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1章

李佳現在對她有成見,說多了只會覺得她惺惺作態。

只希望她以後別後悔就好。

「你想給三皇子做妾,我沒意見,」李丞相深深看了李佳一眼,「只是丞相府丟不起這個人,你出了丞相府,和李家就再也沒了關係。」

「好,」李佳不帶考慮的點頭應了下來。

李丞相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丞相夫人忙跟上,兩人去到正廳。

「夫人,讓你太委屈了,」丞相拍了拍她的手,想起李佳搞的爛攤子就頭疼。

「也不知道蔡家願不願意退婚,本來在年前就要結婚的,都沒幾個月了。」

丞相夫人給他倒了杯茶,反而還寬慰他,「老爺不用擔心,這事我會想辦法處理,怎麼說也是我們對不起人家蔡家。」

……

與李佳這邊不同的是,三皇子回府就去了楊欣的院子。

看到他回來,楊欣忙跑上去挽住他的胳膊,聲音清脆。

「晨哥哥,你回來了。」

三皇子抬手揉了揉她的頭,任由她拉着自己進屋子裡,聲音低柔道。

「外面涼,你站在外面小心染了風寒。」

楊欣不在意的擺擺手,「我這不是想見到晨哥哥嘛,今日皇上宣你去所為何事?不會又因為李佳罵你了吧?」

她把三皇子推坐在椅子上,自己坐到他旁邊雙手捧臉,看着三皇子這張挑不出瑕疵的俊顏。

語氣有些不滿道:「明明就是李佳死皮賴臉纏着你,要怪就怪晨哥哥你長得太帥了。」

三皇子聽慣了她奇怪的字眼,知道是誇自己長得好看,笑着給她倒了杯茶。

「父皇沒罵我,倒是讓欣兒你受委屈了。」

楊欣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一臉大方又洒脫的道:「我不委屈,晨哥哥你又不喜歡她們,是她們貼上來的。這樣也說明晨哥哥你有魅力,我眼光好。」

若是別人看都不看一眼的人,她楊欣才看不上,那不是丟了穿越人的臉嘛。

聽她這麼說,三皇子要脫口而出的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欣兒這般好,為他出謀劃策,他實在是說不出口。

「怎麼了?」看他不說話,楊欣緊緊的盯着他,「晨哥哥你是不是有事瞞着我?我們說過不能瞞着對方的。」

三皇子略微沉吟片刻,一邊觀察着楊欣的表情,一邊把皇上要為他選正妃的事說了。

看着楊欣僵住的笑,他試圖說些什麼,還沒開口,楊欣就猛的站起身,眼裡滿是失望。

「晨哥哥,我知道你的處境不好,所以你後院里全是女人,只要你不碰她們,我都忍了。」

她極力的抑制住要奪眶而出的眼淚,「可是你明明答應過我,正妃的位置是我的,還答應了給我一生一世一雙人。」

三皇子握住她的雙肩,耐心哄道:「欣兒,你也知道我如今沒有反抗的能力,我們這兒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過,和你來的那個地方不一樣。」

楊欣特別,聰明,有才華,和其他女子不一樣,這點他很喜歡。

可他不懂為什麼楊欣就非要一生一世一雙人。

「有什麼不一樣的?」楊欣使勁掙開他的手,「都是男人,我們那個地方可以,你為什麼不可以?你做不到就別招惹我。」

說完抹了把眼淚,轉身跑了出去。

……

虞伊珞對外面的事一無所知,過了小半月的清凈日子。

她不知道暴君為何最近都不帶她去上朝,也不來看她。

不過她樂見其成,覺得此刻這樣才是嬰兒該過的生活。

每天和美人娘親貼貼,感覺生活不要太美好。

「娘娘,如今這宮裡都在傳小公主失寵了。」

麗妃的另一個貼身宮女花蕊在旁邊低聲道。

「花蕊,在娘娘面前嚼什麼舌根呢?」

張嬤嬤提着熱茶進來,警告道。

花蕊是忠心,可什麼都放在明面上,說話太直,容易得罪人。

「奴婢就是覺得他們胡說,」花蕊縮了縮脖子,「皇上雖然沒來娘娘宮裡,可是也給小公主送了不少東西。」

麗妃好笑的看着花蕊,打斷兩人的對話。

「你既然覺得他們胡說,還搭理作甚。宮裡這麼多嘴,什麼都在意你不是為難自己嗎?」

花蕊認真的點頭,一副受教了的模樣。

「奴婢明白了。」

「既然明白了,就去領炭過來。」

張嬤嬤打發掉花蕊,擔心虞伊珞着涼,轉身把窗戶關上。

「娘娘,聽說賢妃近日要為三皇子選正妃,會讓貴女們都來參選。」

麗妃放下手上的書,挑了挑眉。

「皇子選妃弄這麼大陣仗,賢妃這是想藉此機會立威吧!」

如今賢妃掌管後宮,想敲打其他人就會藉此機會彰顯自己得皇上看重。

「可不是嗎,最近賢妃可是換了不少自己的人,也不知道皇上怎麼想的。」

麗妃不在意的笑笑,「君心難測,總歸和我們無關就是了。」

她說著突然想起什麼,岔開話題。

「讓你去太醫院看看林太醫,這事你去辦了嗎?」

珞兒眼睛現在已經恢復正常,都是林太醫的功勞。

「看了,林太醫一切都好,就是聽說許太醫被斬首了。」

斬首?麗妃心裏微詫。

她都還沒動手給珞兒報仇,皇上出手真快。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去領炭的花蕊哭着進來。

「這是怎麼了?」張嬤嬤忙詢問,「沒領到炭嗎?」

花蕊把領來的炭遞給張嬤嬤。

「炭拿到了,你哭什麼?」

等看清楚炭後張嬤嬤明白過來,抬眼才注意到花蕊的一邊臉上有個巴掌印。

「這是怎麼回事?」

麗妃起身看到花蕊臉上的巴掌印,皺了皺,轉身拿了一瓶消腫藥遞給張嬤嬤。

「先給花蕊塗藥再說。」

張嬤嬤拉着花蕊坐下,給她塗了葯才問。

「到底怎麼回事?」

花蕊張嘴就想哭,張嬤嬤睨了她一眼。

「剛上好的葯,別把葯哭沒了浪費娘娘給的葯。」

「內務府的人說還沒進入冬天,不給炭,」花蕊把眼淚憋回去,吸了吸鼻子,「我就說小公主要用,他們就拿這不好的木炭打發我,我氣不過就和他們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