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王妃太絕美,冷酷王爺狠狠偏寵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手底下細瘦的頸項堪堪一握,只要稍稍用力,這脆弱的脖子就會被折斷。

但他沒動。

因為,有一把銀色匕首正抵住他的喉嚨,尖利的頂端劃破頸部肌膚,血珠順着刀尖緩緩流在刀身上。

蘇盡歡嘴角輕揚,匕首隨着她的動作貼近半分:「美人,要不要試試是你的手快,還是我的刀快?」

男子深深凝視着她,眸中寒光一閃而逝。

片刻後,男子手背上青筋浮動,手指微松,緩緩收回去放於身側。

看他極力剋制的模樣,蘇盡歡覺得,在這短短几秒里,自己在他心裏可能已經翻來覆去死了幾次。

看來美人還是個危險人物。

蘇盡歡本也沒有動手的打算,威脅解除後,她爽快地收回匕首,看一眼對方白皙皮膚上鮮紅的血線,輕笑:「你弄壞了我的房頂,我弄壞了你的皮膚,算是扯平了。出門左轉就可以離開,慢走不送。」

男子並未開口,只看着她,目光清冷。

蘇盡歡亦看着他。

初看時,他的眼眸分明是澄澈的淺棕色。

如今細看,那瞳孔周圍卻似有一抹淺淡的藍,猶如凈透的淺色琉璃暈染上淺藍光暈,極漂亮。

而隨着他情緒的變化,那眼瞳中的藍竟似變得深了些,彷彿秋日午後的晴空。

分明是一雙美到讓人想收藏的眼睛,蘇盡歡腦海里卻冒出一個極不合時宜的念頭:看上去不像是正常眼睛的顏色,難道古代也有美瞳?

面對她毫不避諱的打量目光,男子嘴角忽地勾出一抹笑來:「此言差矣。小姐的屋頂本就是破的,又何來扯平一說?」

他一開口,剎那薄冰消融,輕淺的音色如玉石相擊,清脆悅耳。

蘇盡歡不由感嘆,美人這把嗓子,真是好聽到她心坎里去了。

只可惜殺心甚重,不好相與啊。

又聽他道:「在下原辭,字夙離,小姐可喚我原夙離。」

「美人這是何意?」蘇盡歡擺弄着匕首,似笑非笑。

剛才對她的殺意可不是假的——剛才哪怕只是慢半秒,她也可能已經成為他手下亡魂。

現在卻自報家門,竟然這麼輕易就妥協了?

該說他心機深沉,還是能屈能伸?

聽她不改稱謂,原夙離眼睫微斂,隨即又抬起來,笑容不變:「多謝小姐出手相救。」

「美人是不是誤會了什麼。」蘇盡歡攤手,挑眉看他,「我何時說過要出手相救了?」

原夙離嘴角笑意深了些許:「小姐想要什麼?」

蘇盡歡隨手把匕首插在桌子上,靠坐在桌邊的椅子里,右手支頰,好整以暇地側頭看他:「原公子有什麼?」

原夙離在她對面坐下,從袖口摸出一張銀票,攤開放在桌上,緩緩推到她面前:「這裡是一千兩銀票,還請小姐收留幾日。」

「一出手就是一千兩,美人真富有。不過……」

蘇盡歡掃一眼桌上的銀票,隨即抬眸看他,眼尾勾着笑,像一隻狡猾的狐狸,「原公子覺得,你的命,就只值一千兩?」

原夙離笑容微僵,笑眯眯咽下一口血。

一千兩還不夠,這位小姐你還想要多少?

東禹雖然富庶,但整體消費並不算高,尋常一家三口一整年的總支出大概只需二十兩銀子。

這一千兩銀子,足夠一家三口花上整整五十年。

「小姐想如何?」原夙離笑問。

「不多。」蘇盡歡豎起一根手指,「一日一千兩。」

原夙離完美的笑容嵌在臉上,沒有開口。

蘇盡歡眨了眨眼:「原公子以為如何?」

「可以。」原夙離垂眸,長睫蓋住眼底情緒,「只是,原某身上並無如此多現銀,不知蘇小姐能否寬限幾日?」

「你知我姓蘇。」蘇盡歡略顯訝異,「原美人認識我?」

原夙離道:「這裡是將軍府,蘇小姐又名聲在外,原某自然認識。只是……」

他看着蘇盡歡,似有若無地探究,「蘇小姐與外界傳聞相差頗大,以致原某剛才差點沒認出來。」

相差那是相當大,畢竟內里芯子都換了。

這位不知身份的原公子顯然對她起了疑。

蘇盡歡在腦海里搜索記憶——這麼美的男子,若是原主見過,必定會有印象。

遺憾的是,沒有。

「既然原公子認識本小姐,那沒有那麼多現銀也無妨。」

蘇盡歡眼尾微彎,指尖從他臉部輪廓划過頸側,輕擦去傷口處一點細小血珠。

「本小姐正好缺人暖床,不如,你就,以身抵債。」

原夙離垂下眸,看着少女近在咫尺的臉。

她微仰着頭,眼尾眉梢都帶着笑,一雙略圓的漂亮桃花眼微微上挑,像是一隻艷麗的貓兒,眼尾帶着細小的鉤子,勾得人心尖尖都在發顫。

「美人以為如何?」

聲音也輕得恰到好處,如同一片羽毛,在人心口上輕輕撩撥。

原夙離眼眸深處暗光涌動,嘴角卻勾起極輕柔的弧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