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王妃太絕美,冷酷王爺狠狠偏寵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蘇小姐?」原夙離眼底映着床頭模糊的影子,雙手撐着身體半坐起來,目光迷濛,似乎頗為不解為何蘇盡歡會在這裡。

蘇盡歡絲毫沒有夜闖男子閨房還被抓包的窘迫,倒是因為被打擾了睡眠,略有些不耐地抓一把頭髮。

「剛才睡夢之中聽到一些聲響,以為原公子身體不適,便過來看看。你臉色不太好,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原夙離面上帶着無懈可擊的笑:「多謝小姐關心,我沒事。」

「真沒事?」蘇盡歡又打了個哈欠,看上去困極。

原夙離臉上笑容更完美一分:「真沒事,蘇小姐請回吧。」

「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叫今夏。」她不再多言,擺擺手,轉身走了出去。

原夙離目送她一路打着哈欠走出房間,雖然瞌睡連連,卻沒忘記順手把房門關上。

門還未關嚴,一個腦袋從門縫裡探進,那雙漂亮的桃花眼裡猶帶着將醒未醒的朦朧,淺淺笑道:「原公子,晚安,做個好夢。」

『嘎吱』一聲,房門被關緊,原夙離卻依舊看着那一處,沒有移開目光,只嘴角的弧度一點點冷下去。

黑影無聲從房樑上滾下來,直接趴在了地上。

剛才那個女人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敢摸主子的額頭!!!

更恐怖的是,主子竟然能忍住沒有把她掐死!

剛才就差一點,只一點,那女人就摸到主子的……

黑影下意識看向原夙離差點被摸到的地方,又迅速移開目光,似乎多看一眼都是死罪。

「本王改變主意了,先把她留着。」原夙離垂下眸,無聲笑了笑,「難得遇到如此膽大之人,若就這麼死去,豈不可惜。」

黑影屏息,靜等接下來的吩咐。

原夙離直視前方,彷彿透過沉凝的黑暗,看到隔壁那個看似懶散的少女:「半月後的秋獵,確保蘇小姐在場。到時候,本王會給她一個,永生難忘的回憶。」

溫柔如水的嗓音,卻冷到骨子裡,空氣中都似凝出一層薄冰。

「是。」黑影極力壓制心底的恐懼,低聲應道。

能讓主子特別關照之人,這位蘇小姐絕對是有史以來第一個。

當然,能摸到主子的,這位蘇小姐也是獨一個。

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

「主子,是否要把魔教教主身受重傷的消息散布出去?」黑影並未忘記最重要的事,「沒有教主維持,魔教就是一盤散沙,正是乘勝追擊的最佳時機。」

原夙離嘴角緩緩勾起:「不必,魔教人數眾多,正好可以給那些所謂名門正派找些事做。」

「是。」

黑影如同來時一般,又悄無聲息地離去。

隔壁次卧里,正睡着的蘇盡歡忽然睜開眼,眸中一縷黑霧溢散,看了頭頂的簾帳片刻,才又緩緩闔上。

第二日一大清早,天還未全亮,今夏便從床上爬起來,悄聲來到隔壁。

她要去看看那個狐狸精留在小姐身邊究竟想幹什麼——要是狐狸精不懷好意,她一定要告訴老將軍狐狸精的存在,就算違背小姐的意願也要做。

今夏輕輕推開門,探頭往裡瞧,想看看那狐狸精在做什麼。

床上並無動靜,看上去狐狸精確實是在睡覺。

今夏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小心躲到床尾,探頭去看床上的人。

只見狐狸精眉頭緊鎖,面色通紅,應該是發燒了。

今夏小臉皺在一起,表情糾結,過了一陣還是不情不願地去打了熱水。

她端着水盆回去,剛進了房間,就聽一聲冷喝傳出:「出去!」

如同被一柄冰劍驟然刺中身體,今夏驀地僵在原地,水盆從手中脫落,『啪』一聲掉在地上,水灑得到處都是。

今夏卻顧不上水盆,捂着砰砰直跳的胸口,慌忙跑回次卧。

「怎麼了?」蘇盡歡迷糊地問了一句。

「小姐,狐狸精……那個……他,他……」

今夏語無倫次,不知該如何形容,只知道聲音從房間傳出的那一刻,她渾身血液都被凍僵,就像突然掉進了冰窖。

那聲音,也不知是狐狸精的,還是別人的。

見今夏小臉青白,顯然是被嚇得不輕,蘇盡歡沒有多問,拍拍她的手安撫道:「沒事,你應該聽錯了。去打點水來,我要洗漱。」

「哦,好。」今夏連連點頭,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把人支走後,蘇盡歡伸了個懶腰,起身穿好衣服,打着哈欠來到隔壁。

匕首從袖口滑入手中,蘇盡歡推開半掩的房門。

「咳咳……」床上的原夙離也醒着,聽到開門聲,便撐着身體坐起來。

「蘇小姐,剛才原某聽到有聲音……咳,發生何事了?」

蘇盡歡把掉在地上的水盆撿起來,視線迅速掃過整個房間,並未發現異常,便收起匕首,走到床邊。

「原公子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蘇盡歡彎下腰,湊近了看着原夙離的眼。

原夙離搖頭,亦抬眸看她:「原某剛醒,並不知發生了何事。」

他的雙眸不復澄澈,眼底一片迷濛,呼吸滾燙灼熱,噴洒在蘇盡歡臉上,熨得她的臉也似熱了起來。

蘇盡歡退回去,在床邊坐下,撩起被子一角擦拭匕首:「許是原公子睡夢之中不經意出口的夢話嚇到了今夏,那小丫頭只是個普通人,經不起嚇唬,還請原公子多加體諒。」

原夙離掩唇輕咳一聲,看着她慢條斯理擦拭匕首的動作:「若真嚇到了小姐的丫環,原某並非有意,請小姐見諒。」

「原美人不是有意就好。」蘇盡歡輕笑着把匕首放回去,旋即擔憂地看着他,「原美人好像燒得不輕,要不要請個大夫?」

「不用。」原夙離勉強笑了笑,「蘇小姐不必擔心,原某恢復能力還不錯,休息一下,很快就會好起來。」

「那行,原美人好好休息。」蘇盡歡還沒睡醒,自然也沒有調侃美人的心情,替他掖好被角後走出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