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寫個小說而已,我咋就成了殺人犯?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他靜靜地待在客廳里。

烏黑的頭髮,

白皙的皮膚,

嘴上塗著鮮紅的口紅,

長長的睫毛輕輕合著,

掩住了那大大的眼眸。

窗外,

路燈打了進來,

昏黃的燈光映襯下,

他更增了一種朦朧的美。

可惜了,

如果不是只有一個頭的話!

「啊!!!」

隨行的房東一聲慘叫,打破了長達數秒的寧靜。

「快!保護現場!」

王隊長反應過來,第一時間下了命令。

……

他給他化好了妝,因為他生前最好面子。

也沒辦法,畢竟是做那種生意的。

老實說,他還真是有那麼一點點帥氣的。

只可惜,為什麼不走正途呢?

臨走,他在他的日曆上寫下了一句話。

#如果血洗罪惡也是罪惡,那我願墮為罪惡之源。

……

「寫什麼呢?」

劉所拿過血墨面前的紙張。

「沒什麼。」血墨撓了撓後腦勺:「待着也是待着,給後面的人物補充一下設定。」

「這又是寫了個什麼故事?」

劉所沒在意血墨偷偷用他辦公室的紙張和他最寶貝的那支鋼筆,反而比較在意他寫的故事。

「一個第三者插足,導致妻子殺死丈夫的故事。」

「嘶!」劉所倒吸一口涼氣:「又是殺人案?」

「嗯。」血墨點點頭:「讀者愛看。」

「徵用了。」

劉局拿着那張紙就往外走,一邊走手裡還一邊打着電話。

「喂,傳江!」劉局聲音急促:「在現場嗎?」

「舅舅?」手機里傳出孫傳江的聲音:「在。」

「方便說話嗎?」

「稍等。」

片刻後,孫傳江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舅舅,您說。」

「這傢伙又寫文了,這次是殺夫案件。」劉局死死捏着那張紙:「你那邊的情況……」

「不是,」孫傳江那邊響起了翻動紙張的聲音,隨後似乎是鬆了口氣:「死者是單身男性。」

「會不會是還沒結婚的情侶?」

「沒有,」孫傳江很確定:「我們問過房東和周圍鄰居了,他從沒帶人回過家。準確點來說他自己都不怎麼在家,因為他……」

「小孫,給誰打電話呢?」

電話那頭,一個男人的聲音打斷了孫傳江。

「王隊,給我舅舅。」孫傳江恭敬地回答了一句。

「辦案期間,別打私人……」

「王隊!」王隊還沒說完,劉局趕緊開口:「是我。」

「劉局?」王隊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後一拍腦門:「害,我這記性,忘了他是你外甥了!」

「王隊,我這裡有一個作家,和今天發生的案子有關係,所以打電話問問情況。」

「沒事沒事,既然是給你打電話我就不多說了。」

「謝謝王隊。」一旁,孫傳江趕緊說到。

「不過嘛。」王隊話鋒一轉:「有線索應該大家拿出來一起討論嘛,藏着掖着的像什麼樣子?嗯?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

劉所心中暗罵一句老狐狸,但是還是不得不陪着笑說到:「主要是還不太確定,不然早就移交給您了。」

「特殊情況特殊對待,這樣吧,你現在就把人帶到現場來。」

「這……」劉所有些猶豫:「可是我們剛剛排出了他的嫌疑。」

「怎麼回事?你詳細說說。」王隊一皺眉,以為劉所是不想把線索分享出來,語氣有些不太好。

「王隊,您聽我說,真不是我藏私……」

劉所一五一十地把關於血墨的情況跟王隊彙報了一遍。

「你把他剛寫的內容給我讀一下。」王隊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急切地說到。

「好。」劉局把手上的紙抖平:「第一段是殺人犯的自白。」

……

為什麼?

為什麼我當初要信了他的鬼話?

他愛的不是我,只是錢!

啊!呵!我該怎麼辦!

要是能回去就好了。

可惜。

現在的我唯有逃跑一途!

……

劉局讀完了,讀的毫無感情。

「還有嗎?」

「還有一段是關於作案後的……屍體處理的,不過既然死者連妻子都沒有,那也就沒意義了吧?」

「讀!」王隊幾乎是吼出來的。

「他給他化好了妝……」

劉局不情不願地讀了一遍,在他看來這就是在浪費時間。

明明已經確認了案件與血墨無關了,何必再費這個功夫?

「人看好了!我現在派人去接!」王隊有些激動:「人要是丟了唯你是問!」

「找出來了!這傢伙不只是酒吧的侍者,還是個小白臉!怪不得踏馬德這麼有錢!」

劉所只聽到王隊的聲音越來越遠,隨後電話那頭就沒有了聲音,連孫傳江的聲音也沒有了。

「曹!又撞上了?」劉所一驚,趕緊向辦公室走去。

一分鐘後。

「血墨!」

「血墨!」

滿樓道里都是劉所咆哮般的呼喊。

「怎麼了?劉所?」**急急忙忙跑了出來。

「血墨呢?」劉所一邊急匆匆地往樓梯的方向走一邊問到。

「不在您辦公室呢嗎?」

**一驚,人丟了?不可能吧?那傢伙看起來挺老實的啊!

「快找!」劉所咆哮一聲,就要往樓下走。

這種時候他已經完全失去了平時的冷靜和運籌帷幄的氣度。

那可是重要線索!還是王隊欽點要的人!

今天如果找不到血墨他頭頂的烏紗帽都得挪一挪!

「怎麼了?劉所?」

就在這時,小李一邊提褲子一邊急匆匆地從廁所里跑了出來。

「快幫忙找血墨!」**怕他不懂事撞了劉所的槍口,趕緊搶先說到。

「血墨?」小李一臉迷茫地說到:「就在廁所呢啊!」

「啥?」

劉所大吼一聲,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氣憤,一把推開還擋在門口的小李就進了廁所。

「誰讓你亂跑的!」

果然,血墨就在廁所裏面。

「誰讓你亂跑的!」劉所又吼了一聲,宣洩着心中緊張的情緒。

「劉所!」血墨收起手中的懷錶,緊張地看着劉所:「對不起,我剛才沒找到您,所以……」

「呼……」劉所長出了口氣,揉了揉額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緩了片刻才說到:「沒事,不是你的問題,是我太緊張了。」

「對了,等會兒有市局的領導過來,你別亂跑了。」

「好。」血墨畏畏縮縮地點點頭。

「說起來,你在廁所幹什麼呢?」

劉所一邊解褲子一邊問到,剛才嚇這麼一下,還真有點想上廁所了。

「哦,沒什麼事,我量量這個柜子,看看能不能放下屍體。」

劉所尿到一半的尿硬生生地憋回去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