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碧藍色大海上,白色的海鷗四處飛旋,帶着咸腥味的海風攪動着或深或淺的海水,盪開一圈圈大小不一的金光水痕。

淺金色的沙灘上,辛酒躺在遮陽傘下,吸了一口手裡的椰子汁,皺眉看着一望無際的神秘大海。

「唉。」她又嘆了一口氣。

誰能想到,昨天晚上她還是一名車禍身亡的大學生,今天就成了遠走他鄉的豪門嫡出大小姐。

好吧,如果是做嫡出大小姐的話,她還是挺開心的,雖然被親爹和繼母逼着在國外生活,可是架不住她有錢啊。

但不幸的是,這是一個末日世界,眼下和平美麗的景色很快就會被嘶吼咆哮的怪物所取代,而她也死在這場災難之下。

「大小姐,機票和行李都已經準備好了,您確定今年要回國過暑假嗎?」這棟海邊別墅的管家走過來詢問。

「嗯,什麼時候的票?」

開玩笑,馬上就世界末日了,到時候哪裡還有學上,何況國外的秩序崩塌得更快,而且她雖然繼承了原主的記憶,但自己從小到大一直都沒出過國,還是國內讓她更有安全感。

「下午一點,您用過午餐就可以出發。」管家尊敬道。

辛酒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我回國後給你們放假,你們自己隨意安排。」

這些傭人的照顧還挺周到的,她會給他們多發兩倍工資,至於末日的事,只能委婉提醒他們多準備點常用物資,少出門。她不是聖母,自己都尚且保護不了,更沒有能力保護其他人。

吃完大廚精心烹飪的午餐,她穿了一條非常顯膚色的寶藍色緞面弔帶長裙,戴着度假風編織漁夫帽和黑色墨鏡,登上回國的飛機。

末日一個星期後就會降臨,現在不穿漂亮裙子以後就更沒機會穿了。

十個小時後,她踏上記憶中熟悉的土地,寧城現在正是上午九點,她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回國的消息。

原身是辛家嫡系的大小姐,母親在她幼年時因癌症去世,半年之後,父親娶了趙家的二小姐為繼妻,不久後生下她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辛瑢和辛越。

一開始辛老爺子還在時,沒有人敢輕視她,可高二那年,辛老爺子去世,她就開始被明裡暗裡排擠,偏偏繼母和繼妹都慣會做戲,外人只當她性格嬌縱,於是最後她不堪忍受,主動去國外讀書,這一去就再也沒能回來。

辛酒無視路人偶爾投來的目光,打了輛車回辛爺爺送給她的別墅。

別墅一直有人定期清掃,哪怕久不住人,也一塵不染,她脫掉鞋子,提着小行李箱進門,其他大部分物品昨天傍晚經國際快遞送到了別墅,由管家請人整理過了,冰箱里也放了一些常見食品。

她拿了瓶礦泉水喝了幾口,四處逛了下了解這棟房子的格局,然後準備出門囤物資。

她穿過來時短暫擁有過一個穿越必備的系統,系統讓她接收了原主記憶,並告訴她原主在原文里的結局,離開前贈送了她一條簡易的空間道具,也就是她手腕上這條銀色的水晶手鏈。

空間不大,也就二十個平方,簡單來說,能裝但不多,這就意味着她沒辦法像末世文里那些擁有空間的女主一樣大裝特裝,一些東西只能先存放在別墅里,好在別墅空間足夠大。

在超市進行大額購買肯定引人注目,所以她直接找批發商進行批發採購,把提前寫好的清單交給經理,又付了一筆不菲的定金和傭金,通過這樣的方式跑了好幾家批發市場,連午飯都沒時間吃。

晚上八點,她拖着疲憊又飢餓的身體回到別墅,先點了個外賣,然後去浴室泡澡,收拾完之後,外賣差不多也到了,她在睡裙外套了件襯衫,濕發用干發帽包起,趿着拖鞋看快遞小哥給她發的消息。

「我這腦子,忘了外賣進不來。」她敲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只好多走幾分鐘出去拿飯。

這一片都是寧城城北的高級別墅區,區內設施完整優良,做成鈴蘭花的路燈早早亮起,她邊逛購物網站邊往區大門走,還好她住的那一棟別墅離區大門不是很遠。

在網站上加購了一大堆四季服飾和女性用品,她又開始看露營登山的裝備,沒留意到路口出現的人,撞上一個結實的肩膀。

「嘶,對不起啊。」她連忙抬頭道歉,又短暫愣住,肩膀的主人實在生了一張昳麗的好容貌,眉深而密,鼻樑高挺,狹長的桃花眼看着她,帶來獨屬於上位者的壓力。

目光里的壓力消失,那人跟身旁像是助手的人說了一句什麼,這個路口很快就剩下他們兩個。

「你什麼時候回的國?」聲音低沉悅耳,自帶荷爾蒙。

她頓住,眼神裡帶上幾分疑惑,仔細在原主的記憶里想了好幾遍,最終也沒想起來這個極品帥哥是誰。

「李新亭。」他主動報上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