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偷聽小公主心聲後暴君一家都慌了全文閱讀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麗妃略微思索了一下,對這名字也很滿意。

打算開口,虞伊珞的心聲響起。

珞珞如石,頑固如石頭一般,確實挺符合我的。至於這秋水伊人的意思,這是暗戳戳的給母妃表白嘛,思念中的那個人。

皇上和麗妃額前划過黑線,這女兒有點聰明,但不多。

好好的寓意被她這樣解釋。

「珞珞,這個伊的意思是父皇希望你長大溫文爾雅,儀態大方,珞珞如石的意思是希望你無論遇到什麼事,都堅韌不拔。」皇上耐着性子解釋。不知道小傢伙為何說他對麗妃表白。

虞伊珞在心裏嘖嘖一聲。

裝,接着裝,明明就對母妃有意思,不然也不會在母妃死後還找個替身,現在你沒意識到喜歡母妃,等那些狗血的真相明了,你就等着後悔吧!

母妃死了你後悔,外祖父一家死了你更後悔,可惜沒有後悔葯。

皇上抑制住想把她丟地上的衝動,這女兒對他意見很大啊!

「皇上,臣妾昨夜夢到哥哥了,不知道哥哥在邊關可好?」

聽到女兒的心聲,麗妃想起正事,旁敲側擊問。

「金將軍在邊關很好,你不用擔心。朕聽聞他潛入了敵國里,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京。」

皇上說著心裏有些小得意,豎起耳朵聽虞伊珞的心聲。

我去,這暴君ooc了啊,他怎麼相信了舅舅不是通敵叛國?難道是因為證據還沒拿到手?明日早朝就有人造證據了。

皇上聽完斂了斂眉,居然還有證據?

他不想冤枉忠臣,明日帶珞珞去,指不定還能知道更多事,比如自己的死。

「朕看到珞珞就覺得神清氣爽,明日早朝朕帶珞珞一起去上朝吧!」

麗妃愣了愣,女兒帶着幽怨的心聲響起。

我剛出生一天你就讓我打工,暴君你做個人吧!還看到我就神清氣爽,我又不是風油精,嗚嗚嗚,難道這就是我天選打工人的命嗎?

21世界天天上班,現在剛出生還得被迫營業,天選打工人無疑了!

算了,被迫營業就被迫營業吧,到時候順便想辦法救我那威武不凡的舅舅,免得美人娘親傷心。

麗妃只覺得心裏暖融融的,女兒果然貼心。

可她一個嬰兒,再聰明又能如何?

……

皇上抱了虞伊珞好一陣,沒再聽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倒是聽了不少編排他的。

他明明就不是那樣的人,小傢伙就知道潑髒水,自己還不能反駁解釋。

那樣小傢伙就知道了他能聽到心聲,以後肯定不會再說了。

鬱悶不已的他吃了幾碗米飯,才感覺舒暢了不少,站起身打算離開。

哎喲,可算走了,接下來就是我和娘親的二人世界了。

皇上的腳步一頓,門口走進來一個打扮比其他人張揚的宮女。

看到皇上有些詫異。

「芙蓉,你找娘娘有事?」看到她放肆的盯着皇上,張嬤嬤不悅的開口。

芙蓉回過神,忙收回視線俯身行禮,聲音也不由得放嬌了幾分。

古代也有夾子啊!

麗妃和皇上不知何為夾子,自動忽略掉這話。

從生產完到現在,麗妃回想完才想起並沒有看到芙蓉。

「奴婢肚子有些不舒服,所以回房休息了,現在好些了過來找娘娘請罪。」

芙蓉低垂着頭,面色紅潤的看不出來有和不舒服。

麗妃不是傻子,芙蓉自小陪她一起長大,眼高於頂,這一身行頭張揚得像個主子,倒不像宮女。

「既然不舒服就好生歇着,穿着這一身行頭過來作甚?」

她拿起帕子輕輕擦拭着嘴,漫不經心道。

芙蓉有些惶恐的抬起頭,看到麗妃表情如常鬆了口氣。

皇上見此也不走了,又坐回椅子上。

還能作甚,瞧瞧這打扮,可不就是專門來見暴君的。說謊真是張口就來,我眼睛變成金色可少不了她這個幫凶。

虞伊珞吐槽完,才注意到皇上又坐了回來。

「奴婢現在已經無事,謝娘娘關懷。」

麗妃點了點頭,聽了女兒的話,已經肯定芙蓉吃裡扒外了。

之前芙蓉沒少在她身邊說,哪個妃子又送身邊有姿色的宮女去爭寵了。

想來是當時自己訓斥了她,堵了她的路,她懷恨在心才如此報復。

「這宮女是麗妃你的貼身宮女?」

皇上端起茶,淡淡開口,「方才她衝撞了朕。曹公公,把人拖下去杖斃吧!」

芙蓉嘴角的笑僵在臉上。

她以為皇上問第一句話是看上了她,沒想到接下來的話把她打入了深淵。

忙跪到地上求饒。

「皇上饒命,奴婢並沒有衝撞皇上的意思。」

虞伊珞聽了皇上的話,不由得在心裏誇讚。

暴君還真是個鑒婊大師啊,一眼就知道芙蓉的小九九,趕緊給母妃解決了這個害蟲吧!

皇上聽得開心,唇角忍不住揚了揚。

不過也可能是芙蓉不夠美,若是再美一點,肯定二話不說就收了。

皇上:「……」

他是那樣的人嗎?

後宮這些妃嬪,都是大臣塞給他的,又不是他自個兒帶回來的。

再說他有大半時間都在御書房,這些妃嬪都記不全,說得他跟個只知道享樂的昏君一樣。

外面站着的人進來,上前拖起芙蓉。

「娘娘,奴婢真的沒有衝撞皇上的意思,」芙蓉急得直接哭了,掙扎着看向臉色漠然的麗妃。

「奴婢從小和娘娘長大,娘娘你救救奴婢啊!」

皇上怕她婦人之仁,留下芙蓉,厲聲呵斥拖着芙蓉的倆人。

「不知道堵住她的嘴拖下去嗎?還要讓朕來教你們?」

麗妃聽不到女兒的心聲,他能聽到就不能留這人繼續伺候,萬一傷害了女兒,他找誰哭去?

兩人忙拿出一塊布塞到芙蓉嘴裏,拖着出去杖斃。

等杖斃結束,皇上才滿意的站起身,看向麗妃。

「朕回頭讓內務府給你撥幾個老實點的過來伺候。」

說完等着虞伊珞誇他,可惜等了半晌,什麼也沒聽到。

「皇上?」曹公公看着起身走到門口又頓住的皇上,不解的喚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