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是你拋棄我,我覺醒雙異能你哭啥? 第2章_密子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碧藍色大海上,白色的海鷗四處飛旋,帶着咸腥味的海風攪動着或深或淺的海水,盪開一圈圈大小不一的金光水痕。

淺金色的沙灘上,辛酒躺在遮陽傘下,吸了一口手裡的椰子汁,皺眉看着一望無際的神秘大海。

「唉。」她又嘆了一口氣。

誰能想到,昨天晚上她還是一名車禍身亡的大學生,今天就成了遠走他鄉的豪門嫡出大小姐。

好吧,如果是做嫡出大小姐的話,她還是挺開心的,雖然被親爹和繼母逼着在國外生活,可是架不住她有錢啊。

但不幸的是,這是一個末日世界,眼下和平美麗的景色很快就會被嘶吼咆哮的怪物所取代,而她也死在這場災難之下。

「大小姐,機票和行李都已經準備好了,您確定今年要回國過暑假嗎?」這棟海邊別墅的管家走過來詢問。

「嗯,什麼時候的票?」

開玩笑,馬上就世界末日了,到時候哪裡還有學上,何況國外的秩序崩塌得更快,而且她雖然繼承了原主的記憶,但自己從小到大一直都沒出過國,還是國內讓她更有安全感。

「下午一點,您用過午餐就可以出發。」管家尊敬道。

辛酒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我回國後給你們放假,你們自己隨意安排。」

這些傭人的照顧還挺周到的,她會給他們多發兩倍工資,至於末日的事,只能委婉提醒他們多準備點常用物資,少出門。她不是聖母,自己都尚且保護不了,更沒有能力保護其他人。

吃完大廚精心烹飪的午餐,她穿了一條非常顯膚色的寶藍色緞面弔帶長裙,戴着度假風編織漁夫帽和黑色墨鏡,登上回國的飛機。

末日一個星期後就會降臨,現在不穿漂亮裙子以後就更沒機會穿了。

十個小時後,她踏上記憶中熟悉的土地,寧城現在正是上午九點,她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回國的消息。

原身是辛家嫡系的大小姐,母親在她幼年時因癌症去世,半年之後,父親娶了趙家的二小姐為繼妻,不久後生下她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辛瑢和辛越。

一開始辛老爺子還在時,沒有人敢輕視她,可高二那年,辛老爺子去世,她就開始被明裡暗裡排擠,偏偏繼母和繼妹都慣會做戲,外人只當她性格嬌縱,於是最後她不堪忍受,主動去國外讀書,這一去就再也沒能回來。

辛酒無視路人偶爾投來的目光,打了輛車回辛爺爺送給她的別墅。

別墅一直有人定期清掃,哪怕久不住人,也一塵不染,她脫掉鞋子,提着小行李箱進門,其他大部分物品昨天傍晚經國際快遞送到了別墅,由管家請人整理過了,冰箱里也放了一些常見食品。

她拿了瓶礦泉水喝了幾口,四處逛了下了解這棟房子的格局,然後準備出門囤物資。

她穿過來時短暫擁有過一個穿越必備的系統,系統讓她接收了原主記憶,並告訴她原主在原文里的結局,離開前贈送了她一條簡易的空間道具,也就是她手腕上這條銀色的水晶手鏈。

空間不大,也就二十個平方,簡單來說,能裝但不多,這就意味着她沒辦法像末世文里那些擁有空間的女主一樣大裝特裝,一些東西只能先存放在別墅里,好在別墅空間足夠大。

在超市進行大額購買肯定引人注目,所以她直接找批發商進行批發採購,把提前寫好的清單交給經理,又付了一筆不菲的定金和傭金,通過這樣的方式跑了好幾家批發市場,連午飯都沒時間吃。

晚上八點,她拖着疲憊又飢餓的身體回到別墅,先點了個外賣,然後去浴室泡澡,收拾完之後,外賣差不多也到了,她在睡裙外套了件襯衫,濕發用干發帽包起,趿着拖鞋看快遞小哥給她發的消息。

「我這腦子,忘了外賣進不來。」她敲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只好多走幾分鐘出去拿飯。

這一片都是寧城城北的高級別墅區,區內設施完整優良,做成鈴蘭花的路燈早早亮起,她邊逛購物網站邊往區大門走,還好她住的那一棟別墅離區大門不是很遠。

在網站上加購了一大堆四季服飾和女性用品,她又開始看露營登山的裝備,沒留意到路口出現的人,撞上一個結實的肩膀。

「嘶,對不起啊。」她連忙抬頭道歉,又短暫愣住,肩膀的主人實在生了一張昳麗的好容貌,眉深而密,鼻樑高挺,狹長的桃花眼看着她,帶來獨屬於上位者的壓力。

目光里的壓力消失,那人跟身旁像是助手的人說了一句什麼,這個路口很快就剩下他們兩個。

「你什麼時候回的國?」聲音低沉悅耳,自帶荷爾蒙。

她頓住,眼神裡帶上幾分疑惑,仔細在原主的記憶里想了好幾遍,最終也沒想起來這個極品帥哥是誰。

「李新亭。」他主動報上姓名。

這下辛酒心裏更是震驚,搞半天原來這就是男主?!

《末日征途》的男主李新亭,覺醒稀有的雙系異能,報復從小欺辱他的家族,解決背叛的隊友,一路打怪升級,建立人類最安全的朝陽基地,期間拒絕了無數投懷送抱的紅粉佳人,直到結局都還是單身。

想到這裡,她忽然就回憶起自己在書里的定位,真不怪她忘性大,實則是原身在這本百萬長篇小說里就是個兩三句話帶過的路人甲!

提起她,無非就是「辛家那個驕縱的大小姐」「估計是死在國外了」「聽說她是李先生的白月光」。

對於最後一句話,她其實不太確定,按原文的意思,李新亭作為私生子從來都不被豪門圈接納,只有原主看他的目光不像異類,然而兩人總共就見過兩次,白月光什麼的,似乎有點過譽了?

隨便吧,管他真白月光還是假白月光,現在這可是男主的大腿啊,不抱白不抱!

李新亭見她久久不語,眉間微皺,又問了一句:「辛酒?」

「啊!我今天上午到的寧城,剛回來。」她反應過來,連忙回話。

「好,我還有點事,之後見。」他微微點頭。

辛酒也揮了兩下手,「嗯,我去拿外賣了。」

看着她離開的背影,女生用的青檸味沐浴露的香味還未散去,李新亭眸色深了兩分,他沒想到能在這個時候遇見她,也沒想到自己經歷過浴血奮戰的十年末世之後,還能一眼認出她來。

「幫我查一下辛酒在國外的生活。」他給助理打了電話。

他的確感恩於她對自己的友善,原本也打算隱晦地提醒在國外生活的她注意安全,可如今兩人在這裡相遇,也不知是不是他帶來的蝴蝶效應。

辛酒還不知道男主已經開始調查她,拿到外賣就馬不停蹄往別墅趕,這一來一回澡白洗了,她先安撫好叫囂的胃部,又去沖了個澡,吹乾頭髮繼續窩在沙發上購物。

「唉,藥品不好大肆採購,辛家也不是做醫藥生意的,只能多去兩家藥店了,買一些常用藥應該不是問題。」

她看着卡里的餘額,無論多少次,見到這個數字她都很開心,如果沒有末世就好了,她完全可以憑藉著辛爺爺給她的財產混吃等死。

七月五日,距離末日爆發還有三天。

辛酒這段時間努力買齊了生活用品和醫療用品,她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武器,拿出手機仔細搜索聯繫人,終於讓她在微信好友里發現了一個叫鄒質的人,沒記錯的話,他是鄒家二房的小兒子,跟她一樣大,在鄒家不算受寵,但鄒家是軍人世家,肯定有渠道。

還有三天末日就來了,她也顧不了那麼多,給鄒質發消息:「你好,我是辛酒,我剛回國,有點事情想問問你,請問你最近方便嗎?」

鄒質這個時候正在宿舍為後天的期末考試抱佛腳,聽見微信消息的提示音,拿起手機一看,愣了好一會兒才敢相信他沒看錯,「卧槽,辛酒居然聯繫我了?!」

在他們那個圈子裡,雖然他家不從商,可與一些人家裡有姻親,倒也認識辛家的大小姐,並且在一次宴會上加到了她的微信,辛酒在圈內的名聲並不算很好,可她也是圈裡公認的美人,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聯繫自己。

他立馬打字回復:「我明天就有空,你知道寧城大學吧?不然我們明天中午校門口見?我請你吃飯。」

對面很快回了消息:「你們現在是不是期末了呀,就不耽誤你複習了,我們直接在學校里吃吧,還沒試過寧城大學的食堂呢。」

鄒質一想也是,期末考試如果掛科的話他下學期就別想要生活費了,本來堅持不了從軍就不受家裡待見,要是還掛科,他爸媽得抽死他。

「好,一食堂味道也還行,明天帶你去試試。」

辛酒回了一個表情包,收起手機,終於短暫地放了心。

七月六日。

辛酒吃完早餐,簽收完幾個已經到了的快遞,請物業幫忙抬到屋內,又進行了一番歸置。

看着時間已經到了九點,她洗了澡,給自己畫了一個青春靚麗的素顏妝,這具身體的長相跟她完全相同,連鼻尖棕色的小痣都一模一樣,有時候她真的懷疑原主是不是平行時空里的自己。

她是標準的清純類美人,小巧流暢的鵝蛋臉,唇不點而紅,有挺翹的鼻和傳統的鳳眼,鼻尖的小痣給她增添了一抹魅色,琉璃色的瞳孔更添兩分仙氣,額頭飽滿,後腦圓潤,個子也高挑有致,豐胸細腰,一雙腿纖直光滑,從小就是人群中的焦點人物。

換上一條白色絲質半袖v領連衣裙,裙擺墜落在膝蓋上方,黑色的長髮配合淺綠色髮帶梳成一條蠍子辮垂在身後,再配上一雙銀色的系帶低跟涼鞋,在鏡子前轉了一圈,非常完美,她拿着包開車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