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小說誰動的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向內開,我看過現場照片了,是一致的。」中年警察拿出手機要給**看。

「啪!」**拍桌而起:「血墨!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去沒去過那個爛尾樓!」

「沒有啊,真沒有。」血墨**突如其來的發難嚇得渾身一抖。

「那你怎麼知道門是內開的?西城區現有的商場我去過好幾次,那裡的衛生間門可是外開的!」**氣勢洶洶地盯着血墨。

「劇情需要……」血墨畏畏縮縮地說到:「王警官,我本來也想百分百還原西城區的商場的,但是因為報案時間和作案手法需要,所以對衛生間的部分情況加了修改。」

「作案手法?」**翻了翻血墨的存稿。

「還沒寫……」血墨不好意思地說到:「今天的文還沒更完,所以還沒寫到那部分,我可以先說給您聽。」

「你先說清楚門的問題……」

**剛準備乘勝追擊,卻被身邊的中年警察攔下了。

「讓他說,我聽聽是不是那麼回事。」中年警察十指疊成塔狀放在大概下巴的位置。

**立刻反應過來,現在距離報案還不到兩個小時,案件的調查剛剛起步。

不管面前這個年輕人是不是兇手,如果能夠迅速掌握作案手法都將為破案帶來巨大的助力,當然,這也是他們所的功績。

「哈~呼……」血墨做了個深呼吸,勉強控制住了心中的恐懼,開口說道:「這個案子最關鍵的懸疑點在於兇手不在現場,但是不在現場要怎麼殺人?」

「別賣關子!」**見血墨說著說著停下看他們,一拍桌子說道。

「好,好。」血墨被嚇了一跳,用有些發顫的聲音說到:「所以得,得用道具,就,繩子,鉤子,還有刀,還,還有廁所門。」

「說清楚點。」**一皺眉,這說的是什麼玩意?驢唇不對馬嘴,現在的網文寫手就這點水平?

「我,對不起,我,我……」血墨「我」了半天也沒說出來個所以然。

「你別緊張。」這時,中年警察站了起來,拿起桌上的保溫杯給血墨倒了杯溫熱的水。

「來,喝點水,沒關係,你不用着急,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就像你平時寫小說一樣,今天呢,我們就是你的讀者,你得給我們把故事講明白了,對不對?」

**有些詫異地看着中年警察,那中年警察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他,只見上面有一張血紅色的照片,鮮血把整個衛生間隔間染得已經面目全非。

但是有幾樣東西一下子就進入了**的視線中:繩子,鉤子,刀。

「對。」血墨握着手裡溫熱的紙杯,情緒稍微平復了一些:「那,那我繼續說?」

「說吧。」中年警察微笑着點點頭。

「那麼用這些東西要怎麼殺人呢?」血墨微微一停頓。

「首先得考慮到一個問題,那就是確保死者得進的一定是這個隔間,可是這一排有足足五個隔間啊!五分之一的概率,這是兇手不敢賭的,所以他把其他的四個都上了鎖。」

「不對,這裡對不上。」**出生打斷血墨,然而回應他的卻是中年警察的白眼。

「你說對了!」卻沒想到血墨這時候突然激動起來:「確實對不上啊!警方去調查的時候可是分明地看到那五個隔間的門都是開着的!」

「這是為什麼?這就不得不說起這些鉤子了,如果仔細去看,會發現這地上總共有五個鉤子,但是實際上真正用來殺人的卻只有一個,那麼就得想想了,其餘四個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是用來開門的?」中年警察附和了一句。

「沒錯!另外四個鉤子正是用來開門的,通過四個鉤子分別拴住另外四個隔間的門,這樣在死者被害之前其餘的廁所都是鎖着的,而當案件發生之後,其餘的四個隔間的門則會打開。」

「可是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你不覺得這麼做是白費功夫嗎?」**蹙眉冥思:「其實他只要把門鎖上就可以了,完全不必設計一個再把門打開的機關吧。」

「這就不得不提一下另外四個隔間里的字了。」血墨點點頭:「兇手在另外四個隔間的牆上留下了四個字,而這四個字他必須以一種遮掩的方式直接地呈現在其他人眼前。」

「遮掩的方式直接呈現,這個說法乍一聽有點矛盾,所以這裡得舉個例子,」血墨興緻勃勃地說到:「王警官,如果我現在跟你說我有個辦法,能讓你一天之內賺十萬,你信不信?」

「我?」**沒想到自己突然被點名。

「你不信!」血墨很自信地說到:「你不僅不信,甚至還可能給我手機上安裝一個反詐APP!」

「嗯。」中年警察點點頭,也有一種可能是直接當成詐騙犯抓起來。

「但是如果你聽見我小聲打電話:』喂,老婆,我跟你說個事,我朋友給我介紹了個兼職,一天,十萬!唉你別不信啊,不是,不是騙子,錢已經發給我了,現金!沒有,什麼信息都沒留,就幫人搬東西!『,你會怎麼想?」

「我可能第一想法是這人是不是幫人拋屍。」中年警察回答道,也不知道是真的這麼想還是開玩笑。

「嗯。」血墨點點頭。

「你會給這十萬找個合理的借口,而不是去質疑這十萬,為什麼?因為這件事是你自己發現的,而不是別人直接告訴你的,你付出了努力,甚至可以說你竊取了別人的秘密,所以你相信了。」

「有一定道理。」中年警察點點頭:「所以說這個罪犯這麼做是利用了人們這樣的心理,目的是……為了讓我們警察相信他寫的那四個隔間里的字?」

「對!」血墨重重一點頭:「那四間隔間的門後面各有一個大大的血紅色字體,連起來正是一句話。」

「什麼話?」**皺着眉看着又一次賣關子的血墨問到。

「欠債。」血墨頓了頓:「還錢!」

「咕嘟!」血墨說到「欠債還錢」時聲音並不大,但眼中竟然透出了一股凌厲的殺意,就連坐在他對面的中年警察和**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