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穿成沖喜工具人後作精她鯊瘋了 第2章_密子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肺部的空氣逐漸稀薄,無數魚群圍繞在周邊伺機而動,像是在進行一場盛大的祭祀。

光亮緩緩消失,她墜入了永遠寧靜的海底。

意識消散的最後一秒,白念念擠壓出肺部最後一絲空氣,罵了一句,靠!總有刁民想害朕!

「嘩啦!」

一個不着片縷的少女猛地在浴缸中進行了一個仰卧起坐。

不知道是不是剛從水中爬起來的緣故,少女覺得自己像是脫了力一般,勉強一個仰卧起坐完,就失了力氣。

「這是哪裡?」

白念念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這個陌生的浴室,自己不是坐豪華游輪出遊遭歹人陷害推下海了嗎?

這是哪裡?難不成自己被救了?

等等?為什麼我身上一股酒味?不是在泡澡嗎?

鼻尖衝起一股濃烈的酒香味,搞得白念念以為自己要被發酵了一般。

她垂眸望向自己身下的浴缸,嗅了嗅,絲絲酒香中,夾雜着白檸檬和葡萄花蕾的芳香,這令人回味無窮的氣味。

是酩悅香檳?有品位…個頭啊!!

再有品位也不能拿香檳酒泡澡啊!!神經病啊!!

什麼身子軟綿綿的!這踏馬是酒精中毒了啊!!

白念念一氣之下,氣了一下。

她奮力伸出手去,妄圖抓住側邊的扶手從浴缸中爬起,卻再次因為無力倒了下去。

靠!不會好不容易被人救起,自己又要被酒淹死了吧?

白念念生無可戀的癱軟下去,身子再次緩緩往香檳中滑去。

「哐當!」

混亂中,不知道她的胳膊勾到了什麼,掉落在地上響起清脆的炸裂聲。

「少夫人!!」

白念念再次陷入了昏迷。

「你是說,我穿書了?」

白念念渾身無力的躺在高級VIP病房中。

一旁的傭人細心的叉起切好的蘋果往她嘴裏送來,白念念張開嘴叼住蘋果,慢慢咀嚼着,試圖壓下自己胃中不斷翻湧上來的噁心。

如果不看傭人那帶着懼意的眼神,倒也算是一幅美妙的畫面。

系統:「是的,這是一本名為《萬人迷假千金放肆寵》的小說,女主是白家假千金,從小被嬌養長大,即便後來被真千金百般陷害,也依舊熱情開朗、溫柔向上、端莊大方、得體穩重…」

「停停停,你先別誇了。」白念念揉了揉自己發脹的太陽穴,「這女主這麼厲害,我又有你這個金手指。那我一定是穿成了女主吧?」

哼,那倒也不錯,雖說換了個世界,自己以前那麼多錢財用不了了,但換個女主噹噹也不錯。

系統:「不,你穿成了陰鬱惡毒、不被任何人喜歡、上不了檯面、作天作地,最終被白家送去代替假千金給人沖喜的反派炮灰真千金。」

「哈?」

經過系統洋洋洒洒解釋了半天,白念念才明白過來。

因為原身性子偏激,在找回來之後不斷針對那位假千金,糟了自己親生父母的不喜,乾脆把她嫁出去給人沖喜了。

原身現在的老公閆瑞池,年紀輕輕穩坐亞洲首富,全球頂尖風雲人物。從接手家族企業開始,就展現出了他敏銳的投資眼光。屢屢出手,百發百中,堪稱金錢收割機,多樂印鈔機。

就是這麼一個無數人望塵莫及的天才,一朝出了車禍,已然成了植物人。

這閆家老太不知被誰慫恿,想了個沖喜的法子。

這閆家不止閆瑞池這一房,那些名門貴族自然不願接手這個燙手山芋。倒是一些小門小戶,起了小心思。

念着首富的名號,想嫁進來的人不少,閆家老太乾脆找大師對了八字,這一對,就對上了假千金白花蓮的八字。

可白家疼愛白花蓮,自然不願她嫁給一個植物人!

於是跟白花蓮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的白念念就這麼陰差陽錯的嫁了進來。

系統:「嫁進來之後,白念念不僅對閆瑞池動輒辱罵,還仗着閆家長期只有她和小叔子閆柯文在,天天欺負他,不給他飯吃。

嗯,白念念還刁難家裡的傭人,像是要用上好的香檳加熱後泡澡啦,三天換一個貼身傭人和廚師啦,每天讓花匠在院子里栽種不同的花草樹木�葉辰蕭初然全集��…

哦對,她還仗着閆家的權勢,各種給女主下絆子,不是找人造謠就是試圖陷害。不過每次都被女主機智的躲了過去,還贏得了一眾人的愛憐。」

白念念蒼白的小臉皺了皺。

系統:「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閆瑞池醒了過來,得知白念念做的事情後,就把她趕出了家門。沒了閆家幫扶,生氣的白家眾人直接把她送進了精神病院,折磨致死。」

白念念原本就煞白的小臉,頓時氣鼓鼓的,「才不要呢!」

系統一喜,「對嘛!接下來你就聽我的,改變從現在開始,你要好好討好小叔子還有植物人老公,那你就能…」

白念念根本沒聽系統說了什麼,有理有據的開始了自己的反駁。

「欺辱植物人老公就只是用言語羞辱羞辱?他都植物人了哪還能聽得到?為什麼不直接上電刑?」

「不給一個高中生吃飯這是什麼壞事嗎?青蔥校園,青澀少男少女。這瘦下來之後但凡再長得好看一些,豈不是要在學校迷倒萬千少女?為什麼不給他塞滿私人培訓課,送他一箱五三,精神折磨他?」

「洗澡用香檳這不是失了智嗎?我向來都是用幾萬塊錢一克的純手工私人訂製香薰!

我的傭人廚師都是從小跟在我身邊,日日為了我的喜好不斷學習精進的。像這種豪門家的傭人,怎麼會隨意換人?

至於花匠,如果不能隨時察覺到我的心情而進行改變,那他一定是學業不精,不如回去學習提升自己。」

「哦,對了,還有你說的那個什麼主角假千金。既然我都仗着閆家的權勢了,我為什麼不幹脆直接把白家給搞破產。就那些小打小鬧的把戲,這是玩過家家呢?」

系統:?

系統:我這次到底綁定了個什麼玩意?

系統:到底原主是作精還是你是作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