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初次較量

第8章 同門相見

  第7章初次較量
  「好的,我想,你也該去休息了。事情辦妥之後我會給你打電話的,好好睡一覺吧,六七個小時還是要的!」
  「是!」
  走出麵包車,林子虛發現自己正身處一條鬧市區。繼續往前走,拐過兩個街頭就是西杭市**的辦公大樓。
  林子虛笑了笑,轉身看見士兵已經關好車門,準備從前面上車。他一把拉住那士兵道:「小哥,向您打聽個事,請問首長和安雲奇之間是什麼關係?」
  士兵一臉嚴肅道:「這個不可說!」
  「不說就算了,反正我是遲早會知道的。好了,你不用等我了,我找到人自己會回去的!」
  士兵一聽這話急了道:「別啊,先生,我告訴您還不行嗎。兩個首長出自一家,他們是親兄弟!」
  「哦,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可是,先生,回去的時候……」
  「回去我會叫你的,我可不認識路。就算是認識路,沒有通行證我們不也進不去嘛!放心好了,我是不會丟下你的!」
  士兵放心的開車離開,林子虛看着麵包車駛去的方向笑道:「就這點小事還想瞞我?我還不信治不了你了!」
  半個小時後,在一個名叫怡園中老年活動中心的大樓面前,林子虛整理了一下着裝,邁着大步走了進去。前台小姐看見林子虛,面帶職業微笑道:「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為您效勞的嗎?」
  「哦,我找人,請問孫伯陽先生是住在這裡嗎?」
  「先生,您好,孫先生承包了這裡的地下室和二樓,您可以上二樓辦公室去找他。」
  林子虛道:「謝謝,能不能麻煩小姐幫忙打個電話問一下孫先生現在在上班嗎?」
  前台小姐笑道:「不好意思,孫先生一般不接外來電話,他也很少會出門,您可以直接上樓去找他。」
  「謝謝!」
  林子虛轉身就要朝電梯走去,前台小姐立即叫住了他。
  「等一下,先生,電梯不通二樓,您請走樓梯吧!」
  林子虛笑道:「還有這樣的人,放着電梯不用,偏偏讓人走樓梯?」
  「先生,整個二樓只有兩個出入口可以進入。孫先生喜歡清靜,所以才有了這樣的規定,請您諒解!」
  「沒事,我直接上去找他,謝謝你啊!」
  「不客氣。」
  林子虛順着樓梯走上二樓,這裡果然安靜,打掃的也非常乾淨。推開一扇小門,沿着長長的走廊,林子虛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走去。還沒走上幾步,前方一扇房門忽然打開,走出來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小夥子。
  小夥子打扮的很乾凈,一看就是會功夫的人。他打量着林子虛問道:「先生不像是來談生意的,有何貴幹?」
  「我的確不是來談生意的,你們這裡除了談生意就不能做其它的事了?」
  「比如說呢?」
  「找人聊聊天,聯絡聯絡感情!」
  「先生!」
  小夥子一伸手將林子虛擋住道:「我想,您可能是來錯地方了!」
  林子虛不想再跟他糾纏下去了便道:「我找孫伯陽,他現在在哪?」
  「我師父他現在沒空,如果沒有提前預約,我想您還是請回吧!」
  林子虛厲聲說道:「蔡陽,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告訴你,今天,孫伯陽我是見定了!」
  「知道我的名字並不能代表什麼,我已經說了,師父他現在沒空見你。是個人都想見他,他能忙的過來嗎。你以為你是誰啊,我警告你,趕緊離開,別在這惹事,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子虛再一次細細打量了蔡陽一番道:「小子,我今天一定要見你師父,快叫他出來見我!」
  「喲,老子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
  蔡陽的話剛說一半就發現對方已經朝自己面門襲來,對方出手極快,而且招式兇猛。蔡陽不敢怠慢,急忙出手相迎,兩個人,你一拳頭我一掌,打的不可開交。
  忽然,林子虛手碗一轉,猛然襲向蔡陽後背。蔡陽反手來擋,卻被林子虛抓了個正着。蔡陽冷哼一聲,想要掙脫,卻發現無論如何,自己的雙手就是無法擺脫對方的束縛,最後被活活鎖住。
  「你到底是誰?想要幹什麼?」
  蔡陽怒極喝道,林子虛鬆開雙手笑道:「真是後生可謂啊,師叔都敢打,了不起!」
  蔡陽聞言一驚道:「您是林子虛林師叔?」
  見林子虛笑而不答,蔡陽急忙將他請進屋內,又是端水倒茶,又是鞠躬道歉,搞的林子虛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蔡陽,你師父在哪?」
  「哦,他在地下室呢!師叔您稍等,我這就去叫他。」
  「不用這麼麻煩,咱們一起下去,順便看看你們的研究成果!」
  「是,師叔!」
  林子虛從椅子上站起來,看了幾眼蔡陽道:「你我都是年輕人,你一口一個師叔,叫的我感覺怪怪的,咱們要不要改個稱呼?」
  「自古長幼有序,不在乎年紀大小。蔡陽不敢做這大逆不道之事,師叔就是師叔,改了稱呼,關係豈不就疏遠了?」
  林子虛摸了摸口袋,取出一個小瓶道:「初次見面,做為師叔的本應送你一份大禮,只因來的匆忙,沒有準備,失禮了!這是我最新研製出來的入夢水,你暫且收下,改日有機會,師叔一定再送你一份大禮!」
  「謝謝了,師叔,禮物沒有貴賤之分,關鍵在於一份心意。師叔送的這份禮實在是太珍貴了,蔡陽一定好好收着!」
  「你跟你師父多久了?上次見他好像沒聽他提起過你啊!」
  「哦,師叔,我是一年前入的師門,現在剛滿一年。」
  「你以前習過武?」
  蔡陽笑道:「讓師叔見笑了,我跟了師父之後才開始練的。」
  「進步神速,你師父收了個好徒弟啊!哦,對了,我也有一個徒弟,叫謝輝。他可比你入門早,下次見到他,你該叫他師兄了!」
  「我聽師父提起過,師兄跟着您,一定學到不少東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