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寫個小說而已,我咋就成了殺人犯?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好的,王隊。」孫傳江點點頭,站了起來。

「今天晚上,我們在西城區派出所附近發現了另外一起殺人案。」

「死者男,二十五歲,在一家酒吧當侍者,因為長相出眾,順便也噹噹酒托。」

「另外,我們懷疑他在給成功女性當情人。」

「說起這個點,還不得不提一下我舅舅……呃,劉所提供的重要線索。」

「有一名住在城北區的作者,城北派出所的幾位同志發現他的作品中幾個案件與近期發生的幾起殺人案相似度極高,所以對他進行了調查。」

「關於這個案件的線索就是他告訴我們的。」

周圍的眾人都皺起了眉頭,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這個消息之前只在城北派出所以及王隊中傳播,其他人是不知曉的。

「另外第一起殺人案的殺人手段也是他提供的思路。」王隊在一旁做了補充。

「是的,」孫傳江點點頭,嚴肅地說道:「根據他的描述,兩起殺人案的兇手是同一個人,而報案時間之所以一定要設定到三點二十一分,是為了調虎離山,保證西城區派出所周圍沒有警察。」

「這是挑釁啊!」一名刑警氣笑了:「在派出所附近殺人?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只能說這個兇手的布置非常周密。」王隊拍了拍孫傳江的肩膀,讓他坐下,自己重新接管了會議:「第二起案件的作案手法非常粗暴,大家也都看到了,直接把頭割了,還化好了妝擺在客廳里。」

「另外屍身雖然從冰箱里找到了,但是具體是不是這位死者的還得等化驗結果出來。」

「王隊,」一名刑警舉了舉手:「我有點想不明白啊,你說兇手明明時間緊迫,為什麼要給死者化好妝放在客廳呢?」

「這就是挑釁!」之前那個刑警冷哼一聲:「人家是把西城區的同志們當猴耍呢!」

他的「西城區」三個字咬的很重。

「小張,我知道你跟西城區的所長有矛盾,但是現在不是發泄私人情緒的時候。」

王隊表情嚴肅。

「也許有些犯人確實是為了挑釁,但是咱們不能第一反應就把這些行為歸到挑釁中去,要始終堅信罪犯的行為是有原因的,這樣才能層層抽絲剝繭,找到最終的真相!」

「是,王隊。」小張低了低頭,默不作聲。

「大家有什麼想法嗎?」王隊看着眾人。

「我覺得會不會是仇殺?」一名刑警認真思索了一下,補充道:「因愛生恨那種。」

「從手法和對屍體的處理上來說,有這種可能,仇殺,然後給對方化好妝,甚至間屍,這些都有先例。」王隊點點頭。

「但是從目前的調查結果來看,他的情婦已經離開咱們赤心市很久了。」

「而且還是背着殺人案離開的,她殺了自己的丈夫。」

「他會不會不止一個情婦?」那名刑警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我記得周圍的鄰居說他經常不在家,但是他傍的那個女人似乎並不是那麼有時間?」

說著,他拿起手中的資料翻到其中一頁。

「那個女人的丈夫雖然很厲害,但是那女人也不是一般人,結婚前自己名下就有好幾家公司。」

「而且據說都是由她親手打理的。」

「這個可能性倒還真有。」

王隊皺着眉思索了一下。

從常理上來講很少有人敢這麼干,但是如果這個小白臉是個時間管理大師的話,倒也不是完全沒可能。

「我建議派人蹲點酒吧,看看有沒有人回去找他。」

作為一名酒吧的侍者,正常情況下是幾乎不會有客人去特意尋找他的,除非有點特殊關係,或者期望有點特殊關係。

「嗯,」王隊點點頭:「是個方向,小孫,你安排一下。其他人呢?還有什麼想法嗎?」

「我覺得要從兩名死者的人際關係入手。」一名年齡不太大的刑警說到:「既然兇手連續殺死兩個人,那從他們的人際關交叉情況上應該能收穫一定線索。」

「你還是年輕了,被那個作者牽着鼻子走了。」一名年長的刑警並不同意這個觀點:「兩件事是同一人所為只是他的一面之詞。」

「確實,他提前預判了案件的發生,但是誰又能知道他是不是通過什麼特殊渠道呢?」

「老郭說得對,不能百分百相信那個作者,」王隊點點頭:「不過調查人際關係也是有必要的,已經派人去查了。」

「我覺得還是得問問那個作者,我總感覺他有點不對勁。」小李突然站了起來。

「小李,坐下!」劉所呵斥了他一句。

他當然希望自己這邊的人能搶下一些風頭,但是這裡畢竟是別人的主場,所以他必須得做做樣子。

「各抒己見嘛,你說。」王隊擺擺手,示意小李繼續說。

「我覺得有一點說不通,他作為一個作者,會不會知道的有點太多了,從殺人手法,到作案的細節,再到現場的證物,甚至是咱們都沒發現的細節,他就沒有遺漏地知曉,難道這不奇怪嗎?」

「當然,也有一種假設是其他人利用了他的文章,但是很多東西他都沒發,甚至還沒寫,就算其他人想要利用也沒法利用吧?在他腦子裡的東西除了他自己還有誰能知道?」

「嗯。」王隊點點頭,很欣賞地說道:「這位新來的小同志想法很不錯,未來可期。」

「不過這一點我們也做了調查。」

「大家請看。」

說著,他點開了電腦里的一份文件。

「這是血墨電腦里的東西,我們下午通過技術手段獲取的。」

「雖然沒有存稿,但是血墨對於接下來要發生的案件都做了詳細的規劃,也可以稱之為大綱。」

「這裏面甚至包括了『導演』的劇本,鏡子上的畫,以及對每個人物背景故事,乃至成長經歷的描寫。」

「所以我個人更傾向於是有人通過黑客手段獲取了這些信息,然後推測了大概的犯罪流程,進而實施了犯罪。」

小李驚訝地張大了嘴,他是真么也沒想到,這才不到半天的時間,市局竟然連血墨的電腦都已經查了個一清二楚。

「別這麼驚訝,」王所看着小李驚訝的表情,有些自豪,又有些感慨地說到:「我們的工作一直都是在搶時間,跟兇手搶時間,跟死神搶時間,跟逃亡者搶時間,不快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