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偷聽小公主心聲後暴君一家都慌了全文閱讀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皇上坐直身子,揮了揮手示意丞相把女兒帶離開。

既然珞珞說了,丞相會解決,就讓丞相解決吧。

反正是他的家事。

不然逼急了,這李佳撞死在這兒,珞珞又得說他是暴君了。

李佳被李丞相連拉帶拽出了大殿。

明明是深秋,李丞相的額頭卻滲出了細小的汗珠。

擔心這逆女惹皇上不悅處置了她。

「父皇,既然沒事,那兒臣就先行告退了。」

三皇子拱拱手,「兒臣府里的舞姬才編排了一支新舞,兒臣等着回去看。」

皇上眉頭緊鎖,「朕讓你母妃暫時掌管後宮,看你年紀也不小了,讓你母妃給你挑個正妃,別成天和那些青樓女子私混在一起。」

哎喲我的傻父皇,你還真是慧眼如炬會挑人啊,怎麼就讓賢妃掌管了後宮呢,三皇子能成功登基可真是少不了你的添磚加瓦。

你是不是覺得三皇子只知道吃喝玩樂,和女人私混,其實人家是在商量怎麼取代你。

「父皇,兒臣名聲這樣,選正妃的話也沒有大臣願意把女兒嫁給兒臣。」

畢竟正妃和納妾又不一樣。

再說了,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正妃之位肯定只想留給欣兒。

三皇子臉上沒了散漫的神情,神色認真的看着不說話,臉色黑沉的父皇。

「朕心意已決,你回去吧!」

看來男主已經喜歡上穿越女了,所以才不肯選正妃。這男主也有些慘,自己身世都不清楚,即使登基後也依然認為暴君是他生父。

皇上氣得嗓子癢,剛喝了一口茶,差點被嗆到。

什麼叫以為自己是他生父,難道不是嗎?

賢妃還有膽和別人苟合,穢亂後宮混淆皇室血脈?

「皇上,你沒事吧!」

曹公公上前給他拍了拍背,以為他是被三皇子氣到了。

「三皇子這性格,和賢妃還有皇上您都不像。」

虞伊珞在心裏高呼一聲。

曹公公6啊,太會說話的,可是下次不要再說了哦,容易掉腦袋。

皇上感覺自己離真相又近了一步,看了眼曹公公。

「那你覺得三皇子性格像誰?」

這話直接把曹公公問住了,他就隨口一說,皇上居然還問上了。

「這……」

還能像誰,當然是像你最看中的禁軍統領鄧風了,你肯定想不到。

「咔嚓——」

皇上手上的茶盞就這麼碎了。

可虞伊珞的心聲還在耳邊繼續響起。

看樣子暴君被三皇子氣得不輕,幫人養孩子,還把自己的安危交給三皇子的生父,如今又把後宮之權交給了賢妃,到頭來氣到的是自己。大冤種啊實錘了。

除了是怨種,還是個平平無奇的踩雷小天使啊,不是雷你不放在身邊,佩服佩服。

虞伊珞想着,忍不住抬眼看着皇上的頭頂,忍不住笑出了聲。

哈哈哈,要想生活過得去,身上必須帶點綠,要想生活過得好,頭上必須長點草。

完了完了,我現在已經不能直視暴君威嚴俊美的臉上,總覺得他頭上一片綠。

皇上摔掉手上的茶盞,把虞伊珞遞給曹公公,咬着後槽牙道:

「你,抱着。」

曹公公指了指他的手,「皇上你的手沒事吧?」

「沒事。」

他怕曹公公再不把虞伊珞接過去,有事的就是虞伊珞了。

被曹公公接過去的虞伊珞撇了撇嘴。

是三皇子氣你又不是我,凶我這個小可愛幹嘛?還是美人娘親脾氣好,不像暴君喜怒無常。

喜怒無常的皇上指着虞伊珞,「你……」

你了一個字又把手放了下來,他揉了揉太陽穴。

「曹公公,把小公主抱回去。」

他現在暫時不想看到虞伊珞,怕自己還沒被人弄死就先被她氣死。

……

另一邊。

帶着女兒回府的李丞相也氣得不輕。

看到他臉色難看,丞相夫人忙關切的問。

「老爺這是怎麼了?」

說著又看了眼旁邊哭紅了眼的李佳。

「佳兒這是怎麼了,眼睛都哭紅了,難道是三皇子非要佳兒去做妾?」

誰知她話音剛落,李佳就瞪着眼睛看向她。眼裡的神情讓她覺得這不是自己認識的李佳,有些嚇人。

「你別假好心了行嗎?若不是你為我定了婚約,又怎會這樣?」

她從小就乖巧聽話,知道自己是庶女,就努力學習琴棋書畫,想以後能嫁個好人家,免得孩子和自己一樣低人一等。

好不容易有人上門提親可以讓她做正妻,結果母親一口回絕了那人。

跟她說那人品行不好,家宅人員複雜,怕她去吃苦。

她信了,覺得母親是為自己好。

可是,過了沒多久,母親就給她相看了一戶人家。

商賈之家蔡家的獨子,一個只知道讀書卻還只是個秀才的書獃子。

這哪是為她好,分明就是不盼她好。

前一個怎麼說也是官家夫人,這一個呢,沒權沒勢,長相也普通,不知道母親怎麼挑的。

丞相夫人聞言不可置信的看着李佳,她作為相府的主母,對府中兒女都上心,管他嫡庶,從不苛待。

沒想到會遭此誤會,真是一腔真心餵了白眼狼。

「李佳,你怎麼和你母親說話的?」李丞相是真的動怒了,厲聲呵斥,「你非要作賤自己去給三皇子做妾,如今又沖你母親發火,誰教你這樣的?」

自己夫人是什麼品行他再清楚不過,操碎了多少心,到頭來還被誤解。

「我就是要給三皇子作妾,三皇子至少有身份,」李佳說著抹了把眼淚,「別以為你們都是為了我好,我不想嫁到蔡家有什麼錯?」

「啪——」

李丞相重重的巴掌落在李佳臉上。

「不知好歹,你既然想給三皇子做妾,我成全你。」

丞相夫人拉住李丞相。

「老爺,你怎麼能同意呢?」

這是把李佳往火坑裡推啊,三皇子是個什麼名聲老爺應該比她更清楚。

「好。」

李佳完全不領丞相夫人的情,「我自己做的決定,不會後悔。」

三皇子是風流多情,可他懂她,這點比在丞相府壓抑本性強。

丞相夫人嘆息一聲。

「好,我會去退了你和蔡家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