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對不起,編輯大大!實在抱歉!這本書……我真的沒法再寫了!」

「對對對,警察現在就在我家!我現在非常慌!」

血墨把手機放下,他當然也不想放棄,真心不想。

就像乘風大大說的那樣,好不容易寫出了點成績,這麼放棄就等於是自斷了前程。

但是那怎麼辦?繼續寫下去?繼續寫下去真的就要進局子了。

「上廁所這麼久?」坐在客廳里的兩個警察不耐煩地說到:「另一部手機拿出來吧?」

「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這種事總得跟編輯那邊說一聲。」血墨點頭哈腰地掏出了另一部手機。

「小李,你翻翻。」年長點的警察接過手機,交給了身邊的年輕警察。

「密碼。」小李接過手機,語氣生硬地問到。

「8238。」血墨毫不猶豫地說出了手機的鎖屏密碼。

「有什麼特殊含義?」小李一邊看着手機一邊問到。

「我寫小說的網站。」

「8238,塔讀?」小李用輸入法試了一下。

「對。」血墨點點頭,有些自豪地回答到,雖然這不算大站,但是確實是一個氛圍很好的網站,小說質量也沒得說。

「我看看,眾生血研墨,你的筆名?」小李皺了皺眉頭。

「是的,警官。」血墨點點頭,這筆名從他入站就開始用,一直沒換過。

「聽這名字就不像好人。」小李嘴角一撇,繼續問到「出事的是哪本?」

「就這本,《誰動了我的小說》。」血墨指了指最新的一本書。

「咳,這個我來看,你去翻翻聊天記錄。」年長一點的警官輕咳了一聲,然後趁血墨不注意小聲對小李說到:「別這種態度,人家是群眾,不是罪犯。」

「這可不好說。」小李不屑地小聲回了一句,卻也不敢冒犯上司,老老實實地去翻聊天記錄了。

「咳咳,不好意思啊。」年長一些的警察眯着眼睛對血墨笑了笑說到:「新人,不懂規矩,小夥子你別往心裏去。哦,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姓王。」

「王警官,沒事的沒事的。」血墨連連擺手:「配合你們調查嘛,應該做的,再說這事也確實有些太巧合了,我現在都懷疑我自己。」

「年輕人還挺幽默。」**和藹地笑了笑,隨後開始翻看那本《誰動了我的小說》。

「呵呵。」血墨苦笑了兩聲,心裏滿是無奈,說真的,他的不自信真不是胡思亂想,別人不知道,但是血墨自己卻知道,他所有的小說劇情都不是他自己想的,而是每天睡覺的時候做夢夢出來的。

「這是……」**開始的時候還挺輕鬆的,看小說嘛,和平時上班沒什麼兩樣,然而他越看越心驚,越看手握的越緊,到最後乾脆拿出一個文件袋,一張一張地拿出裏面的卷宗去一一對照。

隨着他的對照,他眉頭也皺的越來越緊。

「你這一章什麼時候寫的!」**指着倒數第八章,急切地問到。

「我看看。」血墨看了下章節名,十分肯定地說到:「大前天,這是大前天的最後一章,晚上十點半發的。」

「大前天,大前天。」**左手飛快地把手裡的卷宗往前翻了幾頁,指着上面的一個日期,面色凝重地對小李說到:「案發時間,前天凌晨,三點十四分二十七秒,監控器拍下了準確的時間。」

「從更新到作案只過了不到五個小時?!」小李驚呼起來:「這兩個地方的距離,開車也只能勉強趕到,除非他早就鎖定了作案目標。」

「咳咳,」**趕緊打斷了小李:「你怎麼又犯這個毛病?跟你說了多少遍,這位是配合咱們調查的群眾,不是罪犯!那罪犯可能早就潛伏在附近,就等着這位……血墨,等着血墨更新,然後模仿作案手法和逃脫方案。」

說起來這位的名字也是夠奇怪的,血墨,怎麼挺都不像是正常的名字,而偏偏戶口本上還就是這麼登記的!

「抱歉抱歉。」小李也意識到這次自己是真的有點過了,趕緊也道了個歉,順便把手機還給了血墨:「有個叫乘風大大的在QQ上找你。」

「有什麼異常嗎?」**慣例問了一句。

「沒有,他剛剛就是給編輯發了個消息,說不能繼續更新了,我用技術手段查過,沒有刪除聊天記錄。」

「其他方面。」

「咳,除了有些不太合規的電影,都沒問題。」

「嗯。」**點點頭,沒太在意,小電影嘛,單身的男人幾乎沒沒看過的,管得太嚴反而不美。

「咱們繼續說這幾章。」**把話題又拉回了小說上:「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後面這七章是寫的一個故事對吧?」

「是的,王警官,這個故事今天剛好完結,是中午十二點發的。」血墨回憶了一下,又補充道:「準確來說是十二點三十五分,我當時因為外賣到晚了還跟外賣員理論了兩句。」

「文中的案發地是西城區一家超市的衛生間里,時間是下午兩點十六分,死者是女性,死因是機械窒息。」小李是專門學習數據處理的,很快就提煉出了七章的內容。

「現在是幾點?」**緊張地問到。

「三點十七分。」血墨抬頭看了眼客廳的掛鐘,沒想到這個擺設一樣的掛鐘竟然還有派上用場的時候。

「打電話回所里……不,直接給局裡打電話,問問西城區有沒有案件!」**語氣急促地對小李說到。

「好,王哥。」小李知道事情緊急,立刻撥通了電話。

「嗯,對,兩點多,在西城區一家大型百貨超市地衛生間,沒有嗎?呼,那太好了,謝了,陳姐,行,回頭給你帶奶茶。」

小李又跟電話對面的「陳姐」墨跡了兩句,這才掛了電話。

「沒事?」**已經知道結果了,但是不聽小李親口說出來還是放心不下。

「嗯,沒事。」小李點點頭:「今天一天西城區都安安靜靜的,陳姐說西城區目前就一家百貨,而且那裡每天人滿為患,跟小說里寫的冷冷清清不搭邊。」

「呼。」**鬆了口氣,看來一切只是巧合吧。

他隨後點了下返回,就要把手機還給血墨,然而這時,一個界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草稿箱?有存稿嗎?」**開玩笑般地說到,案件沒有發生,他的心情也輕鬆了不少。

「沒有,今天的三章還沒着落呢。」血墨臉上發燙:「才剛發了一章,你們過來的時候剛開始碼第二章,才七百字。」

「我看看,不介意吧?」**好奇地點開草稿箱,說實話,他看了這麼多年小說還是第一次看沒發出去的章節,還真有點莫名的新鮮感。

「不介意不介意,您隨便看。」血墨趕緊說到:「我也不太敢繼續寫了,可能寫完這個故事就切了。」

「那我可看了啊。」**隨手點開草稿箱里唯一的一章,下一刻,他背後瞬間起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只見開篇第一句就是:

「屍體被人發現的時間是下午三點二十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