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寫個小說而已,我咋就成了殺人犯?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王隊到城北派出所,也就是劉所他們派出所之後,第一件事並不是見血墨,而且叫上劉所一起開會做分析討論。

一則,這是案件調查非常關鍵的環節,整理分析信息,不斷調整調查方向才能更有效率地不斷接近真相。

二則,血墨很可能是兇手,王隊需要在見他之前掌握更多的信息,以確保在對話過程中時刻保持信息上的壓制地位。

「王隊。」劉所不好意思地敲了敲門。

TMD都怪血墨那混蛋,在他上廁所的時候突然說什麼看看柜子里能不能藏屍體!

嚇得他手一抖,抖了一褲子。

「咳!」王隊輕咳一聲,把眾人的注意力從劉所剛換的褲子上拉了回來:「坐吧。」

劉所點點頭,坐在了靠後的位置上。

沒辦法啊,雖然他官職比在場大多數人都高,但是今天這是市局開會。

「咱們先看一下手頭上的線索……」王隊拿出一沓文件。

「劉所,你沒事吧?」小李在一旁問了一句,作為唯二去過血墨家的人,他和**也在今天開會成員之列。

「噓。」**一皺眉。

這孩子真得好好管教一下了,這話無論場合還是內容都問題很大啊!

「啪!」王隊把文件夾砸在桌子上。

「我管教不嚴,王隊見諒,見諒!」劉所捏着拳頭,瞪了小李一眼。

「誰再說小話,就給我出去!這是殺人案!不是誰家的雞丟了!」

王隊皺着眉頭強調了一遍紀律,然後才繼續說下去。

「按照時間線,首先發生的是爛尾樓衛生間殺人案,第一個時間點是接到了保安的報警。」

「這裡有三個細節,一個是時間,三點二十一分,一個是死亡方式,報警人說死者的死亡方式是弔死,而實際死亡方式是被利器所殺。」

「這一點產生的原因是死者死亡後頭部被懸掛在半空中的繩索攔住,身體出於半直立狀態,導致保安驚慌之下產生誤判。」

「第三個細節點是報警用的手機,」王隊在投影儀上展示了一部手機:「開始我們以為報警人報案用的是自己的手機,但是根據後續調查,我們發現手機是死者所有。」

「另外,報案人稱根本沒有碰過那個手機,指紋鑒定證實了他的話。」

「會不會是戴了手套?」旁邊一名刑警問到。

「暫時不做這方面假設,根據監控來看那名保安全天都沒戴過手套。」王隊搖搖頭。

「而且他整天的行動,除了在衛生間的那幾分鐘,都被監控拍攝下來了,沒有作案時間,從動機上來說他也沒有撒謊的理由。」

「那電話是誰撥出去的呢?總不會是死者自己撥的吧?」另一名刑警推了推眼鏡。

「技術部門給出的結果是手機被安裝了自動撥號軟件。」王隊言簡意賅地做了解釋。

「王隊,」一名刑警指着「三點二十一分」幾個大字問到:「這個時間有什麼特別的嗎?」

「嗯,這個時間關係到了另一起案件,以及一個人,等下說。」

「好的,王隊。」那人點點頭。

「咱們的同志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王隊見其他人沒有問題了,繼續說到:「大家看一下現場的情況。」

一組照片出現在屏幕上,這些照片可比劉所拿到的那張震撼多了。

半跪在廁所里的屍體。

雙目圓睜的女人。

凝固在下水道口的血液。

掉在地上的尖刀。

繩索,鉤子……

一系列照片在訴說著事情發生的經過和結果。

「死者的死因是利器刺入心臟,大量失血致死。」

「這把刀是兇器。」

「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沒有發現這把刀到底是怎麼掉下去的。」

「之前我們推測可能是死者慌亂之中自己拔下去的,但是刀上一個指紋都沒有。」

「有沒有自然脫落的可能?」旁邊一名刑警猜測到。

「屍檢報告排除了這種可能性。」

「那會不會兇手當時是在現場,或者之後去過現場?」那名刑警繼續推測到。

「如果是這樣,那隻可能是他在現場,從血液的噴射情況來看,刀是在死者未完全死亡,心臟還未停止跳動的情況下**的。」

「既然他能自己動手,那他布置這些還有什麼意義?」那名刑警皺着眉頭問到:「假裝不在場?」

「對!」王隊指了指那些作案工具的圖片:「看這裡,目前來看犯人總共進行了三重設計。」

「第一重設計是誘導其他人認為刀是架在這根鐵絲繩索上的。」

「如果是業餘的人看,可能第一時間會認為這是簡單的通過彈射刀具進行殺人的案件,進而認為兇手不在場。」

「但是只要認真分析一下就會發現這經不起推敲,第一,現場的繩索位置,雖然現場的繩索中確實存在高彈力的繩索,但是在門的正對面沒有任何可以布置繩索的點。」

「第二,繩索的力度,以那個繩索的彈力,如果是去彈射一把刀,能殺死人的概率不到五分之一。」

「從這兩點都能判斷出這不是殺人手法。」

「分析到這一步就會認為兇手是在現場的,最開始我也是這樣認為的。而這是兇手留下的第二重設計。」

「還好劉所給了咱們一個新的思路,具體思路就不重複了,在現場已經跟大家說過了,而且也模擬演示了一遍,確實有可行性。」

「另外,通過死者的交易記錄我們也證實了她有大量賭債,邏輯上也說的通。」

「如果只推理到這裡,就會認為他不在現場,而是用了遠程操控的手段。」

「但是這裡恰好是第三重設計,一般會認為,既然罪犯有可以不到現場就完成犯罪的方法,那按照正常邏輯他是不會去的。」

「然而事實是他就在現場,並且拔出了死者身上的刀,還把死者的手機放在了門口。」

「可是這麼做的意義呢?」一名刑警眉頭緊鎖:「假如我是殺手,我根本不會去做這兩件畫蛇添足的事,刀已經**心臟了,即使她反應快,及時撥了120,獲救的概率也不算大吧?」

「不,如果不拔刀第一時間搶救還是很有希望的。」王隊搖搖頭:「但是關鍵在於兇手完全可以讓她打不了120,之前我說過,她手機上有流氓軟件,能完全控制手機撥號的那種。」

「確實,那就更不用回去了,」那名刑警眉頭皺的更緊了「另外還有一點,他為什麼要冒着風險把手機放在門口?」

「這一點就要接着第二個案子來說了。」王隊抬手示意了一下坐在旁邊的孫傳江:「這部分小孫比較熟悉,讓小孫來說。」

……

#都錯了,他們都錯了。

#那些布置並不是為了掩人耳目,而是因為有不得不那麼做的原因。

#躲在第四隔間的人已經被猜到,但是電話後的「導演」又是誰?

血墨在訊問室奮筆疾書,由於之前的「越獄」,他又一次被關了進來。

不過還好,劉所在驚慌失措以及羞愧難當之下隨口同意了他帶紙筆進來。

血墨停下筆,合上放在一旁的懷錶。

還不錯,兩個小時,兩千多字,雖然對別人來說是龜速,但是對血墨來說已經有不小的進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