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小說誰動的 第6章_密子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不是他還能是誰!」劉所手臂顫抖着吼了一聲,把血墨重重地摔在了凳子上。

不過這一摔極有技巧,聲勢極大,但卻傷不到人。

「三天。」劉所看着手上的報告,雖然情緒還是很激動,但也陷入了沉默,如果這報告屬實,那基本就可以排除血墨的嫌疑了。

「會不會是三天之前布置的?」**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不是,那個衛生間是整棟建築唯一開放的衛生間,每天下午五點半有巡查人員去上廁所,昨天晚上還好好的。」劉所冷冷地看着血墨:「你最好別讓我找到你今天出去過的證據!」

血墨趕緊點點頭,隨後發覺點頭好像不對,又趕緊搖搖頭,感覺又不對,只得悻悻地把脖子縮進外套里,老老實實地坐着。

……

在安靜的能清楚地聽到自己呼吸聲的訊問室里,血墨自己待了將近三個小時。

「你,出來。」終於,被遺忘的血墨在晚上八點鐘被人想起來了,劉所雙眼通紅地盯着血墨。

好消息是血墨被帶到劉所的辦公室里,壞消息是周圍圍了五六個警察。

「血墨,本科畢業,原名牧翼,兩年前開始寫文,直接把自己戶口本上的名字改成了血墨,當時還引起了一定的關注。老家在貝城,現居城北區,租的房子,工作狀態待業,是你吧?」劉所合上文件夾,抬起頭看着血墨問到。

「我的職業是作者。」血墨低着頭,縮着肩膀,用蚊子大的聲音回了一句。

「是不是你!」「啪」的一聲,文件夾被摔在了桌子上。

「是我,是我!」血墨趕緊點頭承認,深吸了一口氣。

「你喜歡寫懸疑文,是吧?」劉所點點頭:「行,今天就讓你好好寫個夠,你不是能編排一個離奇荒誕的殺人案嗎?那現在我問一句,你答一句,今天你就是死也給我把這個故事寫完!」

「劉所,消消氣。」**在一旁給劉所倒了杯水。

「我TM能消氣嗎!」劉所舉起文件夾又摔了一次:「三個小時不僅判斷不出來殺人手法,甚至還被兇手嘲諷!你讓我怎麼消氣?啊!」

「是因為那行字吧。」血墨深吸了口氣:「根據劇情,警方會在另一間廁所發現一行用紅色顏料新書寫的字:當我背對鏡子,我總是特別害怕,我害怕一轉頭,從鏡子里看到一個惡魔。直到有一天,我不再怕了,因為我從鏡子里看到了自己,而他的眼中,倒映着一隻惡魔。警察同志,你就是下一個惡魔,因為你也害怕了。」

「你連這都知道?」小李驚訝地張大了嘴:「如果不是你三天沒出小區我真的覺得你就是兇手。」

「這是取景的一部分,不是嘲諷你們,劇本中這是強X犯留給警察的話,但是因為拍攝地點是男廁所,沒有鏡子,所以選在了旁邊的女廁所。」

「接著說。」劉所抒了口氣:「寫這句話的目的是什麼?」

「為了讓死者相信所謂的『劇組』是真的,『導演』心思縝密,雖然死者沒見過任何一個工作人員,但是所有劇情涉及到的道具和布置一應俱全,這些都是『導演』引誘她上鉤的誘餌,一個個細節堆疊,疊加出了虛假的真相。」

「這幾位是市局的同志,如果你能幫他們把案子破了,肯定記你一功。」劉所發泄一通,氣消了不少,回過神來還是得先以案子為主,就算再怎麼覺得血墨是犯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也定不了罪。

「你好。」幾人中帶頭的對血墨伸出了手:「我叫孫江傳。」

「您好。」血墨趕緊伸出雙手去跟那人握手。

「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那人客客氣氣地問到。

「您請,您請。」

「我聽劉所說你對於這個案件有一些獨到的見解,所以想聽聽看,集思廣益。」孫江傳開場開得極為客氣,但是接下來,第一個問題就極其尖銳:「你說死者死者缺錢,但是據我們了解死者有退休金,有房,並不缺錢,如果這個不成立,你的所有推理就都只能稱之為幻想。」

「她有賭債。」血墨再次深吸了口氣,儘力保持自己的狀態。

「嗯。」孫傳江點點頭,沒再追問,顯然這個問題他早就做過功課,提出來只是試探血墨而已。

「第二個問題,你說她是打開門後被門拍的,但是開門的時候她的手肯定是貼在門上的,門的變化她感覺不到嗎?」

「你們有沒有在現場找到沙袋?這個機關是有延遲的,延遲時間從門推開到門彈回隔了進一秒半的時間。」血墨儘管緊張,但是依舊對答如流。

「小周。」孫江傳看向了身邊的一個人。

「孫哥,有沙袋,只不過之前咱們一直不知道那是幹什麼用的。」

「另外。」血墨補充了一句:「那五個鉤子中有一個是特殊的,它的里圈已經被磨成了刀刃,那是用來割斷拉住門的線的。」

「這個得檢查一下。」小周沒等孫江傳問,立刻說道:「這個細節之前沒有詳細查看過。」

「那我建議你再查一下報警電話,」血墨弱弱地說到:「報警電話是用死者的手機打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正好在三點二十一分。」

「三點二十一分?這個時間有什麼特殊的?」孫傳江和劉所都皺起了眉頭,他們都聽說過關於這個時間的詭異消息了。

「那棟爛尾樓雖然已經廢棄,但是有兩個官方派的保安負責巡視,三點十五交班,那個保安會準時在三點二十一分到達衛生間上廁所,然後下班。」血墨目光獃滯地看着空中,就好像空中有字一樣:「但是這並不是罪犯關心的,罪犯選擇這個時間只是為了能有一個確定的時間,一個確定能吸引住西城區警察注意力的時間。」

「吸引注意力?」孫傳江眉頭緊皺。

「對,因為他要利用這個時間在西城區犯下另外一起案件,另一起殺人案。」血墨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疲憊:「他需要給自己足夠的逃離時間,所以在這個時間段內絕對不能有警察在那周圍閑逛。」

「誰會沒事出去閑逛?」孫傳江說完意識到了什麼:「你是說,案發地點在派出所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