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告別老者,葉寒就離開了小房間。

隨後他再次找到之前的那個少女。

「道友可是有什麼需求?」

「我打算買點東西。」

「可以的,不知道道友想要買什麼?我望月閣不管是靈器,還是丹藥又或者其他的,都應有盡有。」

「呃,那就麻煩你了。」

隨後在少女的帶領之下,葉寒購買了不少的東西。

像什麼符篆,靈器,功法,靈藥等等,都買了一些。

不得不說,這望月閣的品質是真的不錯,不過相對的價格也是要高上不少。

經過這一系列的購買,他的靈石就只剩下三百來塊了。

這讓葉寒心痛不已。

不過他也明白,這些東西是必須要的。

「劉大師呢,我要見劉大師。」

就在這時,一道嘈雜聲響起。

只見望月閣入口處,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漢焦急的大吼,在他的旁邊,數十名望月閣的夥計,死死的攔着。

「是他?」

葉寒微微一愣,這人正是之前在坊市遇到過的林昊。

只是此時的他雙眼通紅,臉色蒼白,身上還遍布着血跡。

一看就知道不久前經歷了一場大戰。

「他怎麼….」葉寒疑惑的問道。

「哎!」

一旁的少女嘆息一聲:「道友有所不知啊,這人也是一個可憐人啊。」

「可憐人?」

「嗯,之前他的妻子在凶獸山脈被被兇手襲擊,深重劇毒,為了給他妻子解毒,他已經將這些年的家當全部花光了,奈何只能維持他妻子的生命,他來這裡已經好幾次了,就是想讓劉丹師給他一顆解毒丹,但是解毒丹何其珍貴,以他現在的情況,根本就買不起啊。」

「還真是一個痴情人。」

葉寒點點頭。

修真世界,殘酷無比,也非常的現實。

像林昊這種情況,很多人都會選擇放棄,但是他並沒有放棄,反而不顧一切的想要救治自己的妻子。

這份心….

「混賬,這裡豈是你能大呼小叫的地方?」

就在這時,一道怒喝聲響起,只見一名黑衣老者從裏面走了出來。

他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林昊。

一股強悍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震的林昊不斷的後退。

「築基境強者!」

葉寒眉頭微皺。

這人的修為最少都是築基境。

「識相的趕緊滾開,不然不要怪我無情了。」老者再次怒吼一聲,頓時林昊的身體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多謝前輩手下留情。」

林昊費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隨後轉身離開。

「哎!」

看着他那蕭瑟的背影,葉寒心裏也是嘆息一聲。

在這個世界,沒錢,沒權,沒有修為,沒有人會看的起你。

「這次就多謝你了,我也該離開了。」

告別少女之後,葉寒也離開了。

…….

走出望月閣,葉寒並沒有就此回去,而是來到了一條街道上。

此時在他不遠處。

林昊臉色蒼白,宛如行屍走肉一般。

和周圍繁華的景象,形成鮮明的對比。

「道友留步!」

葉寒說了一句,隨後連忙走了過去。

「有事?」

林昊眉頭一皺,疑惑的看着他。

「我有筆買賣想和道友商議一下,不知道友可有興趣?」

「沒興趣。」

林昊直接拒絕,再次向著前方走去。

這讓葉寒有點無語。

「那如果是關於你妻子的呢?」

「轟!」

話音落下,一股強大的氣勢從林昊的身上爆發而出,他轉過身來,眼睛死死的盯着葉寒:「你說什麼?」

「好強!」

葉寒驚訝不已。

這人不愧是遠近有名的散修啊,這氣勢最少都有練氣八層了吧。

「道友莫急,我們找個地方詳談如何?」葉寒微笑的說道。

「你….」

林昊眉頭緊皺,不過最終還是點點頭。

幾分鐘之後,兩人來到一家飯店。

葉寒點了幾個小菜一壺美酒。

「道友有事不防直說。」林昊開口說道。

「好吧。」

葉寒將杯中酒一口喝下,隨後看向林昊:「我知道你道侶的事,想必你現在最想要做的就是治好你妻子身上的毒吧。」

「你有解毒丹?」林昊激動的問道。

「呃…..」

葉寒搖搖頭:「解毒丹乃是三品丹藥,價格不菲,我自然是沒有的,不過,我有抑毒丹。」

「抑毒丹?」

林昊臉色有點失望。

抑毒丹只能抑制毒素,維持生命,而且之前為了幫妻子治療,已經花光了他這麼多年的積蓄,現在已經無力再購買了。

「謝謝,不過現在我已經買不起抑毒丹了。」

說完,林昊就打算離開了。

「道友留步,我並不是要賣給你。」

「不是賣給我?什麼意思?」林昊疑惑的看着葉寒。

「是這樣的,我是一名煉丹師,所以經常會有丹藥買賣,但是現在的局勢想必你也清楚,所以我需要一名保鏢,作為條件,我可以免費給你抑毒丹,如何?」

「保鏢?」

林昊驚訝的看着他,「你不怕我見利起意?」

「找你之前,我也是了解過你的一些情況的,而且我既然敢來找你,自然是有能對付你的手段,並且,一名煉丹師的實力,想必你應該清楚。如何,這個交易,你可願意?」葉寒笑着說道。

他這話倒不是吹牛逼的。

之前在望月閣購買的那些符篆。

就有幾張能夠轟殺築基八層修士的。

這才是他敢來找林昊的底氣。

「這….」

林昊眉頭緊皺。

確實,煉丹師背後的關係網,他自然是清楚的。

而且以一名煉丹師的財富,隨便買一些能夠對付練氣境的寶物,這根本不算什麼。

「好,我答應了。」林昊點點頭。

雖然不知道葉寒究竟打着什麼算盤,但是不管如何,這是目前唯一能就妻子的機會。

「很好。」

葉寒滿意的點點頭,隨後遞給他一張符篆:「這是我的傳信符,你拿着,等有事,我會傳訊給你,至於抑毒丹,我現在身上並沒有,三日之後,我再給你。」

「好!」

林昊爽快的點點頭。

隨後兩人吃了點東西之後,就各自離開了。

而葉寒也是回到了青陽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