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眾人僵在了原地,白小姐這是要跟閆老太太的人對上了?

誰曾想周長平並沒有多說什麼,像是已經習以為常般點點頭,「是,白小姐,我會囑咐好家裡的人。」

白念念嬌氣頷首,抬腳上了面前的汽車。

沒有多餘的氣味,座椅靠背上鋪好的軟墊很舒服,小桌板暫時收起在面前,空調溫度也適宜。

她挨個檢閱着,司機額上不由滲出了些許冷汗,他總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上學時期。

嚴苛的老師正挨個核對着他的作業,一有不對就要用教鞭抽他手心懲罰。

白念念巡視一圈,勉強算是敲上了合格的章,她點點頭,「走吧,下次注意點,你們身上不要用味道比較重的香氛或者洗衣液,實在不行就找我拿我常用的款式,務必要跟我的喜好保持一致。」

司機一怔,白小姐說的,是他拼夕夕9.9一大包的洗衣液的味道?以後他竟然可以不再用這種劣質產品,而是用白小姐同款了?

靠!這是責備、懲罰嗎?這不是獎勵嗎?!

說完這話,白念念就合上眼,準備休息一會。

酒精中毒的後遺症還沒全部好全,她站了這麼久還是有點累。

周圍瞬間安靜下來,在小蘭和周管家坐穩後,車子緩緩往住宅而去。

行至半途,正打量着窗外世界的白念念眼尖的看到了一家書店。

「在那家尚品書屋停一下,我買點東西。」

白念念渾身透着慵懶勁,虛虛抬手指了指書店。

「好的。」

司機沒有多問,直接將車子停在了書店前。

小蘭趕忙下車打傘,攙着白念念下車,周管家快一步上前,替白念念推開了書店的大門。

書店內,不少正在看書的年輕少年少女聽到開門的聲響,下意識回頭看來。看到這個排場,皆是怔忪呆愣。

白念念從不在意別人驚艷的目光,畢竟前一世,她走到哪都時刻有這樣的目光伴隨。

她快步走到還在發愣的收銀員面前,「你好,有適合高中生的題卷嗎?所有相關的都給我來一份。」

不等收銀員回答,她又看向身後的周長平,「周管家,留一份聯繫方式,題卷有新上的全都送一份回宅子。」

周長平不明白少夫人這又是在作什麼妖,但他沒說什麼,只是按照她說的,付了錢,把這家書店裡所有適合高中生的題卷全都打包帶走了。

她滿意的看了眼書店工作人員抬上車子的兩大箱題卷冊題,又鑽回了車裡,繼續往家裡駛去。

白念念等人現在住的地方在照會區,位於S市四環,不算太靠近市中心的位置。

照會區風景優美,綠化園林格外多,是一個居住養老的好地方。

閆瑞池現在一直處於昏迷植物人的狀態,當初閆老太太直接做主讓他住到了這邊。

車輛緩緩停在了地庫,聽到車子的聲音,閆家眾多傭人頓時心中敲起了響鈴,飛快的擺弄着手裡的活計,生怕被挑出一絲不對來就要告別這個高薪的職位。

「這樣的日子真的是夠了!她好不容易生病消停了幾天,現在又要回來!」

跟在花匠金榮身後的學徒看到自己師傅仔細修剪着面前一株小葉女貞球,試圖將其修剪的更為圓潤,整個人有些憤憤不平。

如果不是那個女人作天作地,一天一個想法,他們也不至於每天上班跟走鋼絲似的。

「就沒見過這麼挑剔的僱主,女人就是事多。」

「也不知道閆先生什麼時候能醒過來,趕緊把這位閆少夫人趕出去吧,天天挑三揀四的,煩都煩死了。」

「不是我說,要是我以後找個對象是這種性格,我早就上手了。」

學徒撇着嘴,盯着車庫的方向,嘴裏不斷嘟噥着什麼。

金榮蹙眉看了自己學徒一眼,他的確是不喜白念念的性格,但好歹也是自己的僱主,不會在工作的時候多加抱怨。

倒是自己這個學徒,竟然是個會家暴的?看來他以後要好好注意一下了。

這人品不行,就算再有天賦也沒用。

「師傅,不是我說,你好歹也是拿了不少大獎的園藝師。要不是你兒子惹了人,也不會被開除。好不容易進了這閆家,現在卻要在這被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人指指點點,你可真不容易。」

學徒搖着頭,像是格外惋惜他的一腔抱負全都浪費了一般。

金榮嗤笑一聲,要不是他之前得了閆夫人的幫忙,擺脫了那幫跟他兒子不對付的神經病,他一家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至於現在的工作?雖說難是難了點,但好歹比給那些甲方公司工作要輕鬆的多。少夫人麻煩是麻煩了點,那能有甲方煩人嗎?怎麼就不容易了呢?

為閆少夫人工作,得不到讚賞固然是難受,但這也是他自己的選擇,怪不得旁人什麼。

但金榮並不多說什麼,在這種豪門家工作,多說多錯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白念念將手搭在小蘭伸出的手上,緩緩下了車。

剛從車庫進到屋裡,眼睛就差點被亮瞎。

剛剛車子行駛在外的時候,她遠遠地看過一眼這一處山莊,中式風的建築風格,看着格外舒心,那飛檐黛瓦,將東方美學展現的淋漓盡致。

木質的亭台不論聽雨煮茶還是酌酒賞月,都是不錯的選擇。水榭與假山融合,均透着風華靜雅之氣。

那迴廊,那窗欞…

仔細一瞧,不少地方還用了榫卯工藝,將古代與現代的建築技藝融合的恰到好處。

一看就是出自知名設計師之手,雅,大雅。

再一看這屋內的裝潢。

說的好聽些,那是富麗堂皇、金碧輝煌。

說的難聽一些,那是不倫不類,暴發戶都覺得用力過猛。

對上這麼一幕場景,她覺得自己眼睛都要瞎了。

她感覺自己好不容易舒適一些的腦袋又開始犯疼了。

白念念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掃了那些面帶惶恐卻儘力掩飾的傭人一眼,「家裡這些…金子全都拿去融了吧。這沙發椅子…換成BOCA DO LOBO的…算了,還是我自己下單吧…」

她現在是真的想念那幾位前世跟着自己的設計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