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哎,又失敗了!」

大楚,烈陽山脈,一間破敗的房間內。

葉寒無奈的睜開雙眼,眼中滿是落寞之色。

這已經是他第三十八次突破失敗了。

二十年前,他穿越來到這個世界,本以為能夠和其他主角一般,拳打各路天驕,腳踩諸位大佬。

各種美女都圍着自己。

然而,理想很美好,現實卻很骨感。

二十年了,別說系統了,連戒指里的老爺爺也沒有遇到一個。

但是由於天賦太差,苦修二十年,才鍊氣二層境界。

最可悲的是,連那些最低等的修仙宗門都不要自己。

沒辦法,他只能成為一名苦逼的散修。

這麼多年來,他小心翼翼的生活,生怕不小心得罪了某個宗門弟子,一刀把自己砍了。

「老天爺啊,你是要玩死我嗎?」

葉寒無奈的仰天長嘯。

「砰!」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從門外響起。

這讓葉寒臉色更加憤怒了。

「誰啊!」

大喝一聲,他連忙走了出去。

「葉,葉道友!」

一道虛弱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緩緩爬了過來。

「侯道友?」

葉寒驚訝不已。

這人他認識,名侯城,和自己一樣,也是一名散修。

只是之前聽說他去尋找機緣去了。

怎麼現在….

「侯道友,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何人對你下如此毒手?」葉寒連忙問道。

「哎。」

候城嘆息一聲,「之前我去凶獸山脈尋找機緣,不曾想遇到了血靈宗的弟子,他們太霸道了,根本不把我們散修當人看啊。」

「血靈宗!」

聽到這三個字,葉寒臉色一變。

血靈宗乃是大楚三大宗門之一啊,實力強大無比。

而且由於宗門環境的原因,血靈宗弟子都非常的霸道,特別是對於向自己和候城這種散修,根本就沒有當人看,這些年死在他們手裡的散修不知道有多少。

之前葉寒看到這些人都是躲得遠遠的。

「噗!」

這時,候城忽然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越發的蒼白了。

「候道友,你怎麼樣了?」葉寒連忙說道。

「葉道友,我,我不行了,這麼多年來,你是我唯一信的過的人,我….我在青陽鎮還有一道侶,一個女兒,我,我希望你能替我照料一下她們,這,這我的報酬,求,求求你了。」

說完,候城再次一口鮮血噴出。

在他的手中,還握着一塊晶瑩剔透的石頭。

「哎!」

葉寒無奈的嘆息一聲。

候城是他五年前認識的。

生性善良,這些年對自己也還不錯。

現在既然找到自己….

「候道友放心,葉某一定竭盡全力!」

「那就多謝葉道友了。」

說完,候城眼睛一閉,生命氣息緩緩消失。

「修仙世界,弱肉強食,還真是殘酷啊。」

看着候城的屍體,葉寒心中滿是無奈。

在這個世界,沒有實力,沒有天賦,連生存都是一種奢望。

今天是候城,也許下一次就是自己了。

隨後葉寒將他的儲物袋給拿了過來,大手一揮,一團火焰出現,將候城的屍體燒成了灰。

「下品靈石五塊,一階符篆三張,兩顆凝氣散…..」

候城的儲物袋非常的可憐。

其實他早就想的到。

如果候城有那麼富有,也就不會冒險去凶獸山脈尋找什麼機緣了。

簡單的收拾一翻,葉寒就離開了。

……

青陽鎮。

乃是大楚帝國一個極其偏僻的小鎮。

按照之前候城給的地址,葉寒來到了一間普通的別苑外。

”鐺鐺鐺! ”

葉寒敲響了大門。

很快,一名二十五六歲的女子走了出來。

女子長得很美,標準的瓜子臉,雪白的肌膚無比的亮眼,一襲藍色長裙將她的那婀娜多姿的身姿展現的淋漓盡致。

特別是胸前,那兩個….

簡直…..

「卧槽,這是候城的道侶?」葉寒驚訝無比。

說實話,認識候城五年,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的道侶,居然這麼漂亮?

這就讓他有點想不通了。

有這麼漂亮的道侶,不在家裡享受生活,非要去凶獸山脈尋找機緣,這些好了,人嘎了,以後道侶也是別人的了,女兒也是別人的了。

「你是?」看到葉寒,女子疑惑的問道。

「咳咳,那什麼,請問這裡是候城的家嗎?你別誤會,我是候城的朋友,這次來,是受候道友所託的。」葉寒輕咳一聲說道。

「夫君?」

女子這次鬆了一口氣,隨後點點頭:「我是他的妻子媚娘,不知夫君有什麼事委託你來找我?」

「哎,是這樣的,候道友之前去凶獸山脈尋找機緣,不曾想遇到了血靈宗的弟子…..」

葉寒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撲通!

聽完,李媚娘臉色蒼白的坐在地上。

「你沒事吧?」葉寒連忙扶起她。

「沒,沒事!」李媚娘搖搖頭,眼中的淚水不斷的打轉。

「哎,節哀順便吧,你們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可以儘管開口,我會儘力幫忙的。」

「謝謝!」

女子點點頭,隨後接過候辰的骨灰,緩緩走了進去。

「哎!」

看着她的樣子,葉寒不由的再次嘆息一聲。

人死如燈滅。

隨後李媚娘簡單的為侯城辦了一個喪事。

接下來的幾天。

葉寒都是留在侯城的家裡,期間還遇到幾個不長眼的傢伙,覬覦李媚娘的美貌,想要來個未亡人那啥的。

不過都被葉寒輕易的解決了。

雖然他僅僅只是練氣二層巔峰。

但是這青陽鎮只是一個偏僻城鎮,連修鍊者都沒有。

那些人自然不是他的對手了。

這天夜晚,葉寒正在房間里修鍊。

篤篤篤…

一陣敲門聲響起。

只見一個三四歲的小姑娘走了進來,正是侯城的女兒「候靈」。

「叔叔,我娘親讓我來叫你。」小丫頭奶聲奶氣的說道。

「哦?」

葉寒微微一愣,這深更半夜的,她叫自己幹嘛?

「我知道了!」

說完,葉寒離開了房間。

很快,他就來到了靈堂。

此時的李媚娘一身白衣,貌美的容顏,婀娜的身姿,加上這衣服,居然別有一番風味,看的葉寒都有點….

「葉寒,你他媽的想什麼呢,這可是你朋友的女人,你怎麼能有想法呢,你太不是東西了。」葉寒心裏連忙大叫一聲,不過還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

「真大….」

恢復一下情緒,葉寒緩緩走了過去。

「仙師!」

看到葉寒的到來,李媚娘起身行了一禮。

這幾天,她也知道了葉寒是一名修鍊者。

「不必多禮。」

葉寒擺擺手,隨後說道:「我聽小靈說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然而…

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

李媚娘忽然緩緩來到他的身前。

右手輕輕一解。

身上的衣服瞬間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