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是你拋棄我,我覺醒雙異能你哭啥?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鄒質今天拿出了滿分態度特意好好打扮了自己,頂着室友們灼人的目光,早半個小時就在校門口等候,期間遇見幾個平時關係還不錯的同學約他下午打球,他也先推了。

看着手機時間已經接近約定好的十一點整,他抬頭一看,就見到記憶里的靚麗身影穿着一襲白裙向自己走來。

「嗨,好久不見。」辛酒笑着跟他打招呼。

他被這道笑容晃了下眼,頭一次覺得等待這件事讓人心情愉悅。

「你等很久了嗎?」她有些抱歉。

鄒質忙搖頭:「沒有,我也才來,那我們先談事情?現在可能還稍微有點早,食堂的菜還沒上齊。」

「好啊。」辛酒求之不得,早點解決武器的事她就能早點安心。

兩人找了一處無人的涼亭坐下,臨近飯點,這會兒公園裡沒什麼人。

「是這樣的,你也知道我家裡的情況,前些日子在國外發生了一些讓我不安的事,我知道你家世代都有子弟從軍,所以想問問你有沒有辦法幫我弄一點自衛的東西?」

她眼尾下垂,精緻的眉微微蹙起,語氣裡帶着幾分害怕與懇求。

「你父親也不管嗎?!」

鄒質下意識就覺得肯定是家產爭奪,他之前還以為辛家對她不錯,畢竟大家都知道辛老爺子臨走前把大部分不動產和辛氏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留給了她。

「他早就不在乎我了。」她扯動唇角,笑容苦澀,又自嘲了一句:「除非是家裡要聯姻,他才會想起自己還有一個女兒。」

這話也不算說謊,辛源在以前確實暗示過她。

「太過分了!」鄒質一面憤怒,心底卻又忍不住生出一抹期待,如果真要聯姻的話,他是不是也有機會?

看着她眼裡的委屈,他的聲音不自覺低了兩度,「我的確能幫你找兩把武器,但數量沒辦法很多,我沒進軍隊,家裡對我有意見,對不起,是我力量不足。」

辛酒聞言,心裏嘆氣,這也沒辦法,誰讓她只能聯繫他呢?多多少少的,有總比沒有好,而且,都穿越了,總不會連個異能都沒有吧。

她面上露出驚喜和感激:「謝謝你啊鄒質,沒想到你願意幫我,那個什麼時候可以送過來呀?我這幾天實在很害怕。」

「明天吧,我今天下午回家一趟,我大哥對我還挺好的,從他那裡要兩把槍不難,明天一早就給你。」他想了想,大哥這兩天剛好休假在家。

「謝謝,你要考試了,還得麻煩你,你不嫌棄的話,明天我請你吃飯。」她的眉重新舒展,似乎他幫了她很大一個忙。

「好啊,你也餓了吧,我帶你去食堂逛逛?」他也很滿意。

「嗯。」辛酒點頭起身,跟他一起離開涼亭。

兩人打好飯坐下,期間辛酒時不時會詢問他的大學生活,也會主動聊起自己在國外認識的朋友,從外面看,兩人相談甚歡,臉上都帶着交談的笑意,更多的人驚嘆於辛酒的顏值,迅速拍了照放在論壇上。

「我再帶着你在學校裏面轉一轉?」吃完飯,兩人走出食堂,鄒質主動問她,這還是印象里第一次見辛酒說這麼多話,對象還是自己。

她撐起遮陽傘笑了一下,陽光在那一刻藏進她的眼睛裏,分外明亮,「不啦,你不是還要複習嗎?我今天已經打擾你很久了,明天吃飯的時候再見吧。」

「好吧,那我送你到校門口。」鄒質心裏有些遺憾。

這次辛酒沒再拒絕,跟他一起離開。

兩人沒走多遠,一位男生從後面摟住鄒質的脖子,「鄒質,你忘了籃球隊要開會嗎?快點過來!」還眼含驚艷地看了一眼旁邊的辛酒。

鄒質突然想起昨晚的開會通知,當下更加懊惱,他是籃球社的副社長,這次會議是商議即將舉辦的期末籃球賽的比賽布置,他不能缺席。

「沒事,你去開會吧,我已經記住校門口的位置了,明天見!」她善解人意道。

「不好意思啊。」他撓了撓頭,「明天我一定把你要的東西帶給你。」

跟她道別後,他跟着男生離開。

「好傢夥,這是哪個學院的美女,這也太漂亮了!」

「不是我們學校的,是我以前一個朋友。」

「你小子還認識這麼絕的女生啊,牛啊不愧是鄒哥!」

辛酒聽着他們逐漸遠去的說話聲,拿出手機開啟導航。

寧城大學是寧省最知名的學校,面積遼闊,一食堂距離她停車的北門比較遠,如今武器問題得到緩解,物資基本上把別墅填滿了,天氣又分外炎熱,她倒也沒那麼急,跟着導航規劃的路線散步往北門走去。

經過第一教學樓不久,見到不遠處的亭子里似乎有人在發出不正常的抽搐,她心下一突,當即停下腳步,還有兩天才到末世,應該是自己想多了。

然而還沒等她安慰完自己,那個同學就抽動着咬上了旁邊扶着他的人的脖子,亭子里瞬間就傳出尖叫聲。

辛酒這下再不能淡定,她囤的物資基本都在別墅,手鏈里雖然放滿了卻遠遠不夠,末日一爆發,想回別墅就難了!

她對着還想上前把異變人拉開的同學大喊一聲:「快跑!」傘也顧不上打了,立刻就往北門跑。

奔跑中遇到路過的同學,她提醒他們前面有人生了怪病不要過去,沒管他們奇怪和疑惑的眼神,她爭分奪秒地往北門趕。

為什麼末日會提前兩天!難道是因為自己穿越造成的後遺症嗎!

她出門前有多滿意這一身穿搭,此刻就有多後悔,裙子就算了,帶着小細跟的涼鞋根本就不適合跑步,她現在腳後跟泛着因劇烈摩擦帶來的痛苦,鬢間也因為劇烈運動和烈日照耀變得濕潤。

太遠了,這學校怎麼這麼大!她在心裏吐槽,遠處傳來驚呼聲和腳步聲,看來事情漸漸嚴重起來。

現在是飯點,學生們都下課了,校園裡走動的人非常多,病毒以飛快的速度向整座學校擴散。

奔跑間,她被一個女生撞到,肩膀被銀色的包鏈划出一道紅痕,女生來不及道歉,一心往前逃離,辛酒也顧不上這種小傷,悶頭向前跑。

以她現在的速度,估計到北門還得要十分鐘,可惜這段路沒有共享單車。

跑着跑着,身邊的人群里傳來幾道沉重的「嗬嗬」聲,異變的學生撲向身邊的同伴,其中一個正好被撲倒在辛酒前方。

女生喉管被咬斷一半,還沒來得及發出求救就沒了呼吸,鮮血瞬間染紅了灰色的地面。

周圍不斷響起驚呼聲,大家躲着異變的同學,推攘間辛酒被絆倒在地,膝蓋上瞬間就滲出血珠,血腥味更加刺激了怪物。

突變不斷發生着,她左躲右閃踉踉蹌蹌間跑到了大學生活動中心門口,一眼就看到男主正準備進門。

她當機立斷:「李新亭!」

男生回頭,好在他沒有置之不理,李新亭大步朝她邁過來,長腿很快就下了台階,「走,先進去。」他握住她的手臂,扶着她快速往門口跑。

見狀,旁邊一部分同學也選擇一起進入會堂,大部分人仍然想先回家。

「活動中心裏面沒有怪物嗎?」她緊張地問他,原文是個大長篇,一開始在學校的部分她已經記不太清了,但是男主最初好像是在食堂來着。

「近幾天活動中心重新裝修好,今天才開始使用,上午沒有活動,一直都關着門,我作為社團聯合部的部長,有大門的鑰匙。」他淡淡解釋。

辛酒鬆了口氣。

一行人關好門,也顧不上儀態了,直接席地坐下,紛紛討論外面那些怪物。

李新亭把她扶到社團聯合部活動辦公室坐下,到柜子里拿了水和小型醫藥箱。

「喝口水休息一下。」他找出碘伏和繃帶,替她清理膝蓋傷口上的細小塵土。

辛酒心情複雜地喝着水,踟躕了一會兒,還是問道:「你為什麼幫我啊?」

扶她進來已經讓人意外,何況還這麼細緻地替她處理傷口,實在不像是原文里性格殺伐果斷的大佬男主,難不成,她還真是他的白月光?

「你以前也幫過我,就當報恩了。」他在她膝蓋上貼好繃帶,把藥物放好。

辛酒滿臉疑惑,「可我不記得幫過你什麼。」

「你平等看待我的目光,就是對我的幫助了。」

他語氣平靜,可細細想來,連目光都能算作幫助,可見他從前被欺辱得有多慘。

辛酒沒話說了,他現在已經不需要別人的憐憫,李家還不知道,這個向來被他們視作污點的私生子私底下是黑道那邊聲名煊赫的白先生,而且未來在末世,更是他們惹不起的大人物。

「我們趕快把能用的東西集中整理出來吧,我有預感,這一次真正的災難要來了。」她不敢直接說喪屍末日,但以男主的聰明,肯定會做出防範。

「嗯,我去說服外面的同學。」他神情正常,然而背過身後,眸色卻漸漸深了起來。

她一定知道什麼,說不定也是跟他一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