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偷聽小公主心聲後暴君一家都慌了免費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8章

她一手端着湯,笑着走近皇上。

「皇上,這是臣妾為你熬的湯,你喝點暖暖身子。」

皇上就這麼盯着她,不抬手去接,也不說話。

「皇上為何這麼盯着臣妾?」皇后感覺到他眸子里的冷意,笑僵了僵,扯了扯嘴角問。

「難道皇后不覺得自己應該向朕請罪?」他收回目光,手下意識的輕輕拍打着懷裡的虞伊珞。

虞伊珞聽到兩人的對話,也不困了。

還自己熬的,說謊真是臉不紅氣不喘,宮人一路提着進來,你接過手上就成了你熬的。

皇上已經習以為常,宮裡的妃嬪會經常用這套說辭,他也懶得拆穿他們。

「可是,臣妾已經……」

皇后話沒說完,皇上不耐煩的抬手制止住她要說的話。

「你給麗妃送人蔘是賠罪,可是珞珞變成這樣,不是你的手筆嗎?朕若是再晚過去一點,你是不是把麗妃母女倆都給殺了?」

平時懶得料理這後宮,還真當他好糊弄。

皇后把湯放下,跪到地上,目光真誠,言辭懇切。

「臣妾冤枉,後宮裡妃嬪有孕都是臣妾照料,親力親為,就擔心皇嗣有什麼閃失。臣妾若是真害麗妃,別人豈不是最先懷疑臣妾?」

嘴上是這麼說,心裏卻滿是驚駭。

皇上這麼快就查到她身上了,難道是許太醫招了?

是是是,你親自照料,結果用藥把還沒出生的小皇子變成怪胎,等生產那天把人家母子倆都殺了。一個個都被你照料沒了,後宮還誇你皇后仁厚,真是一群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傻子。

皇上回想了一下,似乎真如珞珞所說,皇后照顧的不是妃子瘋了就是生下來是怪胎或者死胎。

他剛想說什麼,虞伊珞心聲又響起。

瞧瞧你這真誠臉,暴君只怕又信了,畢竟你是他的好皇后啊,可惜他不知道,他的好皇后自己沒有孩子,也不想讓別的妃子有孩子,這嫉妒心杠杠的。

皇上還沒從上一個雷里緩過來,虞伊珞又放了一個雷。

什麼叫皇后自己沒有孩子,那太子是誰的?

自己一個皇帝這慘嗎?每天累得不行料理政務,結果被剛出生的小傢伙說是暴君。

現在德行可以的太子身世也有問題,他這是造了什麼孽。

「許太醫都招了,」緩了緩情緒,皇上看着地上的皇后,「你都做了什麼,用不用朕叫人過來和你當面對質?」

皇后臉色變了變,跪得直挺的脊背驀的彎了下來,雙手無力的垂在地板上,淚從眼睛裏滑落。

「皇上既然已經認定是臣妾,臣妾無話可說,任憑皇上處置。」

她知道皇上再怎麼處置,也不會輕易廢掉她,她是先皇定的皇后,是太子的母后,皇上想廢了她,也得看天下人和文武百官同不同意。

皇上也是有所顧慮,沉默半晌才道:「皇后德行有虧,收回鳳印和掌管六宮之權,閉門思過兩個月。」

讓人把皇后送走,皇上心裏有太多疑惑,想從虞伊珞身上得到答案,可是小傢伙已經睡著了。

他失笑看了一會,把虞伊珞遞給曹公公。

「把小公主送回去給麗妃,再去刑部傳朕口諭,讓他們提審許太醫。」

說完又不放心的叮囑了,「你抱的時候小心點,別摔了。」

曹公公點頭,抱着虞伊珞往外面走。

皇上如此寵愛小公主,他哪敢不小心。

……

虞伊珞被送回麗妃宮裡睡了一覺,醒來喝了奶後滿足的砸吧砸吧小嘴。

都說秀色可餐,如今算是體會到了,就娘親這美麗的臉,真是怎麼看也看不膩啊!

麗妃輕笑,忍不住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寶貝女兒的小嘴太甜了,只是不知道哥哥的事怎麼樣了。

她看向旁邊的張嬤嬤,有些擔憂道:「也不知道哥哥怎麼樣了,今日本宮的眼皮跳個不停。嬤嬤,你去打聽打聽今日朝中發生的事。」

虞伊珞一聽又開始苦惱了。

煩死了,好想告訴美人娘親舅舅已經沒事了,讓她別擔心。

麗妃摸了摸她的腦袋,聲音低柔,「有珞兒這個小福星在,娘相信哥哥肯定會沒事的。」

虞伊珞連忙配合的點頭。

對啊,舅舅沒事,難道這就是我和娘心有靈犀嗎?

張嬤嬤大概去了一盞茶的功夫就回來了。

把打聽到的事告訴麗妃。

麗妃本是為了找個由頭聽寶貝女兒的心聲,所以一點也不意外。

倒是張嬤嬤是發自內心的高興,說完後還故意賣了個關子。

「娘娘,今日真是喜事連連,奴婢還聽了另外一件事。」

麗妃揚了揚眉,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哦,什麼事讓嬤嬤如此高興。」

寢宮裡沒有其他人,張嬤嬤也不忌諱。

「聽聞皇后被剝奪了六宮之權,罰閉門思過兩個月,皇上還讓人去提審了許太醫,現在後宮都在議論這事。」

其他人不知道皇后對小公主做的事,她可是一清二楚,知道肯定是皇上在為小公主討回公道了。

虞伊珞不以為然,躺在床上看着紫色的床幔。

皇后失去了掌管後宮的權利,不知道暴君會讓誰來掌管。

思索間,皇上駕到的聲音響起。

麗妃和張嬤嬤行了禮,還沒問出皇上的來意,就見他徑直朝雕花大床走去,抬手就想去抱在床上哇哇哇的虞伊珞。

「皇上,不可。」

麗妃阻止了他,柔聲解釋,「你從外面來,身上帶着涼意,臣妾怕珞兒因此着涼。」

女兒雖心智成熟,可身子卻只是個嬰兒,生病了多難受她知道。

皇上也不惱,收回手。

「是朕考慮不周。」

說著沖曹公公招手,「讓他們把東西抬進來吧!」

麗妃不解的眨了眨眼,便看到幾個小太監抬着東西魚貫而入。

前面的四個人抬了一個精緻華麗的嬰兒床,後面的幾個一人端着個匣子。

「皇上這是?」

皇上負手走上前,指着嬰兒床,「這些都是給珞珞的,麗妃好生收着。」

虞伊珞本來還在哇哇哇的,一聽這話立馬豎起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