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美人真是爽快。」蘇盡歡笑得真誠,不客氣地把桌上的銀票放進懷裡,「接下來三日,你什麼都不必擔心,就在我這裡養傷就好。」

她的眼珠漆黑晶亮,真正笑起來時,似有萬千繁星落入其中,耀眼奪目。

原夙離眸光微閃,澄澈的眸底一剎似有波紋掠過。

只是速度太快,恍然如錯覺。

「多謝蘇小姐。」原夙離朝她拱手。

「不必謝,公平交易而已。」蘇盡歡柔聲道,「你的衣服都濕透了,該換了。」

她起身去衣櫃找衣服,原夙離的視線落在她右邊袖口。

剛才那把匕首便是從她袖口拿出,速度快得讓人看不清,彷彿憑空就出現在她手中。

將軍府那個一無是處的大小姐,何時有這種實力了?

蘇盡歡絲毫不知他所想,從衣櫃里找出一件男式交領長袍。

這身衣服是二公子蘇源的,原主曾經想扮男裝出去玩,便去二公子那裡拿了衣服,但發現穿上後並不合身,就扔進衣櫃里落灰。

衣服是玄色,底色純黑,間或用暗紅色線條勾出或長或短的紋路,沉凝中添了一絲神秘感。

「這套衣服並未穿過,原公子不要嫌棄。」

看他剛才的反應,想必是有潔癖的。

原夙離道:「自然不會。」

蘇盡歡把長袍遞過去,別有意味地掃描一遍原夙離的身體:「他的衣服你穿着可能不太合身,可這裡暫時也沒有其他男裝,原公子先將就一下吧。」

蘇源塊頭比較大,身材也好,原夙離這樣的身形,怕是撐不起來。

「小姐說笑了。」原夙離接過衣服,嗓音輕柔,「不合身,不一定是因為差。」

「哦?」蘇盡歡揚眉,靠在床邊,嘴角的笑帶上一絲邪氣,「看來美人很有自信……我,拭目以待。」

她正經說話時,就稱他『原公子』。

打趣時,便叫『美人』。

原夙離深深看她一眼,並未言語,把玄色衣衫放在一邊,取下手上沾血的透明手套,整齊擺放在桌面上,又把地上碎成兩片的面具撿起來放在一旁,隨後才伸手去解腰帶。

蘇盡歡的視線落在他的手上。

那手五指清瘦修長,骨節根根分明,白皙似玉,指節搭在腰帶上,動作不疾不徐,帶着一種難言的美感和韻味。

隨即,腰帶解開,外袍散在一側,露出內里同樣被鮮血浸染的白色中衣,和交領之下一截頸窩。

如極地里的一團雪,白得晃眼。

蘇盡歡視線凝在那一處,毫不掩飾眼底興味。

原夙離側眸看她,她懶懶斜倚在床頭,以手支頰,用饒有興緻的目光示意他繼續。

原夙離嘴角笑意不減,垂眸蓋住眼底暗光,緩緩解開裡衣束帶。

兩抹鎖骨形狀性感完美,胸前一片雪白,似發著光,映得連昏暗的房間似乎都亮了些。

蘇盡歡目露驚嘆。

他的身形非常緊緻勻稱,並非她所想那般纖弱,整個上身肌理分明,線條流暢卻不張揚,腹部六塊凸起,其上血跡鋪陳,猶如白巧克力上點綴着玫瑰花瓣。

秀色可餐。

「果真……」蘇盡歡視線在他身上流連,輕嘆,「美人所言不假。」

「多謝誇讚。」原夙離薄唇輕輕勾了一下,橘黃色燈光落在他眼底,溫柔了他的眉眼,「能否麻煩小姐打些水來?」

「嘖。」真麻煩。

小丫頭不知為何還沒回來,也不能讓傷員親自動手,蘇盡歡只能拖着一身懶骨頭去打了熱水。

回來時原夙離已經換好衣服,未着裡衣,只把那玄色衣衫披在身上。

極致的黑,與極致的白,相互碰撞,形成一種奇特的磁場,讓人視線凝在上面,便難以移開。

蘇盡歡流連了片刻,才慢慢轉移目光。

他的身上沒有太多傷口,僅有左肋下兩個手指大小的血洞,洞口很深,呈一片暗色,鮮血從洞里汩汩流出。

因為失血過多,他本就瑩白的肌膚變得近乎透明,彷彿輕輕一碰,就會化作星星點點飄散而去。

蘇盡歡在原夙離面前坐下,拿起燭台照着那兩個血洞。

小洞里一片血肉模糊,邊緣有些暗紅,紅得近乎發紫,不該是正常傷口的顏色。

且以原夙離表現出來的實力,若只是普通傷口,不應該一直流血不止。

為了看得清楚一些,她離得很近,輕淺的呼吸噴洒在他的肌膚上,帶着微熱的溫度,熨得那一處皮膚都似微微發燙起來。

原夙離身體繃緊,傷口動了動,頓時血流得更歡。

「害羞了?」蘇盡歡抬頭,頗為促狹地看他一眼,「這樣可不行,美人還是早日適應為好。」

她說著又低下頭,在傷口處輕吹一口氣,「畢竟,若是連這種程度都無法接受,我很懷疑,美人所說的『好』,到底是真是假。」

「自然是真。」原夙離聲音不變,身體卻僵硬緊繃得像一塊石頭。

原來還是個純潔美人,真是撿了個好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