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夜,將軍府西院。

墨色蒼穹下,點點繁星拱衛着一彎新月,淺淺月輝灑下,為庭院里的紅楓披上一層銀白色紗衣。

一點燭火照亮簡陋的房屋,一名十四五歲身着白衣的少女坐在窗檯旁,手執書卷,就着暗淡的燭光看書。

少女側顏白皙細膩,睫毛長而濃密,因眼珠轉動時而輕顫,如同蝶翼翩躚。

丫環今夏正在收拾桌上的碗筷,見自家小姐平靜自如的模樣,忍不住道:「小姐,老將軍也太過分了,竟然讓您在這麼偏僻的院子禁足……」

一縷月光透過頭頂的瓦縫照射進來,她抬頭看一眼,越發不滿,「屋頂的瓦都壞了,萬一下雨可能還會漏雨,您身體才好沒多久,要是不小心受了風寒,落下病根怎麼辦?」

蘇盡歡不言,翻了一頁書。

「小姐根本就沒錯,要不是柳嫣落水小產,我們都還不知道她竟然已經懷了身孕!」

今夏滿臉怒氣,手上的動作不自覺重了些,碗筷落進食盒,發出讓人心煩意亂的碰撞聲。

「小姐都還沒過門呢,世子就如此欺辱您,要是您過門了,還指不定會怎樣!還有那個小騷蹄子,仗着世子寵愛竟然敢……」

「今夏。」輕淺微低的嗓音如一陣輕風,吹到今夏耳畔,清冷又略帶慵懶的音色,成功讓暴躁的小丫頭安靜下來。

但也只是一會兒,小丫頭便又憤憤不平道:「小姐,奴婢就是氣不過,您明明那麼愛慕雲世子,可他卻這麼對您……」

蘇盡歡沒有接她的話頭,掩唇打了個哈欠:「柳嫣小產,失的是一條生命,老將軍讓我在此禁足,並不過分。」

回的卻是今夏最初抱怨的那句。

今夏忽略了她話里奇怪的稱謂:「可是小姐,奴婢不相信柳嫣是被小姐推下去的!」

她握着小拳頭,氣憤道,「雖然當時奴婢不在場,但奴婢知道,柳嫣肯定是自己掉下去的,和小姐沒有關係!」

「是嗎?」蘇盡歡眉梢輕挑,這麼一個細小的動作,讓她懶然的表情里多了一絲邪氣。

在她不完整的記憶里,原主為人囂張跋扈,並不是什麼純良之輩,不僅因為爭風吃醋當街打人,還把幾個心儀雲驚闕的女子毀容發賣了。

而柳嫣身世凄慘,向來謹小慎微,從未做過出格的事。

當初原主和柳嫣一起掉進水裡,柳嫣小產,原主昏迷。

根本無需柳嫣說什麼,她只要捂着肚子背對眾人一言不發,所有人都不懷疑是原主動的手。

沒想到這個小丫頭竟然還維護原主?

倒是不枉原主寵着她。

今夏連連點頭:「當然,那個柳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肯定是她自己做戲,用小產來挑撥世子和小姐的關係!」

以小姐的手段,若是發現柳嫣懷了身孕,肯定不會讓對方好過。

所以柳嫣就藉此機會自己跳進湖裡,不僅可以避免受人非議,還能栽贓陷害小姐,更能讓被蒙了眼的世子憐惜,可謂一箭三雕。

蘇盡歡懶然一笑:「本小姐與雲世子的關係么……」

她過了太多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也厭倦了人與人之間互相算計,就連至親之人都可以背叛,又有什麼關係是長久的?

這一世,蘇盡歡只想遠離塵世喧囂和爾虞我詐,找個山清水秀之處安然過餘生。

可現在卻被迫與雲驚闕綁在一起,倒是有些麻煩。

不過看雲驚闕對原主的態度,要退婚想必不難。

「對,小姐你才是定安侯府未來的世子妃,柳嫣的奸計絕對不會得逞!」今夏氣呼呼道,「這一次雲世子一定會看清柳嫣的真面目,看清小姐的心意,到時候一定會回心轉意,對小姐好的!」

蘇盡歡淡淡地笑,不甚在意:「誰稀罕呢。」

她的聲音不高,今夏並未聽到,又罵咧幾句提着食盒出了房間。

隨着小丫頭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房間里也漸漸安靜下來。

蘇盡歡又翻了幾頁書,困意襲來,便放下書,打算挪到床上去。

夜色寂靜,院里傳來低微蟲鳴,和夜風拂過樹葉的沙沙聲。

忽然,桌上的燭火微微跳了一下。

蘇盡歡白玉般的耳也動了一下,仰頭看向屋頂。

有極輕的聲音從房頂上傳來,緊接着是瓦片斷裂的脆響聲,有東西一腳踩空。

碎裂的瓦片撲簌簌掉落,一個重物從房頂掉下來,重重砸在地上,濃鬱血腥味瞬間在房間里彌散開。

是個人。

那人顯然傷得不輕,連撐着身體站起來都有些困難。

他低低咳嗽一聲,抬頭的一瞬間,臉上鐵黑色的面具碎成兩塊,直直往下掉。

他欲伸手去接。

卻又在這時,他忽然轉頭。

兩片面具掉落在地,清脆的響聲中,房間里兩人的視線碰撞到一起。

蘇盡歡眼眸微微睜大,眼底迅速閃過一抹驚艷。

這個突然闖入的不速之客身如玉樹,眉眼如畫,鼻樑高挺,略薄的唇瓣看不出原本唇色,卻因沾染上血跡,血色妖嬈,如仙似妖。

「真美。」

蘇盡歡被眼前美景所惑,不由走過去,伸手輕托起他的下巴。

男子似乎並未料到她會有如此突兀出格的舉動,眸底瞬間划過一絲暗色,猝然伸手掐向她纖細的脖頸。

他的速度極快,兩人距離又極近,只一眨眼,戴着透明薄手套的指尖便掐住她的喉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