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是你拋棄我,我覺醒雙異能你哭啥?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沒過多久,所有人再次聚集在客廳。

這個時候,信號已經徹底消失了,手機右上角只剩下一個灰色的叉。

「城北有一處研究所,三天後,我們去那裡的種子庫。」李新亭淡淡把之後的安排說了一下。

上輩子他一開始並沒有記起種子庫的事,還是後來朝陽基地建立之後,生存者小隊去各大城市尋找還能使用的種子,最後找到了這個寧城的種子庫。

可惜時間太久,人類慌張離開後研究所發生過一次爆炸,大部分種子已經沒有了萌芽能力。

種子是未來基地重建不可缺少的東西,他得將東西拿到手。

他又從賀寧那裡得知了何瑛瑛小隊的信息,何瑛瑛是核心成員之一,末日一開始,李新亭就給她下達了收集汽油的任務,按時間三天後她就會帶人過來跟主隊匯合。

「好了,散會吧。」他視線移到辛酒身上,「跟我去健身房。」

她從沙發上起身上樓。

李新亭把外套脫下,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露出漂亮的肌肉線條。

「來,用你能想到的所有方式攻擊我。」他兩手支在腰上,看着她。

辛酒握緊拳頭,全力朝着他揮過去。

被意料之中地躲過,她不斷揮拳,踢腿,李新亭甚至都還沒出手,她根本打不到他。

她眼裡一狠,在他躲開她揮向腰間的手臂時硬生生轉變方向,扯住他背心的下擺,借力往他身上一跳,然後抬腿企圖攻擊男人最柔弱的下三路。

然而腿剛抬起就被壓制住,兩隻手腕也被他擒住反壓在背後,她使力動了兩下,沒辦法掙脫出來。

「我輸了。」她開口。

「時機抓的不錯,但是力氣太小,速度太慢,假動作也很生硬。」

他鬆開她,走到旁邊拿了兩個小型啞鈴,「先練力量吧,配合深蹲每天五十組,現在開始。」

辛酒接過,老老實實按照他的要求開始鍛煉。

「腰打直。」

「腹部收緊發力。」

「腿穩住別抖……」

辛酒做完五十組訓練,只覺得累到靈魂都要出竅了,她眼前的東西都在冒着虛影,原本收拾得乾淨清爽的她再度渾身濕透,灰色的衛衣上染了大片深色。

李新亭也打完兩遍拳,他拿了條毛巾遞給她,又帶着她拉伸了一下用盡全力的肌肉,「先休息十分鐘,然後教你一些基本的用刀招式。」

辛酒已經沒力氣說話,累到閉着眼睛直接往地上一躺,這個日子可真是太難過了。

十分鐘很快就過去,她用意志力撐着從地上爬起來,開始一招一式跟着他學。

期間兩人的晚餐都是在健身房裡吃的,辛酒兩輩子都沒一頓飯吃過這麼多東西,她這會兒餓的能吃下一頭牛。

夜晚九點,李新亭終於宣布今天的訓練到此結束。

她重重呼出一口氣,連看都不想看他,胡亂點了兩下頭遊魂一樣往外走。沒辦法,一見到他就覺得自己全身的肌肉更痛了。

「這邊。」他在她即將走錯房間時把人抓住。

「嗯嗯,明天見。」她一進屋就關了門,直接往浴室里走,傍晚那會兒就已經斷電了,但現在熱水器里還有之前燒好的水。

行屍走肉般快速洗完澡,她倒在床上睡死過去。

第二天一早,樓下餐廳。

「老大,辛酒還沒下來。」阿良問了一句坐在主位的人。

六個人都已經在座位上坐好,前面放着大成準備的早餐,只有一個位子空着。

「不用管她,我們先吃。」李新亭語氣平靜,率先叉起三明治。

幾人快吃完時,辛酒穿了一身短袖短褲出現在餐廳,頭髮胡亂披着。

「早。」她下意識打了個招呼,在空位上坐下開始吃早餐。

「吃完半個小時後跟我一起慢跑。」

她熟悉的聲音又響起來。

「嗯。」辛酒大口咬着三明治,嘴巴鼓起來,眼神還有些恍惚。

三天時間就在這樣高強度的訓練中度過,這日一早,辛酒藉著鬧鐘再次從被窩裡坐了起來,她現在的腦子至少比三天前清醒了很多。

洗漱完,她換了一身方便行動的衣服,長發拿皮筋綁在腦後,照例去一樓吃早飯。

剛進餐廳,就看見桌邊多出一位外表非常可愛的女生。

這應該是書中朝暮小隊裏面的副手何瑛瑛,外表軟萌卻有着一口御姐音,性格颯氣爽快,前期一直喜歡男主,後面才明白那不是愛而是崇拜。

「你好。」辛酒看書的時候還挺喜歡她的,當下就笑着跟她打招呼。

「辛酒對嗎?我是何瑛瑛,前面執行老大布置的任務去了。」女生也點點頭。

「先吃飯,中午出發去研究所。」李新亭開口打斷了兩人繼續交流的可能。

辛酒於是不再聊天,抓緊時間吃早餐,上午估計還得跟着他訓練。

「今天先到這裡,半個小時後書房開會,你收拾一下就過來。」

上午十點半,練完一套刀法後,李新亭開口。

「哦哦好,我馬上回去沖個澡。」辛酒現在一天要洗兩次,別墅里開了發電機,一直有燒好的熱水。

她也知道了目前幾個人的異能,賀寧是力量系,阿良是雷系,老徐和大成是土系,話最少的剛子是金系,何瑛瑛的話,書里說過她是水系,還有一個還沒歸隊的空間系吳昶,總體來看,小隊屬性還挺齊全。

書房內,賀寧幾人提前十分鐘到了。

「辛酒是老大在李家那邊認識的人嗎?」

何瑛瑛問他們幾個,她在招募組織三年,還真沒見過李新亭真實地對一個女人這麼溫和。

他們幾個心腹都知道所謂白先生的真實身份。

「我猜是的,老大末日之前有一天突然讓我私下裡查辛酒小姐在國外的生活,當時我還以為他要跟辛家有什麼合作呢。」

老徐是個健談的,這件事李新亭也沒讓他保密,這幾個又都是自己人,說出來也沒關係。

大成還有些八卦:「何姐,你不知道,那天看見老大帶着一個女生過來我們都驚呆了,而且老大脖子上還有一個特別顯眼的咬痕。」

何瑛瑛聽到這話眼裡暗了一瞬:「哦?看來他們關係不一般。」

「這幾天老大親自帶着她訓練,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扯上關係的。」阿良也心裏痒痒。

「辛酒沒覺醒異能嗎?」她眯着眼睛問。

賀寧這個時候開口了,「她目前沒有異能。不管是什麼關係,既然先生親口承認了她,她就是我們朝暮小隊的一員了。」

「知道,我就是很好奇。」何瑛瑛露出一個可愛的微笑。

書房大門被推開,李新亭和辛酒先後走進來。

「這場暴雨之後,喪屍的力量明顯增強了,二級喪屍肯定也會多起來,一路上如果碰見的喪屍不多就解決他們,多的話就注意躲避,我們的目的是研究所,不要戀戰。」李新亭把從別墅去往研究所的路線標出來。

「吳昶應該快來了,等他一到我們就出發。」

吳昶是一個空間異能者,末日之前他正好去鄰市執行任務,只是當時李新亭沒料到喪屍會提前爆發。

眾人點頭,開始打包別墅里的東西,按計劃,他們將要離開寧城。

剛用完午飯,門口就傳來特殊的敲門聲,果然,是吳昶到了,他染着一頭金色中長發,有點流浪藝術家的氣質。

「老大。」他先向李新亭打招呼,期間看見辛酒雖有些疑惑卻沒多問。

李新亭點點頭,一行人各自上車準備離開,兩輛黑色的邁巴赫相繼駛離別墅。

辛酒觀察到路上的植物比來時高了很多,車外艷陽高照,一絲風都沒有,整個世界變得又熱又悶,好像在壓抑着什麼。

突然,一道長長的柳條甩在車窗上,發出沉悶的聲響,幸而玻璃密度高,只留下了一條非常淺的白色印子。

枝條轉而開始攻擊車子的輪胎,幾人只能被迫停車。

「變異植物!」辛酒驚訝,怎麼會,今天七月十一號,距離末日爆發也不過才五天,植物不是第二次暴雨後才變異的嗎?!

李新亭臉上也帶上幾分凝重,「這株柳樹應該剛變異不久,實力不強。」

「老大,我跟賀哥一起下車解決。」后座上的大成開口。

「行,速戰速決。」他點頭。

兩人拿着武器下車,剛打開車門就迎面撲上飛揚的柳條,大成開槍打在枝條上,表皮破裂,瞬間就流出帶着腥味的白色汁液,賀寧則飛速奔跑到柳樹樹榦旁邊,一刀劈下去,砍出半個缺口,變異柳樹被激怒,所有樹枝都揮舞着朝二人抽打過來。

大成槍法很准,又是幾槍打退那些樹枝,賀寧趁機加大力度沿着剛剛的口子再度揮動鋼刀。

「砰!」

柳樹幾乎被連腰斬斷,半倒在地上,狂亂的枝條終於漸漸沒了動靜,斷口中間出現一顆淺綠色的晶核。

賀寧取過,迅速跟大成一起回到車后座。

李新亭啟動發動機,這次沒有再受到阻礙。

「老大,這個晶核不知道是不是跟喪屍晶核有同樣的效果。」大成從賀寧手裡拿過晶核,舉起來仔細瞧了瞧,一道淺綠色的光芒在晶體中流動,也是因為這樣晶核的顏色才是綠色,看來真正起作用的是晶核中的神秘光束。

「已知喪屍晶核是白色的,作用是給異能升級,那綠色晶核說不定有別的作用,比如恢復精神力?畢竟異能者最重要的就是異能的使用問題了。」辛酒認真推測了一番。

書里是沒有綠色晶核的,二級至五級喪屍的晶核都是白色,區別只在於裏面光芒的多少,越濃郁等級就越高,六級喪屍晶核是淺紅色,七級喪屍王腦內則有一顆濃度非常高的深紅色晶核。

這又是這個世界出現的新變化。

「很有可能,等今天戰鬥結束後,正好用了試試。」李新亭同意了她的看法。

這一世有太多不同了,自他重生以來,就一直在發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