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許是陽光太過溫暖,蘇盡歡翻了個身平躺着,雙手交疊枕在小腹,呼吸漸漸變得平緩悠長。

原夙離站在門口,視線落在紅楓樹下纖細的身影上。

她靜靜躺在那裡,燦金色陽光被楓葉裁剪後灑落在她身上,映出空氣中細小的微塵如同精靈,在她精緻的臉龐上輕輕舞動。

這樣的畫面太過乾淨美好,讓人很想……

原夙離止住思緒,從床上拿了一床薄被,走出房間,走到樹下,垂眸看她。

輕風拂過,少女額角烏髮輕輕蕩漾,許是夢到了什麼美事,嫣紅唇角極輕微地勾了一下。

原夙離的視線凝在那一點弧度上,眸中微光漸漸變得沉凝。

半晌,他傾下身,把手上絲被蓋在少女身上。

卻在他剛動作的那一瞬,一隻手電閃而出,握住他的手腕,往下用力一帶。

原夙離猝不及防,直接朝蘇盡歡撲過去。

他迅速伸出手,雙臂撐在躺椅兩側,在壓上去之前,堪堪穩住身體。

身形嬌小的少女被圈在原夙離的雙臂和躺椅之間。

兩人的臉只有一掌之距,連呼吸都交纏在一起,親密異常。

他清透的琥珀色眼眸里划過一抹怔忪,又極快地被柔和的笑意取代。

「美人的投懷送抱,本小姐很喜歡。」蘇盡歡星眸半闔,笑得慵懶邪氣。

原夙離聲音輕柔地解釋:「起風了,我來給小姐蓋上被子。」

蘇盡歡抬手,手指纏住他臉側垂落下來的一縷髮絲,在指尖緩慢纏繞:「美人如此體貼,若以後誰有幸娶了你,可就有福了。」

「小姐說笑了。」原夙離撐着身體站起來,把薄被蓋在她身上,「小姐好好休息。」

髮絲從指尖滑走,蘇盡歡微側着頭,拍拍身邊空出的位置:「被吵醒後睡不着,不如美人陪我一起?」

原夙離眸光微漾:「我……」

他忽然轉頭,看向院門方向,「我暫避一下。」

蘇盡歡輕嘆。

氣氛正好,正是聯絡感情的好時機,誰那麼不識相前來打擾?

原夙離進了房間後不久,一陣腳步聲在院外響起,一名黑衣侍衛走到院門外,抬手敲了三下。

隨後侍衛走進來,站在距離躺椅三尺開外,身姿筆挺:「小姐,雲世子前來拜訪,老將軍請您去一趟前廳。」

雲世子?

看來這位世子爺終於想起自己的未婚妻了。

蘇盡歡閉上眼:「回去告訴老將軍,本小姐已經休息,就不見客了。」

侍衛面無表情:「老將軍吩咐,一定要把小姐帶去前廳。」

蘇盡歡眼皮懶懶掀了一條縫:「如果本小姐堅持不去?」

侍衛神色不變:「屬下沒有完成任務,自會回去領罰,稍後會有其他侍衛前來請小姐,直到任務完成為止。」

這樣的紀律性和服從性……蘇盡歡不由抬眸看了這個侍衛一眼。

長相很普通,與常人無異。

但若是扔進人堆里,一眼便能看出來他與常人的區別——面色剛毅,眼神堅定,以及從骨子裡透出的屬於將士無法磨滅的鋒芒。

想來,這侍衛曾多次上過戰場。

將軍府曾經也盛極一時,蘇老將軍蘇從宵曾率軍打退東部島國數次侵略,在沙場上立下赫赫戰功,被先皇親封為鎮國將軍,賞賜金銀宅邸,一時風頭無兩。

但榮光並未持續多久,蘇府在蘇盡歡父親這一輩就開始衰敗。

蘇從宵有三個兒子,大兒子數年前帶領先頭軍抵禦島國入侵,卻中了敵人圈套,數千將士無一生還,屍骨無存。

二兒子在妻子懷第二個孩子時從戰場回來,路上竟然遇到山賊,不幸逝世,其妻聽聞噩耗,承受不住打擊,也在不久後撒手人寰。

三兒子,也就是蘇盡歡的父親,從小就不喜歡上戰場,只喜歡在江湖上逍遙自在,在生下蘇盡歡之後把她送回將軍府,其他時候基本都處於失聯狀態。

蘇盡歡只有兩個堂兄。

大堂兄蘇湛本是驚才絕艷之輩,卻在十年前十二歲時不幸誤食毒物,如今一直癱瘓在床。

二堂兄蘇源也是習武奇才,一年前去戰場,不慎從馬背上摔下來,右腿被摔斷,藥石無醫。

家裡小輩接連出現意外,蘇從宵一夜間像是老了十幾歲。

從此後便把大半希望都寄托在唯一完好的孫女蘇盡歡身上,想讓她重現將軍府當年的榮光。

但蘇盡歡一心都撲在雲驚闕身上,所有手段都使在了愛慕雲驚闕的女子身上。

蘇從宵為她,簡直操碎了心,原本只白了一半的頭髮,因為她,又白了另一半。

也是個可悲的老人。

為了省去接下來的一系列麻煩,本着換個地方睡覺的打算,蘇盡歡掀開被子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跟着侍衛去了前廳。

廳里很冷清,沒有丫環小廝,只有坐在主位的蘇老將軍和右手位一名白衣年輕男子。

男子頭戴玉冠,長發半束,着一襲白色織錦長袍,袍身用天藍色絲線勾出祥雲圖案。

他眉目俊朗,鳳眸狹長深邃,端坐在椅子里,上身筆挺,薄唇微抿,眉心一道幾不可見的紋路,看上去是個不苟言笑之人。

無趣。

原主記憶里的雲驚闕百年難得一見,蘇盡歡本以為對方是什麼天仙,原本還有些期待此次見面。

可惜打破了十級濾鏡,雲驚闕也只能算得上是普通美男子,與原夙離驚為天人的容貌相比,相差不知凡幾。

蘇盡歡心裏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而主位上蘇老將軍蘇從宵還不到六十,卻已是滿面風霜,雙鬢斑白,眼角眉頭都有了深深的褶皺。

唯有一雙虎目不時閃着精光,昭示着他不是一位普通老人。

這個為了國家榮耀征戰一生的老人,本該安享晚年,現在卻只能以一己之軀,撐起衰敗落魄的將軍府。

若是原主能稍稍放點心思在家裡,想必蘇從宵也不會這麼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