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是你拋棄我,我覺醒雙異能你哭啥?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學生活動中心內部已經聚集了一批同學,大家的情緒都很慌張,見李新亭從社聯部辦公室出來,一人連忙上前:「李部長,外面的尖叫聲越來越多,我們是不是被困在這裡了。」

一些女生小聲哭泣:「怎麼會這樣,我們是不是也要死了。」

李新亭臉上帶着安撫的笑意,聲音里卻是不容置疑的威嚴:「外面的情況很糟糕,我建議能不出去就不出去,活動中心裏有一些食物和道具,希望大家能一起出力進行整合,等待救援的到來。」

這種時候,需要一個人來鎮場。

「好,我們都聽你的。」幾個學生拉起各自的同伴,開始一間一間辦公室找物資。

哭了一場的女孩們也互相扶着站起來加入進去,早就有人報了警,可學校里突然毫無預兆發生這樣恐怖的事,外面難道就能倖免嗎?

辛酒乾脆把礙事的系帶涼鞋脫掉,腳後跟果然被磨破了一層皮,火辣辣的,她從剛剛的醫藥箱里拿了兩個創口貼貼上去,仔細歸置着這間辦公室里用的上的物資。

辦公室里找到了一箱三十瓶的礦泉水,兩箱共四十個早餐小麵包,二十條巧克力,以及十包薯片,她打開裝着道具的柜子,找到膠布和玩具長刀,還有幾個會發出聲音的八音盒,危機時刻可以用來引走一部分喪屍。

她把東西搬到離門口不遠的牆邊,走到正對着道路的窗前,輕輕拉開窗帘一角。

地上四處可見噴射狀的血液,混合著黃白色不明器官的液體,一些睜着全白的眼珠的喪屍四肢僵硬地發出難聽的吼叫,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學生風采,他們正搖晃着往校園**走去。

應該是李新亭安撫好了活動中心內的同學,門外的說話聲和動作都很輕微,傳不到外面,這裡暫時是安全的。

今晚會下一場本世紀最大的暴雨,轟鳴的雨聲里,大部分人會異化成喪屍,一小部分人會擁有未來安身立命的異能,剩下的那部分普通人卻只能在末日艱難求生。

異能的產生沒有什麼規律,就像你完全不知道身邊的人下一秒是不是會突然變成喪屍。

按書中的說法,末日開始之後,會有兩場暴雨,這是兩次激發異能的機會,除此之外,生死關頭也可能有小概率激發異能,被喪屍抓傷之後,也會有渺茫的機會在病毒的攻擊下激發自身潛力,擁有異能。

但兩場暴雨中激發的異能往往更加強大,尤其是有獲得變異屬性異能的機會,而受上天眷顧的氣運之子還能直接擁有雙異能,比如男主李新亭今晚就會擁有空間和冰系兩個能力。

辛酒在心裏把各路神仙都拜了一遍:求求穿越大神,也給我一個異能吧,雖然重活一次很高興,但末日世界沒有異能的普通人完全就是社會底層人物,人人可欺。

下午期間又有一小批人躲進了活動中心,辛酒沒有一直待在辦公室,她重新穿好鞋在大廳找了個位子坐下,聽着那些人描述學校里發生的事。

「太可怕了,教學樓已經全面淪陷,食堂稍微好一點,聽說學生會的副會長周愷維持好了秩序,目前食堂的門已經關上了。」這人是體育系的徐赫,幸好平時精於鍛煉,這才有機會從那些怪物手裡跑出來。

「宿舍那邊也是重災區,好多人被困在寢室,我們幾個好不容易才跑出來,本來想直接出校門,可是路上喪屍越來越多,還好找到了這裡。」他們幾個還穿着睡衣和人字拖,連跑帶爬才逃出來。

秦湘湘看向李新亭,對他道:「李同學,看來我們在救援到來之前只能住在這裡了,你的領導能力大家多多少少都聽說過,我希望你來當管理者。」她也是社團部幹事組的成員,平時跟李新亭有一些工作往來。

周圍的同學紛紛贊同,李新亭啊,校草誰不認識,成績又好人又帥,待人也一向溫和有禮,而且剛剛那麼混亂,只有他還能保持冷靜,他不管理誰來管理?

「我不能保證會一直做管理者,但只要我還在活動中心一天,就會儘力保護大家,期間如果有同學想要離開,我也不會阻止,有更好的管理人選,我也會主動退位。」他臉上帶着溫和的笑,眼裡卻都是疏離。

辛酒全程都沒有發聲,對於他們而言,她既不是在校學生,也不是往屆校友,更不是他們誰的親人,保持低調才能保護自己。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晚上激發異能的事。

在場的人各自把姓名登記下來,李新亭利落地安排着守夜的事,大家都在互相組隊。

秦湘湘主動在旁邊幫忙,看着名單上勁瘦鋒利的兩個字,這是他親手寫上的,她眼中的澀意一閃而過,又看向不遠處發著呆的女孩,即使裙子上沾了灰塵,頭髮有些雜亂,也絲毫不損她的美麗。

她正準備走過去,李新亭就若有所知地看了一眼她手裡的名單,「她跟我一組就行。」

「哦,好的。」秦湘湘握着筆的手指緊了緊,又恍若隨意般問:「這位辛小姐是部長你的朋友嗎?好像不是我們學校的人。」

「嗯。」他回了一個單字,沒有過多說什麼。

晚上每個人分到了一個小麵包和一瓶150ml的牛奶,物資已經全部放到收拾出來的一間活動室里,之後會由人輪流看守。

活動中心是一棟三層的小樓,每層都有男女衛生間,活動室和辦公室加起來共四十五間,足夠大家住。

認識的人商量着住在同一間辦公室,辛酒吃完晚餐,忍痛走到李新亭身旁,他看着她。

「我們晚上住剛剛的社聯辦公室?」她跟這裡的人都不熟,男主身邊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好。」他起身,兩人回到辦公室。

辛酒把幾張椅子排放到一起作為一張小床,雖然不能翻身,但總比睡在地上好。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電量,還有百分之六十,在柜子里找出充電器插上,現在不充的話,等之後斷電就充不了了。

今晚過後,不知道活動中心裏會不會有人變成喪屍。

深夜,雲層在空中凝聚,重重疊疊的黑雲把月亮徹底掩埋,天近得嚇人。不一會兒,碩大的雨點轟然炸響,噼里啪啦打在地上,緊閉的窗戶上傳來可怕的風聲。

辛酒完全睡不着,她現在心裏一點底都沒有,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和耳側,完全沒有發熱的跡象。

不是吧,難不成她這麼倒霉嗎?

末日提前,武器沒弄到手不說,還被困在學校,這也就算了,如今連異能都激活不了嗎?

她想着書里沒有異能的普通人尤其是女人的遭遇,越想越心慌,轉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睡顏安然的男生,她再忍不住,起身輕手輕腳走過去。

睡着的人眉頭凸起,額間似乎還有一層薄汗,她的心又涼了幾分,探出手小心地碰了碰他如玉的額頭,指尖傳來幾分預料之中的燙意。

幾乎是瞬間,桃花眼犀利地睜開,她愣神間,就被扯到他身上,細弱的脖頸還被他握在手裡。

沒等她出聲,那雙眼又闔上了,手下的力道卻沒松分毫。

怎麼回事?!這情況她是該動還是不該動啊,她半個身體躺在他身上,肌肉分明的手臂橫亘在她胸前,壓得她隱隱作痛。

腦袋被扣在他頸間,唇擦過他精緻的鎖骨,在上面留下一個淺色的紅痕。

這樣的姿勢尷尬是其次,主要是時間一久腰就很難受,她覺得這估計是他睡着時的自我防禦動作,但現在是特殊時刻,覺醒能力的關鍵時期,萬一吵醒了他,耽誤他激發異能的話,罪過就真的大了。

而且她自己沒有一點要發熱的跡象,身體也沒感受到什麼異樣,即使再不想相信,也得承認這次覺醒異能的機會與她無關,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必須得賴在他身邊,此時就更不能影響他了。

十多分鐘過去,感受着身下人體溫越來越高,她的腰都已經僵了,被迫撅着屁股的感覺真難受,看着他額頭上的汗珠,她實在忍不住小幅度地動了一下腰肢。

李新亭緊緊皺着眉,他潛意識裡知道自己在覺醒異能。

回來不久,他就安排人以慈善家的名義給學校捐款修繕活動中心,沒想到這次末日竟然比上輩子提前了兩天,一些準備還沒來得及徹底實施就被迫提前進入這裡。

身體的細胞似乎正在被一股極大的力量改建重組,他全身滾燙,腦仁被燒得有些抽痛,身體迫切地想要降溫。

他摸索到身上一抹冰涼,下意識憑着本能把涼爽禁錮在懷裡,清涼的氣息稍微緩解了精神上的疼痛,那股力量似乎抓住了這個機會,猛的對全身細胞尤其是大腦神經進行了一次大換血。

辛酒心裏已經麻了,好了,這下不用難受了,因為她已經被整個抱到了那人懷裡,他好像非常熱,至少她從來沒見過人的體溫能上升到這樣一個恐怖的溫度,連帶着她身上都熱乎乎的,簡直要造成她也發燒了的假象。

應該是確認了她沒有威脅,脖子上的手指已經鬆開,卻往下移動了幾分無意識繼續尋找着清涼的肌膚,最終停留在她心口。

他的臉埋在她肩窩裡,滾燙的汗水滑進鎖骨的凹陷處。不知道他感受到了什麼,喉結上下滾動,發出沉啞的喘聲。

不會吧?難不成覺醒失敗?辛酒心裏恐慌極了,生怕他也發生什麼異變。

隨後肩頸一痛,他尖銳的犬牙刺破皮膚,辛酒幾乎要忍不住一把推開他,下一刻濕潤的唇舌就無意識地輕輕舔舐,緊扣的眉也放鬆下來。

她被嚇出一身冷汗,老天保佑,看樣子總算是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