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原夙離所言非虛,到午飯時間,他的燒就已經全部退下去,看不出任何異常。

即便如此,他仍舊待在房間里養傷,一步不出,蘇盡歡也讓今夏不要去打擾他,只用飯時把飯菜給他端過去。

今夏再沒有聽到那個冰冷至極的聲音,平時原夙離也極為和善,於是她很快就忘了前兩日早上的驚心動魄,覺得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這日,蘇盡歡去了主卧,與原夙離一同用午膳。

今夏從食盒裡取出碗碟擺在桌上,小聲嘟囔道:「小姐,這兩日王嬸問奴婢,為何拿那麼多吃食,小姐您要瞞着老將軍,奴婢都不知該如何解釋。」

蘇盡歡吃一口菜,看向對面的原夙離,輕笑道:「下次王嬸再問,你就說,我養了一隻野貓,那野貓飯量大,還嘴饞,特別愛吃王嬸做的飯菜。」

今夏眼睛一亮:「小姐真聰明,這樣一來,王嬸不僅不會再問,還會讓奴婢拿更多好吃的過來!」

蘇盡歡煞有介事地點頭。

原夙離抬眸看她,聲音柔和:「蘇小姐覺得,我是野貓?」

「那,是家貓?」蘇盡歡眨了眨眼。

原夙離眼神略顯無奈:「原某就不能是個人嗎?」

蘇盡歡左手支着下巴,巧笑嫣兮:「原美人是想讓我告訴王嬸,我在家裡養了個野男人?」

她似有些煩惱地蹙了蹙眉,「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現在還有婚約在身,給不了原美人名分,怕是會委屈了原美人。」

原夙離輕道:「能得小姐相救,已是三生有幸,原某豈會委屈?」

蘇盡歡眉梢微揚: 「原美人此話當真?」

「自然是真。」

「如此說來,我得找個合適的時機把原美人介紹給家裡其他人。」

原夙離表情不變:「小姐喜歡就好。」

看他們鬥嘴,今夏小嘴撅得老高——聽慣了他們打情罵俏,今夏也知道雙方都沒有把對方的話當真。

雖然這個來歷不明的狐狸精真的討厭,但好歹他還能讓小姐開心。

小姐好久都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都怪那個柳嫣,要不是因為她插足,小姐現在肯定已經在高高興興地準備嫁進侯府了!

吃飽喝足後,蘇盡歡躺在院中的老人椅上,左側是一株紅楓,楓葉艷紅,如火雲燃燒。

燦金色光芒穿過楓葉間隙,在她身上投下細碎斑駁的樹影。

院子里很安靜,偶爾有一絲風拂過發梢,一片紅葉從樹上脫落,輕飄飄落在軟榻旁。

陽光、楓樹、樹下閉眼小憩的少女,組成一幅優美的風景畫。

「今夏。」

今夏搬了個小凳子坐在躺椅後,正在打瞌睡,小雞啄米一般,小腦袋向下一點一點。

聽到蘇盡歡的聲音,今夏猛然驚醒,揉着眼睛問:「小姐,你剛才說什麼?」

蘇盡歡懶懶道:「你可知道,本小姐與雲驚闕的婚事,是怎麼回事?」

小丫頭撓了撓頭,一臉疑惑:「關於婚約之事,小姐應該比奴婢更清楚啊。」

原主自然是清楚的。

只是,蘇盡歡腦海里原主留下的記憶,全都是對雲驚闕此人的愛慕以及十級濾鏡,並沒有多少關於婚事的來龍去脈。

「說說你知道的。」

「其實關於小姐的婚事奴婢也不太清楚。」今夏雙手撐着下巴,做思考狀,「奴婢只知道,從奴婢進府以來,小姐就已經與雲世子定了親。」

今夏進府是在四年前,那時的蘇盡歡只有十歲,雲驚闕十六。

看來應該是一樁娃娃親。

「那時候小姐一心向著雲世子,時常出府去找雲世子,回來就會與奴婢說雲世子今日做了什麼,說了什麼,每每說到這些,小姐都很開心。」

年少的原主可能根本不知道愛慕為何物,但因為已經定下親事,便把雲驚闕當成了會相守一生之人,把所有情愫都寄托在他身上。

當時的雲驚闕還未取字,名喚雲弦,乳名弦兒,原主會害羞地叫他『弦哥哥』。

腦海里閃過許多小時候的畫面,大多都是開心的。

少女的情竇初開,滿心滿眼都是那個芝蘭玉樹的少年,一直到他成長為成熟穩重的青年。

「後來小姐漸漸便說得少了……」今夏說著說著,小臉忽然垮下來。

因為小姐和雲世子之間,多出了一個柳嫣。

在柳嫣出現之前,小姐和雲世子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差。

雲世子雖然並未表達過對小姐的愛慕之意,卻也很尊重小姐,也是把小姐當正兒八經的未來世子妃看待。

自從一年前柳嫣出現,小姐和雲世子之間的矛盾便越來越深,多次爭吵都是因為柳嫣,小姐本來直率的性子漸漸變得越發尖銳甚至乖戾。

無數次沒有結果的爭吵,兩人之間的關係幾乎已經糟糕到了不可挽回的餘地。

就拿這一次的事來說,小姐和柳嫣一起落水,雲世子根本不了解事情經過,就斷定是小姐的錯。

退一萬步說,就算,就算是小姐的錯吧,小姐也昏迷了整整一日,可現在六日過去了,雲世子都沒有來府里看一眼小姐,反而時常去春水樓看望柳嫣。

雲世子的行為也太傷人了,可能正是因為如此,小姐才會對雲世子徹底死心吧。

「春水樓……」蘇盡歡咀嚼着這個詞。

既然柳嫣已經懷了雲驚闕的孩子,為何小產之後不去定安侯府養身體,反而回了春水樓?

難道侯府想避嫌?

不對。

雲驚闕會讓柳嫣懷孕,讓她做個小妾應該是板上釘釘之事,現在才來避嫌顯然說不過去。

還是說,其中另有隱情?

今夏不知她心中所想,以為她想去春水樓,頓時眼睛一亮:「小姐,我們是要出去玩嗎?」

蘇盡歡伸了一下胳膊,眼眸半眯,像一隻慵懶曬太陽的貓:「這麼好的天氣,自然是要睡覺,可不能辜負如此好時光。」

今夏嘟起嘴咕噥:「正因為是好時光,才更適合出去逛街呀……」

見自家小姐真的打算休息,今夏忙道:「小姐,奴婢可以出去玩嗎?」

小姐每次睡覺都要睡很久,她一直守着很無聊的。

「嗯。」

「謝謝小姐!」今夏蝴蝶一般歡快地飛出了院子。

蘇盡歡微笑着搖頭。

沒有煩惱的小丫頭,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