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王妃太絕美,冷酷王爺狠狠偏寵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蘇盡歡見好就收,沒有過多調侃,她凝視着傷口邊緣,眉頭微皺:「有毒?」

該是什麼樣的攻擊,才會造成這樣深的傷口?

「無礙。」原夙離稍稍往後退了些,離開她氣息籠罩的範圍,拿起毛巾擦拭傷口邊緣。

他看上去不像逞強,蘇盡歡便不再詢問,從梳妝台上拿了藥膏和藥粉——原主平時會參與打架鬥毆,創傷葯是必備品。

「都是普通的傷葯,可能沒什麼用,要不要請大夫?」

「不必。」原夙離伸手去接葯,蘇盡歡卻避開了,在他面前坐下,笑意盈盈,「這種小事哪裡需要美人親自動手,我來就好。」

她在傷口上灑上藥粉,又挖了一點藥膏,動作輕柔地在傷口邊緣塗抹。

傷口是圓形,蘇盡歡便繞着邊緣緩緩轉圈。

不得不說,原美人的皮膚手感真好,柔韌順滑,堪比上等絲綢,讓人愛不釋手。

原夙離極力控制肌肉放鬆,垂下眸看着認真擦藥的少女,嘴角勾起的弧度一點一點放下去,澄澈的眸漸漸變得暗沉。

她低着頭,未束的青絲分散兩側,露出白皙細瘦的後頸,不堪一握。

那裡他剛碰過,帶着溫暖的熱氣,頸側的跳動沉穩而清晰,張揚着蓬勃的生命力。

若是這截漂亮的脖頸在他手裡折斷……

原夙離閉上眼,壓下眼底暗光,片刻後嘴角恢復柔和的笑,聲音很輕:「還是我自己來吧。」

蘇盡歡吹了吹傷口邊緣被血濡濕的藥膏:「已經好了……」

「小姐,小姐,雲世子又去春水樓了!」

清脆的喊聲在院外響起,伴隨着急促的腳步聲,今夏氣喘吁吁地跑進房間,一眼就看到兩個幾乎靠在一起的人。

兩人離得很近,姿勢近乎詭異,從外面看,就像在……

「小,小姐?!!!」今夏雙眼瞪圓,驚聲尖叫。

在小姐房間里的那個人,是男人吧?!

小姐竟然在和不認識的男人……???!!!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蘇盡歡坐起身,把藥膏放在桌上,掏了掏耳朵,懶懶道:「小點聲,本小姐沒聾。」

原夙離波瀾不驚地把外袍系好,遮擋住身前春光,起身去衣櫃找布條。

今夏捂着自己的小心臟,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瞟:「小姐,剛才,我好像眼花了……」

是她看錯了對吧?

她肯定是看錯了!

小姐連雲世子的嘴都沒碰過,怎麼可能和其他男人做那麼親密的事?!

「有事?」蘇盡歡打了個哈欠,淡淡睨她一眼。

「有,有……」今夏呆愣了幾秒,隨後反應過來正事,「小姐,雲世子又去春水樓找姓柳的賤……」

「然後?」

今夏再次愣住:「然?然後?」

然後什麼?

雲世子都去春水樓了,小姐難道不該是拿着鞭子殺到春水樓去找姓柳的嗎,怎麼這麼淡定?!

難道小姐沒有聽清她說的什麼?

對,肯定是這樣。

今夏扯子嗓子又喊了一遍:「小姐,雲世子去春水樓找柳嫣了!!!」

這小丫頭如此呱噪,原主究竟是怎麼忍耐的?

蘇盡歡表情慵懶,以手支頰,上下眼皮打架,略有些不耐:「本小姐現在還在禁足,無暇顧及其他。」

雲世子是什麼東西,比得上原美人十分之一嗎?

她側眸,視線在美人身上流連。

原美人不管是相貌身材還是聲音氣質,都屬極品中的極品,若是以後每日都能有此等美人養眼,她的養老生活必然會增添無窮樂趣。

原夙離似乎沒有察覺到她露骨的目光,面不改色地包紮傷口。

「啊?」

聽到蘇盡歡的回答,今夏懵了。

就算是在禁足,小姐也不應該是這種反應!

以前又不是沒有發生過禁足期間去春水樓的事!

今夏覺得小姐整個人都不對勁,她對雲世子太冷淡了——不會是因為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男狐狸精吧?

另外,還有哪裡也不對。

哦,是屋裡的光線太強了。

今夏顫巍巍地抬頭,看到頭頂一個大洞,洞外一輪明晃晃的圓月亮,再次叫起來:「小姐,屋頂,屋頂破了!!!」

蘇盡歡笑眯眯道:「你再咋呼,就把你送去春水樓端茶倒水。」

今夏立馬捂住嘴,一個字都不敢再說,眼睛卻沒有停歇地在兩人身上滴溜溜打轉。

這種氣氛,不對勁,很不對勁!

「雲世子?」原夙離包紮好傷口,忽然發問。

不待蘇盡歡回答,今夏便倒豆子一般迅速道:「雲世子就是定安侯府的世子云驚闕,也是小姐的未婚夫,年後小姐就要和雲世子完婚,成為定安侯府世子妃!」

告訴他小姐有未婚夫,希望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男狐狸精知難而退,不要打小姐主意。

原夙離緩緩道:「原來小姐有未婚夫。」

「原美人不是認識我么,竟不知我有未婚夫?」蘇盡歡掃一眼背光里的男人,眸光慵懶含笑,「莫非,美人吃醋了,所以刻意提出來?」

「怎會,只是一時沒想起來而已。」原夙離唇角勾起極淺的弧度,笑容溫和如春,「還沒祝小姐與雲世子百年好合。」

蘇盡歡雙手交疊,下巴枕在手背上:「沒想到美人這麼大度,很有做正宮的潛質嘛。」

今夏:正,正宮???

還有吃醋,為什麼狐狸精要吃醋?她就離開一會兒,到底錯過了什麼?

原夙離嘴角似乎輕輕抽了一下,笑容不變,並未言語。

蘇盡歡不再逗他,站起身道:「今晚你便宿在這個房間,我與今夏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即可。」

今夏想阻止:「小,小姐……」

原夙離點點頭:「我送小姐過去。」

蘇盡歡擺手:「幾步路的事,美人還是先休息吧,身體要緊。」

她率先走出去,今夏在她身後狠狠瞪了原夙離一眼,得到原美人如花笑容一枚。

這個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