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王妃太絕美,冷酷王爺狠狠偏寵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兩人可能是在中場休息時間,並未交談,直到蘇盡歡走進去,兩道視線齊齊落在她身上。

蘇盡歡恍若未見,在雲驚闕對面坐下,整個人都窩在椅子里,以手支頰,昏昏欲睡。

見她一副沒骨頭的懶樣,蘇從宵額頭直跳。

這幾日因為事忙,又本着讓蘇盡歡吸取教訓的打算,蘇從宵並未去過西院,只偶爾派侍衛去看一看。

得知蘇盡歡一反常態安靜地待在西院,沒有鬧着要出去,蘇從宵本該鬆一口氣,可那心總懸着,總覺得她會不聲不響地搞出大動靜,打他個措手不及。

「既然人已經來了,有什麼事,你們就好好聊聊,若是有誤會,早些解除也是好事。是吧,臭丫頭!」

前一句是對雲驚闕說的,音量還算正常,後一句卻聲如洪鐘,還自帶混響在客廳里回蕩,震得雲驚闕都不由坐得更直了些。

蘇盡歡卻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似乎根本沒有聽到。

「小子明白。」雲驚闕對蘇從宵頷首,再次轉頭看向蘇盡歡。

她閉着眼,安靜地靠在椅子里,彷彿與外界喧囂隔絕開來,自成一片天地。

雲驚闕鮮少見到她如此安靜的模樣。

也從不知道,在她收了所有刺傷人的尖刺、就這般淡然安靜的時候,竟是如此吸引人。

雖然五官並不艷麗,但是一身氣質卻極為舒心,讓人一眼看過去,便難以移開視線。

他整了整思緒,開口道:「我這次來貴府,是想為前幾日之事,表達歉意。」

他說得誠懇,聲音也低沉好聽,蘇盡歡這才勉為其難地掀了掀眼睫:「這位是?」

話音落下,場面一度有些尷尬。

蘇從宵剛喝的一口茶噴出來,連忙用袖子擦掉嘴邊的茶漬,把茶杯放在桌上。

這臭丫頭,讓她反思,就反思出了這麼個結果?

差不多得了,這裝得太過了,她就算忘了他這個糟老頭子,也不會忘了雲家小子!

雲驚闕也沒料到她會這般問,愣了一下才道:「我知道你心裏肯定還在責怪我,但我當時真的不是有意,只是一時衝動之下才口不擇言,說出的話也並非我本意。」

還以為雲驚闕是為前幾日沒有選擇救她、這幾日沒有來府里看望她而道歉,可現在,他說的什麼東西?

蘇盡歡勉為其難想了想更早之前發生過什麼。

想不出來。

不過,既然雲驚闕喜歡打啞謎,作為回應,蘇盡歡多少要膈應他一下。

「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

蘇盡歡一拍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原來你就是那個已經訂婚卻當著未婚妻的面在外面養女人還讓女人懷孕的渣男啊!」

一針見血。

雲驚闕一梗,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蘇從宵正要去端茶杯,聞言收回手,並且打算暫時不再喝茶,免得臭丫頭又說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話來,讓他在客人面前失了禮數。

「雲世子在道歉之前,是不是應該先解釋一下,柳嫣為何會有了身孕?」

蘇盡歡又恢復慵懶模樣靠回椅子里,緩緩道,「這樁親事是兩家一同定下,並非將軍府強迫雲世子。可如今我還未過門,你就讓別的女子有了身孕,這是把我置於何地,把將軍府的臉面置於何地?」

雲驚闕左手抓着椅子扶手,表情有些陰鬱:「所以你就故意把嫣兒推下水,讓她小產?」

蘇盡歡:「?」

這人的腦迴路異於常人——她都說得如此直白,雲驚闕竟是對原主一點愧意都沒有,也絲毫沒有把將軍府放在眼裡,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柳嫣身上。

倒是沒想到,身為侯府世子的雲驚闕竟然真的會對一個風塵女子如此上心。

心口隱隱作痛,顯然是原主殘存在身體里的情緒在作怪。

蘇盡歡忽視這點不舒服,輕輕一笑:「對啊,雲世子真聰明。」

雲驚闕猛然站起身,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竟真的是你把她推下去的,你,你竟如此……」

『惡毒』二字,當著蘇從宵的面,他卻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我就是如此惡毒。」蘇盡歡把他的話補上,輕笑着,「所以,雲世子要解除婚約嗎?」

雲驚闕看着她臉上無所謂的笑容,胸口的怒火如同被澆了一桶油般沸騰起來,差點把他的理智燃燒殆盡。

他深深吸幾口氣,把怒氣全部壓下去,沉聲開口道:「現在孩子已經沒了,我不計較你推嫣兒,你也別總抓着這事不放了。」

蘇盡歡眉梢微挑。

孩子流掉了就表示事情沒有發生過了?

古代渣男的腦迴路還真奇葩。

經過一番自我調整,雲驚闕已經冷靜下來:「你也別說氣話了,我不會退婚。」

「之前在衝動之下提退婚之事,是我口不擇言,這對你、對貴府都是極不負責任的話。」

「今日我在此鄭重向你、向老將軍道歉。」

他把放在手邊桌上的錦盒往前推,「這是一些補藥和飾品,不算貴重,僅以此聊表歉意。」

蘇從宵表情肅穆,顯然並未料到雲驚闕此前竟然說過要退婚的話。

並且他剛才對將軍府的輕視態度,也讓蘇從宵心有不滿。

只是自家不成器的孫女非雲驚闕不可,他再憂心也於事無補。

蘇盡歡指尖輕點椅子扶手,不疾不徐:「你的意思是,你之前就想退婚?」

原來他所謂的口不擇言,是說要退婚。

記憶里沒有雲驚闕提出退婚之事,想來原主因為無法接受就把這段記憶封存起來。

如此一來,原主的行為就說得通了。

因為雲驚闕提出退婚,原主氣急敗壞去找柳嫣算賬,卻被柳嫣設計,雙雙掉進湖裡。

至於當時原主是否知道柳嫣已經懷有身孕,蘇盡歡卻不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