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這些都是abc靈石左右的,道友可以自行挑選。」

「這些都是嗎?」

葉寒點點頭,隨後目光看向那些靈獸。

每一隻都散發著強悍的氣息。

說實話,這些靈獸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而現在….

「咦!」

就在這時,葉寒目光看向一隻金色的貓,在他的身後長着兩條毛茸茸的尾巴。

「哦,這是二尾靈貓,速度極快,擅長偷襲,哪怕一般的築基五層修士,也可以將其擊殺。」中年男子解釋道。

「二尾靈貓嗎?」

葉寒眼睛一亮。

二尾靈貓他自然是知道的,傳聞這種靈獸體內流淌着上古凶獸『九尾天貓』的血脈。

那可是能夠媲美人類大乘境的超級靈獸啊。

「就它了。」葉寒開口說道。

「那就恭喜道友了。」

男子臉色大喜,連忙拿出一張玉符。

「這是這靈貓的契約,只要掌控着契約,它就永遠無法背叛你了,你讓它做什麼,它就會做什麼的。」

「嗯!」

葉寒點點頭。

有了它,哪怕遇到築基境的強者,自己也不懼了。

隨後交了abc兩百塊下品靈石,葉寒就帶着靈貓離開了。

一路上,林昊都是靜靜的跟在身後。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來到了之前見面的地方。

葉寒從儲物袋中拿出幾十塊靈石,遞給林昊。

「這….」

林昊震驚不已。

「你的情況,我也清楚,這些靈石你就收下,給你妻子買點東西,以後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少去凶獸山脈,安全第一明白嗎?」

”我…. ”

看着眼前的葉寒,林昊渾身一震。

隨後感激的點點頭:「謝謝,你的恩情,我一定銘記於心,以後….」

「好了,大男人婆婆媽媽的幹嘛,以後還有很多事要麻煩你呢。」

「嗯。」

林昊重重的點點頭,心裏滿是感激。

隨後葉寒兩人就離開了。

接下來的時間,葉寒又恢復了往常的生活。

煉丹,修鍊,和李媚娘探討人生。

每過十天,他都會帶着林昊前往萬象城,將丹藥交給望月閣,同樣的,他的靈石也是越來越多了。

不知不覺,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這天。

葉寒盤膝坐地,在他的周身,一道道藍色的光芒環繞。

「波!」

幾分鐘之後,一道細微的聲音在他的體內響起。

「練氣六層了。」葉寒欣喜的睜開雙眼。

在這兩個月努力的修鍊以及丹藥的輔助之下,他的修為終於達到了練氣六層。

而且期間,之前從望月閣購買的那些功法,也都是修鍊的差不多了。

現在他的,毫不誇張的講。

憑藉著這些功法以及靈器,就算是遇到普通的練氣八層修士,也能一戰了。

要是加上二尾靈貓的話,那麼就算是築基境,也不是不能一戰。

「不錯。」

葉寒滿意的點點頭。

隨後緩緩站起身來。

「葉大哥!」

看到葉寒出來,李媚娘連忙跑了過來,在她的懷中,還有一隻可愛的小貓。

正是那二尾靈貓。

從帶它回來之後,就是媚娘一隻照料着它,所以它和李媚娘的關係倒是不錯。

「嗯。」

葉寒微笑的看了她一眼,隨後問道:「這幾天沒有什麼事吧。」

「沒有啊,一切都很正常啊。」

李媚娘疑惑的搖搖頭。

「沒事就好。」

葉寒拍了拍她的肩膀。

這段時間,隨着靈礦的爭奪,大楚三大宗門的關係也是越來越緊張了,期間更是爆發了多次戰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死在了這場爭鬥之中。

甚至有幾個凡人城鎮都被戰鬥波及了。

「哦,對了,之前有人找你,不過我看你在忙,就沒有打擾你,讓他先離開了。」這時,李媚娘開口說道。

「有人找我?」

葉寒微微一愣。

自己在這裡的消息,並沒有幾個人知道,怎麼會有人找自己呢?

「是什麼人?」

「呃,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大漢,哦,他還抱着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子,看他的樣子似乎挺着急的。」

「林昊?」

葉寒眉頭微微一皺。

這人不就是林昊嗎?

他為何會來找自己?

而且還把他道侶帶來了?

「他現在在哪?」

「他說等你有空,可以去城南的旅館找他,應該還在旅館吧。」

「我出去一趟,你留在家裡。」

說完,葉寒就離開了。

沒多久,他就來到了城南的旅館內。

在這裡,他看到了林昊,以及他的道侶。

不得不說,他的道侶倒是長的很漂亮,該凹的凹,該凸的凸,特別是那蒼白的小臉,有種別樣的變態之美。

「大人!」

看到葉寒,林昊連忙站了起來。

「不用多禮。」

葉寒擺擺手,隨後說道:「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我….」

林昊臉色一凝,隨後點點頭:「有人在凶獸山脈發現了血靈芝。」

「血靈芝?」

葉寒驚訝不已。

血靈芝乃是四品靈藥,無比的珍貴,現在市場上的價格,最少都能賣到數十萬下品靈石。

而且還是供不應求。

「你想去凶獸山脈?」葉寒臉色凝重的看着他。

「不錯,只要獲得血靈芝,我就能購買解毒丹了,小雪就不用再受病毒之苦了。」林昊點點頭,眼中滿是堅定之色。

「可是血靈芝何其的珍貴,先不說有沒有守護靈獸,就算沒有,那萬一被其他修士發現,那恐怕…..」

「我知道!」

林昊打斷了葉寒的話。

「所以這次來,我是想擺脫你幫我照料一下小雪,萬一,萬一我要是回不來的話,我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她是一個好女孩,不該受這樣的苦。」

「這…..」

葉寒臉色有點難看。

林昊的性格他很清楚,但是…..

「大人,你是我唯一信的過的人,除了你,我不知道該找誰幫忙,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如果我能回來的話,以後當牛做馬,我一定報答你的恩情。」

說著林昊雙腿一彎,跪在了葉寒的身前。

「你快起來。」

葉寒連忙將他扶了起來。

隨後嘆息一聲:「好吧,我答應你。」

說著他從身上掏出幾張符篆,這些都是他之前買來保命用的。

「這些你拿着,遇到危險,千萬不要意氣用事,安全才是第一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