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麗妃一聽女兒是被下了葯,忙開口問。

「林太醫可有辦法讓小公主恢復正常?」

她倒不是嫌棄女兒這樣,反而覺得很好看很特別。

可天下人不會這麼想,再說了,是葯三分毒,她也害怕這葯威脅到女兒的身體健康。

「可以,臣回去配幾服藥給小公主用下,便可以恢復正常。」

「既然小公主無礙,本宮向麗妃妹妹賠罪,」皇后擔心皇上繼續追查此事,站起身。

「本宮是後宮之主,想為皇上分擔,不想好心辦壞事,誤會了妹妹,本宮這就回宮讓人送人蔘過來給妹妹補身子。」

她說著就打算離開,不想外面有人匆匆來稟。

侍衛見禮後看了一眼眾人。

皇上挑眉,知道大概是有急事侍衛才尋到這兒來見他。

揮退幾個御醫和侍候的人,才讓侍衛上前說話。

皇后雖然好奇,可當務之急是先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所以沒做停留就離開了。

侍衛上前壓低聲音,從懷裡拿出一個摺子遞給皇上,「皇上,這是邊關傳來的。」

皇上接過,打開看了後臉色沉了沉。

虞伊珞還在執着於皇后的事,感受到寢宮詭異的氣氛,書里的內容在她腦海炸開。

完了完了,我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呢?這人給的信指定是邊關傳來的。舅舅為了擊破一個時常進犯邊關的小國家。

假裝投降打入內部,不想被有心人加以利用,說舅舅通敵叛國,先有我是金瞳這事,又加上邊關的信,暴君一氣之下處決了我和美人娘親,完美的完成了雙殺。

外祖父常年在外打仗,身子本就不太好,得知我和母妃被處死,舅舅又被誣陷通敵叛國,一氣之下直接吐血身亡。真是冤家路窄啊,這事是太師的手筆,又和皇后有關係。

之前只是猜測的皇上現在完全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侍衛給他的信上確實是說金將軍通敵叛國。

他還沒說,這小傢伙就知道得一清二楚,還知道是誰的手筆,看來小傢伙真的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麗妃卻是心中焦急,她和女兒是活了下來,可哥哥該怎麼辦?

直接找皇上說肯定是不成的,後宮不能干政。

這一刻,她無比希望皇上能聽到女兒的心聲,這樣就可以救哥哥了。

外祖父吐血身亡後被舅舅知道了,舅舅着急回京看外祖父,結果暴露了身份,被萬箭穿心射死。

虞伊珞心裏也很着急,可是她口不能言,又提不起筆寫字。

她最敬佩的就是保家衛國的人,當初看時就氣得心梗,如今她身在其中,知道劇情卻無法改變。

這種感覺就好比擁有一張不限額的銀行卡,卻不知道密碼一般難受。

本來以為活了下來,按照暴君的尿性,只怕這次是真的要團滅了。

眼皮已經睜不開的虞伊珞打了打哈欠。

好睏啊,死就死吧,先睡一覺,反正暴君一家也活不長。

活不長,還一家都活不長,為什麼活不長?

皇上還想知道原因呢,可耳邊卻沒有了聲音。

知道小傢伙肯定是睡著了,皇上站起身。

叮囑麗妃幾句便帶着人離開了。

寢宮一下子安靜下來,張嬤嬤抱着熟睡的虞伊珞上前,輕聲道:「娘娘,小公主都沒事了,你怎麼一點也不開心?你才生產完,要保重身體。」

她是麗妃的奶娘,看着麗妃長大,自然不忍看她不高興。

「本宮沒事,」麗妃接過虞伊珞,看着她精緻的眉眼,輕聲道:「你讓人來把被褥這些都換了吧!」

張嬤嬤正打算離開,突然想起什麼,又停了下來。

「娘娘,皇后這次能得手,想來是安插了人在我們宮裡,奴婢會找出人來,娘娘放寬心些。」

……

虞伊珞再次醒來,已經到了晚上,寢宮裡燭火跳動着。

一覺醒來天都黑了,不過怎麼這麼安靜?

聽到聲音,麗妃知道她醒了,起身把她抱起來。

「娘娘,這些是奴婢給公主找的奶娘,你看看哪個比較合適?」張嬤嬤指着三個身着青灰色衣衫的婦人。

不想要奶娘,奶娘哪有親娘香?

麗妃彎了彎嘴角,心裏的鬱結散了幾分,讓張個嬤嬤把幾人送出去。

女兒眼睛還未恢復正常,讓這些人帶她實在是放心不下。

滿懷期待的三人聞言猛的抬起頭,她們就指着被選上好吃香的喝辣的,結果這麗妃居然讓她們出去?

幾人心裏雖不滿,也不敢多說,就這麼被張嬤嬤打發掉。

麗妃逗弄着懷裡軟乎乎的虞伊珞玩,聽到張嬤嬤回來的腳步聲,頭也不抬的問。

「送出去了,芙蓉呢?」

沒有聽到聲音,她收回逗弄虞伊珞的手,抬眸便看到一道明黃色身影立在面前。

她詫異一瞬,打算起身行禮。

皇上阻止了她行禮,輕聲開口,「你抱着小公主,又才生產完,不必行禮。」

說完伸手去抱虞伊珞,坐到一旁的交椅上。

這暴君又來幹嘛,打擾我和美人娘親的二人世界嗎?

虞伊珞不爽的扭了扭軟乎乎的身子。

「不知皇上來臣妾這兒所為何事?」麗妃不知道皇上來的目的,開口打破兩人間的安靜。

皇上抬手捏了捏虞伊珞白嫩嫩的小臉。

「朕想起小公主還未起名,所以處理完事就過來了。麗妃覺得小公主叫什麼名字好?」

麗妃愣了下,她確實把這事給忘了。

不過現在皇上都親自過來了,應該是打算給女兒起名字吧。

「臣妾才疏學淺,還是皇上為小公主賜名吧!」

不是,母妃你咋就這麼謙虛呢,你一個京城第一才女,說自己才疏學淺?也不知道暴君會給我起個什麼名。

麗妃雖出生於武將世家,卻是個例外,一心只喜歡琴棋書畫。

虞伊珞仰頭看着皇上帶着些許胡茬的下巴。

若是換了個名,她怕自己聽不習慣。

皇上沉吟片刻,往窗外看了一眼,才道:「秋水伊人,珞珞如石,就叫伊珞吧!」

他又揉了揉虞伊珞的小臉,聲音放低,「珞珞,喜不喜歡這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