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物資很快就被收入空間,辛酒看準時間起身跟他離開,這次她沒有再抓他的手臂。

適時的軟弱無傷大雅,但多了就討人厭了,畢竟末日里實力說了算,她向來懂得把握分寸。

不知道他的空間究竟有多大,看他一直遊刃有餘,也沒有過度使用異能會出現的不適。

接着往上,第四層是家居專區,各種傢具大件都有貨,且大多都保持了末日前的乾淨整潔。

兩人剛準備從一家傢具店離開,身後的櫃檯里就響起櫃門打開的聲音。

接着一個看起來剛畢業不久的清秀女生從台下鑽了出來,她看着他們,主要是看着李新亭祈求道:「你們是進來找物資的嗎?可不可以離開的時候捎我一程。」

楊希躲在柜子里兩天了,除了輕手輕腳伸出手拿之前放在抽屜里的幾個麵包填飽肚子,她連上廁所都盡量控制着時間一天去兩次。

喪屍出現的那天,商場里的一些顧客直接異變,還好她機靈沒一門心思往大門口跑,而是躲到了櫃檯下面,那些湧向大門的人大部分都被喪屍抓傷或吃掉了,期間聽着那些驚恐的呼叫和怪異的咀嚼聲,她害怕極了。

剛剛她在柜子中聽見了店裡的腳步聲,一開始還以為是喪屍,可許久都沒聽見喪屍的叫聲之後,她才鼓起勇氣打開了櫃門,卻沒想到迎面遇見兩個長相這麼出色的人。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我不給自己帶累贅。」

他的語氣是溫柔的,說出來的字句卻這麼直接而殘酷。

楊希為被說成累贅而滿臉通紅,眼裡又不自覺帶上了害臊之外的怨氣,大家都是寧城市民,為什麼不能搭一把手?可她看得出來,有底氣說這句話的人應該也有能力,很大可能就是異能者。

昨天晚上,她聽見財務部的劉傑路過這裡,跟超子他們幾個說話時提到覺醒異能的事,她沒有覺醒成功,又不想向劉傑那個看起來就一副虛偽模樣的中年男人求助低頭,只能繼續待在柜子里。現在碰見一個長相這麼精絕的大佬,她願意放下自尊。

「我知道商場每層樓的倉庫位置,也知道哪幾個區域喪屍會更多,我可以幫你們更快找到想要的東西,也能提醒哪些地方危險性更大,我只要能平安離開商場大門就好了。」

她放軟語氣,努力展現自己的價值。此時,她還沒意識到外面或許不一定就比商場內安全。

李新亭似乎在思考,辛酒沒發表意見,她自己也算半個累贅,沒資格開麥。

不到一分鐘,他看着她開口:「你可以跟在我們後面,能拿走多少東西看你的本事,期間必須聽從指揮,我從來不管作死的人。」

「好,你放心。」她連忙跑出來,在他冰涼的眼神下自覺放輕了腳步。

「這一層的倉庫就在左邊盡頭,宜室宜家店鋪的隔壁,我們店也有貨放在裏面,我身上帶了鑰匙。」

她主動指路,緊緊跟在他們身後。

李新亭跟辛酒交換一個眼神,她微微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一起快步前往楊希口中的倉庫。

之前兩人約定過,在有外人在場的時候,辛酒負責做出收納物資的動作,實則東西都進了李新亭的空間,畢竟他想的話,憑意念就可以裝物資,只是比用手部動作的時候稍微多耗費一點點精神力。

可現在作為擁有精神異能的人,他的精神力本就比常人多,故而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看着楊希用鑰匙打開倉庫大門,二人進門快速配合著把東西裝走,楊希也拿了一個大的編織袋,裝了幾條輕薄的羽絨棉被。

「食品和生活用品倉庫的鑰匙你有嗎?」辛酒問了一句,食物怎麼囤都不會嫌少。

「我沒有,但是我知道對應的辦公室肯定有,我可以帶你們去。」她對辛酒的態度也比之前更客氣了,畢竟她剛剛可是親眼看見她的空間能力。

「先去生活部辦公室吧。」辛酒對李新亭道。

之前在負一層遇見的那些人估計已經提早把食品倉庫的鑰匙拿到手了,目前囤物資才是最重要的,能避免衝突最好。

李新亭點頭,三人下樓走到對應的辦公室門口。

來的路上碰見了兩隻一級喪屍,都是李新亭用冰系能力解決的,楊希看他的眼神更炙熱了幾分,她沒猜錯,這人果然是異能者,而且看起來能力還不低。

見門被關着,他拿刀在門鎖旁一個用力,直接把木製門板插了個對穿,然後快速切割出來能放進一隻手的大小,觀察之後,就伸進去從裏面打開了鎖頭。

三人進入辦公室,楊希為了表現自己率先走向最有可能放着鑰匙的主桌抽屜。

然而她剛從旁邊的工位轉入領導桌椅,一隻泛着青白色的乾枯的手就鑽到了她眼睛前面,距離她眼球不過一把二十厘米的直尺的距離,辛酒也被這突然出現的喪屍嚇了一跳。

李新亭反應迅速,及時凍住了喪屍的手。

「啊!」楊希後知後覺地叫了一聲,辛酒立馬上前把她拉開,一腳踢在喪屍肚子上,把人踢回到地上。

那裡正好是門外視線的死角,所以剛剛沒有人發現這隻喪屍,看樣子應該是當時辦公室的員工異變而成的。

「閉嘴。」李新亭打斷她想繼續尖叫的聲音。

辛酒飛速觀察完喪屍所處的位置,主動拿着菜刀上前,利用桌椅的遮擋和牆壁死角,順利擊殺這隻喪屍。

楊希被他眼裡的冷意嚇得閉緊嘴巴,淚水噴洒出來,可惜沒有人會憐惜。

處理完喪屍之後,快速翻到倉庫鑰匙,三人立刻前往倉庫。

附近幾隻喪屍朝着辦公室門口的幾人跑過來,一一被李新亭解決。

「劉哥,你剛剛有沒有聽見尖叫聲?」

三樓右側的一家服裝店裡,超子問旁邊的人。

一個微胖的身影仔細聽了聽,好笑道:「你是不是聽錯了,我沒聽到啊。」

「老莫說的對,我也沒聽見。」聲音粗糙的高瘦男人拍了拍超子的肩膀。

「陽子,他或許沒聽錯。」劉哥停下,表情變得有些兇狠:「你們看這幾家店,基本都空了,末日前店裡可都是滿貨,難道喪屍還會藏東西不成。」

「你的意思是……」老莫瞬間明白過來。

陽子接過話頭:「看來有人開始在商場里囤物資了,劉哥,咱們把他們揪出來吧。」

「會不會是同樣被困在這裡的員工?」超子問了一句。

「先把人找出來,這麼大批東西消失不見,對方肯定有等級很高的空間能力。」劉哥皺着眉頭。

他想不明白的就是這點,喪屍才爆發多久啊,一個星期不到就能裝那麼多東西,這得是多高的初始等級。

幾人點了點頭,老莫突然一拍腦袋:「不好,那負一層他們會不會已經去過了?!」

他們最依仗的食物大部分都在那裡!

幾人臉色紛紛大變,也顧不上找人,迅速沿着樓道往負一層趕。

果不其然,一半的食物都已經空了。

「該死的,一定要把這群人找出來!」

劉哥把棍子掄到地上,負一層的東西早就被他視為己用,對他來說,他們的行為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

李新亭幾人則又順利把生活倉庫清理了一番,先不論他空間里原先就有的東西,辛酒回憶了一下進入商場後找到的物資,已經足夠一個二十人小隊在末世五年的花用了。

她抬頭問李新亭:「還去找食品倉庫嗎?」

「先去辦公室看看。」他示意楊希帶路。

三人走消防通道下到二樓,李新亭一開門迎面就對上了一隻喪屍。

他出腿將喪屍踢開,方便幾人從門裡出來,不能被堵在狹小的樓梯間。

這是一個二級喪屍,他的動作卻依然遊刃有餘,本就擁有一定的格鬥技巧,加上上輩子在末世鍛鍊出來的戰鬥本能,二級喪屍並不讓他放在眼裡。

然而當他用冰棱徹底刺穿它的頭顱並拿走晶核之後,一個播放着音樂的mp3被拋到他們周圍。

辛酒往源頭一看,卻見到四個人正對着他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是地下一層那幾個人。」她立馬猜出了幾人的身份。

「他們都是財務部的,為首的那個叫劉楚。」楊希也認出了他們。

剛放出一小節前奏的mp3下一秒就被冰塊凍住,卻依然引來了最近遊盪的四個喪屍,見到他們的瞬間就發出渴望鮮血的嘶鳴聲。

辛酒換了一把大馬士革中長款鋼刀沖了上去,與李新亭一起清理喪屍。

在她砍下一個腦袋準備繼續的時候,她腳下突然出現一個凸起的土塊,來不及注意到的她被絆倒在地,還沒好全的膝蓋磕在堅硬的瓷磚地面上,痛得她眼淚都飆了出來。

身後一個喪屍正好撲上來,她餘光里看見李新亭解決完兩個喪屍正要出手幫她,一股勇氣從心底升騰起來。

「我自己來!」她喊了一聲,扭轉腰肢握緊刀柄及時刺進喪屍胸口,隨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躲過利爪雙手抓住它的脖子一扭,咔嚓一聲,喪屍倒在她腿上。

她用力踢開屍體,撐着地板爬起來。

李新亭全程看着她發揮,這時才兩步邁過來扶住她的手臂,他看着不遠處的四人,慢慢展露出一個笑來,似乎在跟老朋友打招呼:「幾位也是來收集物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