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來人,給本宮把麗妃和她產下的怪胎一併處死。」

虞伊珞努力的掀開眼皮,打量着自己身處何地。

剛觀察完古香古色的寢宮,接受了自己穿成一個才出生的嬰兒,便聽到這句話。

她總覺得這話有些熟悉,想抬頭去看說話的是什麼人,可是這身體才出生沒多久,壓根看不到說話的是何人。

「皇后娘娘,臣妾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是怪胎?」

雕花大床上,剛生產完的麗妃髮髻散亂,微微撐起身子,額前有幾縷髮絲在生產時被汗水打濕,可絲毫不影響她清麗出塵的容顏。

被嬤嬤抱着的虞伊珞卻越聽越不對勁,瘋狂的運轉着腦子。

兩人的對話怎麼越聽越有那味了?穿越前她可沒少看宮斗劇。

這個所謂的皇后是想處死她和生產她的妃子?

剛剛看了眼寢宮,如此的奢華,她這就沒命享受了?

正思索着,便聽到皇后冷笑一聲。

「麗妃,你自己生了怪胎事小,影響國之安定事大啊,本宮作為後宮之主,自然有權處理後宮大小事。」

說完她看了眼抱着虞伊珞的嬤嬤,吩咐道:「把這怪胎抱給麗妃好生看看,省得她以為本宮冤枉了她。」

寢宮裡的人大氣不敢出,一個個垂着頭不語。

她們雖然沒看到小公主長什麼樣,可皇后既然說了是怪胎,肯定是萬萬不會留的了。

「娘娘,小公主她……」嬤嬤走到麗妃的床前,欲言又止的把孩子遞給麗妃,「您看看就知道了。」

小公主才生產下來她就注意到了與其他孩子不同,好在穩婆沒發現,她提心弔膽的讓人把穩婆送出宮才鬆了口氣,沒想到皇后在我這個時候過來了。

麗妃忙接過被包裹着的孩子,看到努力睜着眼的虞伊珞,視線不禁落在她金色的瞳孔上。

好一個破碎感十足的大美人,瞧瞧這鼻子,這眼睛,這嘴巴,怪不得好多皇上都活不過三十歲,後宮若都是這樣的大美人,能活得長才怪。

一道道聲音在耳朵旁炸開,麗妃抱着虞伊珞的手頓了一下,抬眸看向殿里的其他人。

伺候的宮女都垂着頭,皇后則含笑盯着她,並無一人開口。

那她聽到的聲音是誰發出來的?

「麗妃,可看清楚了,宮裡嬪妃若是生下怪胎,一律處死,這是老祖宗留下的規矩。」皇后沒覺察到麗妃的異樣,以為她是被這怪胎嚇到了才不說話。

啊啊啊,想起來了,我不是穿越,是穿書了,我就說怎麼越聽越熟悉。等會皇上那個暴君還會過來,毫不留情的把我和美人娘親一起處死。

聽了皇后的話,虞伊珞在心裏啊啊直叫,穿越前的記憶也不禁浮現在腦海里。

穿之前她看了一本小說,裏面的小公主一出生就被處死了,當時她還在吐槽古代封建迷信,結果現在自己穿過來了。

耳邊再次響起一連串的聲音,麗妃垂眸看着懷裡的孩子,心裏有個大膽的猜測。

難道她聽到的話是自己剛生下的女兒發出來的?

雖然穿越穿書她聽不懂,可皇上會處死她們,這句她聽懂了。

她不理解女兒為何會叫皇上暴君,皇上是殺伐果決,可絕不會濫殺無辜。

至於處死她就更不可能了,皇上和她還算得上相敬如賓,又怎麼可能會處死自己?

正思索着,等得不耐煩的皇后對身邊的宮女使了個眼色。

那宮女領會,上前毫不客氣的抬手去搶麗妃抱着的虞伊珞。

「放肆,這是本宮的孩子,誰若是敢上前一步,本宮就對誰不客氣。」麗妃死死的護住孩子,可是因為剛生產完,身子虛弱,壓根就搶不過皇后身邊的宮女。

「皇后娘娘,小公主是無辜的,求你放過小公主。」

張嬤嬤砰的一聲跪到皇后面前開始磕頭。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自外邊響起。

「皇上駕到。」

皇上身邊的曹公公和他抬腳走進寢宮。

寢宮裡的人嘩啦啦全部跪到地上,皇上淡淡的看了皇后一眼,讓眾人起身。

「皇上,麗妃才生產完,這等污穢之地,您實在是不該來的。」皇后站起身,一副雍容端莊的樣子走到皇上身旁。

心裏卻是止不住的開心,她還擔心私自處置了麗妃恐不好。

現在皇上來了,皇上最厭惡怪胎,可麗妃卻如此護着,那就讓她適得其反,皇上一併處置了才好啊。

「無妨,」皇上擺了擺手,吩咐曹公公,「去把麗妃產下的孩子抱過來給朕看看。」

曹公公領命,把虞伊珞抱到皇上身旁。

皇上作勢要去看,皇后忙出聲道。

「皇上,不可,小公主她……」

麗妃閉了閉眼,拖着疲倦的身子走下床。

女兒雖有些奇怪,可再怎麼說也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她做不到看她被處死。

見皇后欲言又止的樣子,其他人又神色各異,皇上眯了眯眼,俯身去查看曹公公抱着的虞伊珞。

看什麼看,暴君。是不是打算處置了我這個怪胎?

對上她金色的瞳孔,皇上耳邊驟然響起聲音,俯身的動作頓了頓。

虞伊珞心裏冷哼一聲。

沒見識,被我這個怪胎嚇到了吧!我呸,還怪胎呢。這可都是皇后的手筆,目的不過是為了把我和娘親除掉。虧你頭髮那麼長,結果見識如此短,都不想着讓太醫來檢查檢查就把我處死了。

可憐我剛出生,有口不能言,不然就能拆穿你這端莊大方的皇后的把戲了,不過沒事,團滅了大不了就重開好了。

皇上直起身子,有些不確定心中的猜想,看向曹公公。

「你可曾聽到有人說話?」

曹公公愣了一下,搖了搖頭。

麗妃猛的抬起頭,看向皇上威嚴俊美的臉。

難道皇上也能聽到女兒的心聲?

女兒說了這麼多大逆不道的話,若是皇上真的聽到了,只怕女兒就沒辦法活命了。

在皇上的臉上沒有看出什麼異樣,麗妃鬆了口氣。

看來皇上是聽不到,不然只怕不會這麼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