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同門相見

第9章 師兄出馬

  第8章同門相見
  「還行吧,不過,他可沒有你天賦高,腦子也不夠好使,不過,功夫比你強些。好了,咱們別在這閑扯了,趕緊帶我去見你師父吧!」
  「是師叔,這邊請!」
  在蔡陽的帶領下,二人沿着樓梯走到地下室。地下室空間很大,被人為隔離出一塊塊區域。每一塊區域再被隔成若干個房間,每一個房間都有窗戶,隔着窗戶,可以隱約看見裏面的情景。
  「生意不錯啊!我看每間屋裡都有人。」
  「還行吧!」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忙的過來嗎?」
  「師父、我、小鍾、梁輝和小艾,再加上兩個清潔工,就這麼多。」
  「哦!」
  林子虛輕輕推開一間房門走了進去,屋子很小,一共有兩張床,兩個老人正躺在床上,胸口微微起伏。林子虛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儀器,輕輕晃動一位老人。
  「嗯,不錯,挺穩定的,你們現在用的是什麼入夢水?」
  蔡陽遞給林子虛一個小瓶道:「聽師父說,用的還是以前的配方,他有改進過,不過效果沒有多大提升!」
  林子虛打開瓶蓋朝空中噴了一下,然後輕輕嗅了嗅。
  「嗯,鎮定劑加的太多,容易麻痹神經,使神經產生依賴性,不能經常使用!」
  「是的,師父也是這麼說。一般情況下,我們只給初次前來的患者和有頑固睡眠障礙的人使用,量不會太大,滿足睡眠即可!」
  林子虛做了個出去說話的手勢,蔡陽關了燈,順手將門帶上。二人沿着走道緩緩向前走去,每經過一個窗戶,林子虛都會將腦袋湊上前去觀看裏面的情況。
  「你們的客戶多數都是中老年人,很少看到年輕人啊!」
  「是的師叔,年輕人一般不太相信這一套。」
  「嗯,我看,有些房間里的人在共享夢境,你們有沒有接過特殊單子?比如設計夢境、改變夢境之類的?」
  「有,很少,師父說這方面您是專家,有機會還得向您學習啊!」
  「哪裡,我也只是略懂一二罷了!」
  「師叔您太謙虛了,這邊請,師父他就在前面。」
  拐過一個彎,前面是一間白色屋子,隔着窗戶,林子虛看見一位與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年輕人正在幫助一位老人取下身上的裝備,那個年輕人就是林子虛要見的人孫伯陽。
  孫伯陽看見林子虛只是淡淡的朝他點了點頭,然後接着做事。林子虛推開房門走了進去,站在一旁靜靜觀看。
  孫伯陽將老人身上的裝備拆除乾淨問道:「陳伯,感覺怎麼樣了?有效果嗎?」
  陳伯笑道:「孫先生,你簡直太神奇了!我感覺彷彿回到從前,不僅睡的踏實了,而且還不胡亂做夢,夢醒之後整個人都精神了!」
  「看來,我們的方案有效。陳伯,三天後咱再做一次測試,看看鞏固的如何?」
  「好的,謝謝你啊,孫先生,你真是個好人吶!哦,你這裡有客人,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你忙着我先走了!」
  「您請,陽子,麻煩送一下陳伯!」
  「是,師父。陳伯我來扶您,這邊請!」
  蔡陽扶着陳伯出去了,孫伯陽一把抓住林子虛的手道:「師弟,你怎麼來了?一年多沒見,可想死我了!」
  「是啊,師兄,自從上次一別,咱們已有一年多沒見面了,怎麼樣?過的還好吧?」
  「我還行,你呢?」
  林子虛長長的嘆了口氣道:「真是一言難盡啊,總之沒有你混的好!」
  「師兄,別在這待着了,咱們去我辦公室談吧!」
  看見林子虛就像是看見親人般,孫伯陽的性格一下子變得開朗起來,與工作時一本正經的樣子截然不同。
  剛剛推開辦公室的門,林子虛猛然一掌朝孫伯陽拍去。孫伯陽知道林子虛這是在試探自己的功夫,急忙出手迎戰。
  兩人初次相見便動起了手,站在門外的蔡陽看見二人相鬥,好奇心頓起。他很想知道,究竟是師父厲害還是師叔厲害,師父身上有多少東西還沒有教給自己。
  林子虛與孫伯陽戰在一起,一時間難解難分。二人使用的都是內家功法,此功法講究穩、准、快,兩個人如同兩隻猛虎,偶爾一方佔據優勢,迅速被另一方化解,變優勢為劣勢。
  「停!」
  孫伯陽忽然大叫一聲跳出圈外,他一拱手道:「師弟,這才一年沒見功夫漸長啊!連師兄都有些抵擋不住了!」
  林子虛見狀笑道:「哪裡,哪裡,師兄這是沒有使出全力罷了!」
  蔡陽見二人不打了,忙陪着笑臉快速走過來給二人倒茶。
  「陽子,待會師父要出去一趟,這裡的事就交給你了。」
  「是,師父!」
  「師弟,我看時間也不早了,我請你出去吃飯。」
  林子虛笑道:「好啊,難得出來一趟,我就跟師兄好好喝一杯!」
  孫伯陽快速收拾了一下東西,又向蔡陽交待了一些事情,然後夾着一個小包同林子虛一起走出了活動中心。
  孫伯陽請林子虛吃飯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廳,二人坐定,林子虛不解道:「師兄,你知道我吃不慣西餐,幹嘛還來這裡?」
  孫伯陽笑道:「西餐你吃不慣,中餐和西餐我都吃不慣,正好,我認識這裡的大廚,他可以為你我二人量身定製大餐。再者,這裡條件好,氛圍也不是那麼濃烈,適合敘舊!」
  「那就依你了,在這裡你說了算!」
  孫伯陽在服務員耳邊悄悄嘀咕了一陣子,服務員滿臉微笑的離開了。
  「師兄,我剛才看你生意做的不錯啊!」
  「哪裡,你也看到了,我服務的對像基本上都是中老年人,說白了,他們都是無產階級,油水很少啊!」
  林子虛道:「油水少沒關係,關鍵是量大啊!你看看我,一年到頭也沒幾個客人。」
  「你走的可是高端路線,我哪能跟你比啊!師弟,不是我說你,眼光放低點,總有生意可做的!你看看我,幫人解解夢,催催眠不也挺好的,何必對自己要求那麼高呢?哦,對了,你最近過的怎麼樣,怎麼忽然想起來見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