司股份全捏在白家人手裡,恐怕白正文這個總裁早就被董事會給趕下來了。

這也是為什麼白家會這麼急着把白念念送到閆家來,這白家是真的要撐不住了啊…

昨天泡澡的護膚的時候,白念念壓榨着系統富有感情的將整本書原本朗誦了一遍。

在原書里,白家這次的危機是欺騙着讓原身動用了閆家的勢力幫的忙。

現在白念念穿來了,自然不會讓他們這麼舒服就是。

白念念想了想,囑咐了周管家一聲,要是白家人上門求閆家幫忙,就當個屁放了。

話糙理不糙,白家那幫子蠢笨如豬的,她是真覺得不堪入目就是。

還好當初回家的時候,白家覺得白念念拿不出手,並沒有把她的戶口遷到白家人名下。

現在被送出來沖喜,那更是跟白家沒有關係了。

這份資料白念念看過就放在了一邊,一群顛公顛婆,暫時沒心情對他們動手。

新購置的棕褐色皮質沙發上,許是怕坐的人不舒服,墊了厚厚一層米色的毛毯。

白念念盤腿靠坐在沙發上,將整個人陷進毛毯里。她正在用平板刷各種股市以及S市上流圈的資料。

她早就發現了,這個世界與她的世界的確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相似之處。

比如,現在的商界格局更像是白念念所處世界十年前的模樣。

也就是說,她對之後數十年的發展格局了如指掌。

到了適齡時間就被各種灌輸各種商業知識的白念念自然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這意味着,再怎麼蠢的人砸錢下去,也能做出一些實績來。

不過白念念不喜歡這種事事親躬的感覺,她選擇干起自己的老本行,炒股和投資。

她在股市中衝浪,衝著衝著,刷到了一隻令她有些眼熟的股票。

這是一家科技公司股票,在不少人並不看好國內科技行業發展的時候,這家公司另闢蹊徑,產品上市當天全網爆火,他家的股票更是潛力股中的潛力股。

在白念念意外去世前,這家科技公司已經發展成了國內的龍頭企業,與國外幾家科技公司三足鼎立,並在某些科技中隱隱有壓過一頭的蘊意。

而白念念卻發現,這個世界線,這隻黑馬潛力股,竟然還沒有開始公開募股!!

她仔細一看,這隻股票的公開發佈時間是三天後!

白念念挑了挑眉,素手輕抬,搜索起了這家科技公司的資料。

雖說她現在花的不是自己的錢,虧了也就虧了,但好歹研究研究,能讓她發現兩個世界的規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