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是你拋棄我,我覺醒雙異能你哭啥?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等了不知道多久,辛酒都已經昏昏欲睡了,眼皮不住地往下沉,人就是這樣,一旦確認自己在高壓環境里安全下來就忍不住想睡覺。

李新亭燒退了,他睜開雙眼,眼中罕見的帶上了迷茫之色,感受到掌心好像有一道滑膩,下意識收縮幾下手指,好軟,他還沉浸在獲得精神系異能和冰系異能的心緒里,沒有回過神來。

辛酒睡意迅速褪去,意識到那是什麼,臉上爆紅,手忙腳亂撐着他的腰腹坐起來。

李新亭遲鈍地看過去,瞳孔終於重新聚焦,她臉上很紅,肩窩上有一道明顯的咬痕,一邊的衣袖被扯開了,露出漂亮的染着粉意的肩膀,胸前肌膚鼓起,還有幾道紅色的指痕,絲質的裙子皺巴巴的,一截大腿在濃暗的夜色下變成淺淺的宛如月光的銀白。

對上他的視線,她連忙把衣袖拉好,裝出一副凶樣:「我半夜發現你有點不對勁就過來看了一下,我沒勾引你,這是你自己做的,吃虧的是我!」

他唇角微動,似乎還留存着剛剛的清香,「抱歉,我想我成功覺醒異能了。」他定定看着她:「我會對你負責。」

辛酒一心只有前一句話,也顧不上害羞了,兩眼放光,「什麼異能?」

他被她彷彿看着香餑餑的目光逗笑,一手扶上她的腰,腰腹用力坐起,把她從自己身上抱下去。

辛酒看着他掌心凝聚起的冰塊,心道果然是冰系,真是神奇的力量啊,為什麼她就什麼都沒有!她嫉妒了!

「還有一個,應該是精神方面的能力。」仍舊帶着高燒後的啞意的聲音繼續道。

辛酒納悶:「精神系?」

不是吧,空間系變成了精神系嗎?精神系異能前期不起眼但成長到後期絕對是大殺器,原文里從來沒有人覺醒出精神系異能,可是男主那個超級大的空間就沒有了嗎?隨身空間是真的很香啊!

她掩藏的失落被發現,他心裏微頓,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告訴她。

他是從屍山血海中走過來的人,哪怕是睡覺也不會允許有人能近身,更別說是那麼親密地被抱在懷裡,由此可見,在他的潛意識裡,他並不願意傷害她。

不管他當時是不是無意,他的行為都算是輕薄,他不是做了卻不承認的人,既然決定對她負責,以後她就會待在自己身邊,有些事情沒有隱瞞的必要。

他手裡憑空變出一包濕巾,「整理一下?」

辛酒連忙接過,也顧不了身上的薄汗,「還有空間能力?」

蒼了個天吶,不愧是氣運之子,別人覺醒一個是幸運,覺醒兩個是逆天,他居然能有三個?批發都沒他牛!老天你怎麼就不好心分我一個啊,是不是玩不起!

不對,如果是剛覺醒,那他哪來的濕巾?她遲鈍的邏輯思維終於上線。

看着她臉上變幻不定的表情,李新亭失笑,真沒想到她還有這一面,「其實這個空間在怪物出現前我就有了,所以提前準備了一些東西,沒想到真能用上。」

「你可真牛。」辛酒發自內心地稱讚,老天爺的親兒子果然不同。

想到自己那二十個平方的小空間,她心裏深深地為自己嘆息。

她整理了一番心情,把戴着手鏈的手腕伸到他眼前,他那麼坦誠,自己覺醒不了異能,以後還得靠他保命,當然也得真誠一點。

「這個手鏈其實也有空間能力,不過不大,也就二十平米,放不了太多東西,也是我有一天不小心受傷沾了血才發現的。」

李新亭點頭,認真看着她,「出去就說你覺醒了空間系,二十平米在初始覺醒中也不算小了。」他的空間是上輩子直接跟過來的,所以才直接是滿級。

「嗯,我知道,那你有空間的事就不暴露了吧?」她明白他的意思,沒有異能的普通人會最先被放棄。

「我只覺醒了冰系異能。」他陳述,精神系作為隱藏的高級能力,在成長起來之前他不準備暴露給外人,冰系雖然也是變異異能,但總歸沒有精神系顯眼。

辛酒懂了,兩人分別用濕紙巾清理了一番身上的汗珠,辛酒還用手鏈空間里的遮瑕用品把頸邊的曖昧咬痕遮了一下。

其實兩人空間里都有水,如果想擦洗身體也可以做到,但外面還住着那麼多人,不能做的太明顯。

夜已經深了,窗外的暴雨仍舊沒有停止的趨勢,他們都知道,這場雨會持續下一整個星期,期間,全城會陸續斷水斷電,信號也會消失。

辛酒大半晚沒睡覺,白天逃命又消耗了很多體力,最關心的問題得到解決,她再也撐不住往椅子上一躺,直接睡死過去。

李新亭拿了一床薄毯蓋在她腿上,靜靜看着她。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肌肉充滿了力量,精力比前世覺醒異能時更加充沛,想到發燒時頭部的痛苦,他看着她長睫垂下的光影,似乎明白了自己精神系異能的來源,如果當時他沒有緩解腦內的痛意,那股力量應該就沒辦法洗滌他的神經。

空間手鏈么?看來她也與上輩子不同了,這一世,軌跡已經發生改變,他開始期待起來。

第二日一早,李新亭放輕動作出門,正好碰見過來找他的徐赫、鄧宣幾人,他在他們出聲前示意放低音量,幾人走到大廳**。

「先排查變異情況。」李新亭率先開口,這個時間,該覺醒的人已經結束了,然而還得清理掉不幸變異的同學。

幾人點頭,按照名單上的入住情況一間一間開門查看。

不出一個小時,隨着覺醒者的漸漸加入,新生成的喪屍很快就被殺死,醒了的人都聚在樓下的大廳里,有的面如土色,有的欣喜異常。

動手的幾人心裏還沒完全緩過來,昨天那些人還是他們的同學,今天他們就得親手結束同學的性命,生長在和平社會的他們第一次接觸血腥,不適者甚至已經跑到衛生間吐了起來。

「災難已經爆發,如今只是開始,希望大家能儘快調整心態,喪屍不是人類,也不是我們的同學,我們不能讓怪物頂着同學們的皮囊。」李新亭聲音堅定,「想要活下去,就必須得克服心理困難,如果你們不想成為喪屍的話。」

同學們大都強撐着點頭。

「我們知道,為什麼這個世界會突然變成這樣,末日真的來了嗎?」一個瘦小的男生哭着,滿臉淚水。

「不管是不是末日,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要活下去。」徐赫握了握拳,哪怕他剛剛親手殺死了一名曾經的同伴。

「活下去!」應和聲四處起伏,是啊,無論末日有多麼糟糕,沒有人想死,他們都要活下去。

辛酒看着屹立在人群**的李新亭,有些人就是天生的領袖。

等到大家的情緒稍微平緩下來,李新亭再度開口:「現在,有一部分同學已經覺醒了神奇的能力,我想我們可以把它理解為末日小說中的異能,希望異能者能主動多承擔一份責任,我本人在昨晚覺醒了冰系異能。」

話落,他掌心凝聚出一根冰凌。

徐赫也站了出來,「我覺醒了土系異能。」他手掌中也出現了土塊。

「我覺醒了水系異能。」秦湘湘也凝出了水流。

辛酒也趁着機會開口,「我的是空間異能,能把一些東西收入空間,不過不是很大。」她手裡的麵包憑空消失,又再度出現在原位。

很快,異能者通通報出了自己的能力,大部分還是金木水火土五元素和力量屬性,除去李新亭外,變異系異能只有金融系蔣影的速度異能和管理系趙桐的金屬異能。

排班守夜的表格小範圍調整了一下,每個隊伍巡邏的時候基本上都有一位攻擊系異能者。

如今電力系統和水力系統仍然在運轉,物資放在活動室內,輔助系異能者暫時還派不上用場,只能協助着整理活動大樓的衛生。

末日第三天,外面的大雨稍稍減弱了威力,起碼能見範圍擴大了很多,李新亭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昏暗的天色,按原先的安排,他的人估計已經清理出來了一個較為安全的據點。

重生回來之後,他就有為末世做準備,學校的活動中心本來也是據點之一,可惜因為末日提前的原因,人員沒有聚齊,如今雨勢漸緩,是時候組建他自己的人手了。

記憶里,寧城很快就會淪為喪屍重災區,他得在那之前離開這座城市。

「大家,雨聲小了,我們是不是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回家啊?」有人在晚餐時提議。

現在信號還算正常,能聯繫上家人的都已經聯繫過了,如今暴雨對於趕路沒有了之前那麼大的阻礙,雨聲還能幫助隱藏氣息和動靜,的確適合離開。

「想回家的同學,現在的確是好機會,按現在的趨勢,這場雨估計沒兩天就要停了,救援通知雖然已經發出,但顯然短時間還到不了,擔心家人的話可以結伴離開。」李新亭沒有反對。

秦湘湘咬唇看着他,「那你呢?你回去嗎?」

「我也準備出去一趟,不過不是回去,而是去搜尋一些物資,建議大家回去的路上也盡量多拿點東西。」李新亭心裏沒有家人,他當然不會回李家。

於是大家又討論起來,最終大部分人決定三三兩兩結伴回家,小部分人則想先跟着李新亭一起找物資,路上再看要不要離開。

李新亭點頭,把活動室里剩下的物資分了一下,每個人分到了三個小麵包和兩瓶牛奶,以及四瓶礦泉水,有包的裝進背包,沒有的就拿空閑的雨衣包着掛在肩上。

辛酒也換上雨衣,她還在角落裡找到了一身以前活動時表演的服裝,黑色的印花背心和軍綠色短褲,她拿到衛生間把不方便行動的裙子換了下來。

一行人反覆確認門口是否有喪屍,十分鐘後,棕色的大門半開,所有人穿着雨衣衝進雨里,各自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