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尋求外援

第7章 初次較量

  第6章尋求外援
  「首長,我從來都沒說過不幫忙,現在時間如此緊迫,咱們必須計劃周全了才是。大家都知道,一個人在做夢的時候,夢裡的內容有多少會保存下來是因人而異的,許多細節一閃而過,如果刻意去記,恐怕會遺漏更多的細節。」
  「你的意思是?」
  「我們得找一個人來輔助我潛夢!」
  「說詳細點,什麼是潛夢?」
  「首長,打個比方,比如拍電影,如果說演員和劇情組成一部完整的影片,那麼,觀看電影的人就是潛夢者。他們雖然不參與整個過程,卻比任意一個演員,甚至導演更加了解電影的內容,這麼說您明白嗎?」
  安雲龍笑道:「有點明白,你的意思是有一個人不用進入巴爾幹的夢境,卻能看見他夢中的內容,然後反饋出來?」
  「是的!」
  「可是,這樣的人我們去哪裡找?」
  林子虛站起來道:「我就可以做到!」
  「你不是要進入巴爾幹夢境掌握大局的嗎?」
  「所以,我現在必須要找一位得力的助手,如果得其幫助,效果會非常的好。」
  周禮問:「馬上告訴我他是誰?我負責去請!」
  「你另有任務,別人去了不一定能請的動他,必須由我親自去請!」
  安雲龍道:「林先生,趕緊請吧!如有需求,請儘管開口說。」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趕緊睡覺,如果是在家裡,助手該強制給我斷電了!可是現在,我卻沒有時間睡覺。為了保證以最我的高冷女總裁 陸塵 李清瑤佳狀態潛夢,我還是得睡覺了。周參謀,麻煩你再去一趟我家,幫我取一些東西過來!」
  安雲奇道:「這事可交給黃齊去辦,周參謀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林子虛一臉嚴肅的問道:「沒有人可以代替他嗎?如果是黃齊去,我保證他有去無回!」
  周禮沖安雲龍點頭示意林子虛說的沒錯,於是安雲奇看了一眼安雲龍便不再說話了。
  「首長,有幾件事情我得麻煩您幫我去做!」
  「請講!」
  「第一,為了保證夢境的真實和自然,這一次,我不打算使用藥物。從現在開始,讓我們的目標保持清醒狀態,以便隨時入夢!」
  「這一點林先生請放心,巴爾幹自從被抓就一直被提審,從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屆時保證讓他倒頭就睡。」
  「很好,第二,您幫我挑選幾個進入夢境的人。其一,身手敏捷,不會那麼容易掛掉;其二,觀察能力強,記憶力好;其三,隨時適應各種環境,應變能力強;其四,防禦能力強,可保護自己與他人。」
  「沒有問題,這些人我可以幫你去找,還有呢?」
  「第三,幫我準備一處安靜的所在,配兩名助手以便傳遞消息,要求機智敏捷,手腳靈活,做事不會發出聲響。」
  「這一點也沒問題。」
  林子虛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接下來是一些私人問題,我有些開不了口!」
  「哎,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為國家出了這麼大的力氣,想要什麼請儘管說。」
  「首長,我倒是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只是,我那朋友他有些不太喜歡軍人,到時候可能會提出一些過分的要求!」
  安雲龍想了想道:「你儘管去請,其它的交給我去辦。請問,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去做的嗎?」
  「首長,我現在真的要睡覺了,請派一輛舒服寬敞的車子將我送到西杭市。距離不算太遠,四五個小時足可到達。立即成立專案,組接着分析案情。我覺得事情不會像咱們想像的那樣簡單,需要深層挖掘。還有,全軍待命,隨時接受新的任務!」
  安雲龍點頭笑道:「很好,考慮的很周全嘛!有領導風範,是個人才!」
  林子虛這才覺得做法似乎有些不妥道:「不好意思,首長,搶了您的風頭了!」
  安雲龍哈哈大笑道:「小夥子,有前途啊,很好,事成之後我個人送你一份大禮!」
  「謝謝首長,我現在是否可以上車了?」
  「不急,我想問一下,咱們計劃在什麼時候開始入夢?」
  「如果不出意外,下午五點可以回來,吃過晚飯,八點準時進行。」
  「晚上八點?」
  安雲龍驚道:「就不能提前嗎?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我盡量吧,我也知道時間緊迫,所以才選擇了潛夢,希望這一次咱們可以大獲全勝!」
  半個小時過後,一輛全新的麵包車緩緩駛來,打開車門,林子虛驚訝的發現車上的座椅已經被全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寬大舒適的鐵架子床。
  林子虛躺在床上,工作人員為他系好安全帶,蓋上被子,然後輕輕的將車門關上。汽車緩緩開動,林子虛取出一個小瓶,對準自己的鼻子噴了一下,然後,他便愰愰忽忽的睡著了。
  「首長,我也該出發了!」
  「去吧,直接坐專機過去!」
  「是!」
  周禮沖安雲龍敬了一個軍禮道:「首長,請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首長,林先生雖然有些拘束,但心眼還是有的,咱們要不要派人暗中跟着他?」
  安雲龍一臉嚴肅道:「我看,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吧!如果你不信任他,幹嘛還要用他?我相信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好了,時間不早了,早去早回!」
  「是!」
  看着周禮遠去的身影,安雲龍若有所思。他揮了揮手,一名士兵快速走了過來,安雲龍在他耳朵邊小聲嘀咕了幾句,那士兵不住點頭,然後敬禮,離去。
  林子虛一覺睡到自然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發現自己還躺在車上,只是,車子似乎已經停止了晃動,沒有任何運動的跡象。他輕輕拍了拍車門,車門猛然被人拉開,一縷陽光照了進來,照的林子虛睜不開眼。
  「先生,您醒了,晚上睡的可好?」
  「很好,咱們到哪了?現在什麼時間?」
  士兵一邊幫林子虛解除安全帶一邊回答道:「我們已經在西杭市了,現在的時間是早上六點十五分。先生,接下來的時間就交給您了,我還在這裡等您,如有需要,可隨時給我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