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大膽猜測

第6章 尋求外援

  第5章大膽猜測
  林子虛想了想道:「理論上來講是可以實現的,實際上,我們也做過一些嘗試,效果還算可以。如果想要進入一個人的夢境而不去改變它,整個過程必須要順其自然,否則很容易生變。比如他自己衍生出的新夢境,新想法。」
  「林先生的意思是這個想法可以實施?」
  「沒錯!」
  安雲龍拍手叫道:「那好,咱們趕緊行動吧!」
  林子虛有些不解道:「首長,用不着這麼急吧!」
  安雲龍沒有直接回答林子虛,他打開一份文件說道:「不急不行啊!就在兩個小時前,該恐怖組織向我們發出了一份恐嚇信。他們勒索**,必須在十八日早上八點之前向他們提供十億現鈔,否則西林將會陷入混亂之中,其損失將遠超十億數倍。」
  「現在是凌晨一點,從現在算起,到明天早上八點鐘,咱們的時間只有三十幾個小時。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缺乏人手,線索,想要將對方如數糾出來,難度不小啊!林先生,你覺得呢?」
  林子虛想了想道:「時間的確很緊,整個案子可謂是布置的天衣無縫,而且還環環相扣,令人揪心。我有幾點疑問,第一,此案始於城東劫獄。對方因何要冒如此之大的風險去救一個與他們毫不相關的人;第二,這麼短的時間,恐怖分子是如何研製出他們口中所謂的病毒的;第三,導彈的發射可謂是一門技術活,個人很難掌握,他們憑什麼就擁有了這種技術;第四,恐怖分子行事周密,為何會有漏網之魚;第五,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安雲龍聞言眉頭微皺道:「林先生,這些問題的確可疑,我們可以同時研究。可是現在,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去了解這些,除了最後一個問題,其它的都可以暫時忽略不計!」
  林子虛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首長,我想問一下,對於最後一個問題,你們討論出結果了嗎?」
  「這個問題在你到來之前我們剛剛討論過,大家經過分析得出如下結論:第一,我們認為恐怖分子這是在虛張聲勢,他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雖然他們之前的劫獄表現的很強勢,加上之後的病毒實驗,正好暴露了他們的這個弱點。你想想,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有必要表現的那麼強勢嗎?」
  看見林子虛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安雲龍接着分析道:「第二,我們認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國家對這些東西掌控的十分嚴格,如此大的武器系統不是一個小小的組織在短時間內就可以組建起來的。所以我們還是認為對方這是在虛張聲勢。」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呢?」
  林子虛一臉認真的說道:「對方是什麼人?他們可是來自境外的恐怖分子,經歷過真正的槍林彈雨。如果沒有兩把刷子,敢與自己的國家做對嗎?我們不能冒這個險,要做好一切準備。」
  「說的好!」
  安雲龍拍手叫好道:「所以,我們的第三個推測是恐怖分子將會對城東居民實施高空投毒。大家都知道,西林市的工業領域集中在城東,那裡人口密集度很大,一旦投毒成功,死傷非常巨大。當然了,如果考慮到天氣原因,可能還會波及到其它地區,但無論如何,損失是巨大的。這是目前為止,我們認為最恐怖的後果。如果不能及時阻止他們發射病毒,病毒一旦空投,損失將無可避免!」
  「還有一個可能!」
  林子虛道:「你們不覺得六月十八日早上八點,這個時間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據我所知,屆時這裡將會有一場國際性的金融洽談會。據說有幾十個國家會派出代表來參加此次盛會,如果他們的目標是金融洽談會,其後果會怎麼樣?」
  安雲龍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道:「該死,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如果金融洽談會有個什麼閃失,屆時有可能會因此引起戰爭,後果不堪設想啊!」
  眾人聞言,臉色也都大變,林子虛問:「首長,如果咱們這個猜測成立,有沒有有效的應對之策?」
  一位將軍站起來道:「先生多慮了,如果恐怖分子此次的襲擊目標真的是針對金融洽談會,我們一定會讓他們徹底失望的。在西林市,我們雖然沒有建立起一整套導彈防禦系統,但是,對付一兩枚不入流的小導彈還是有信心的!」
  安雲龍微笑着點頭道:「很好,陳將軍,以咱們目前的防禦力來看,一次可以攔截多少枚這樣的導彈?」
  「如果不是多點同時發射,三枚足可!」
  「如果是多點開花呢?」
  陳將軍有些猶豫道:「首長,如果是多點開花,我們必須清楚對方的目標,然後在相應的位置建立攔截點,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安雲龍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就目前的形勢而言,如果恐怖分子打擊的目標有兩個,一個是城東居民區,那裡居住着幾十萬人口,一旦遇到導彈襲擊,恐怕會引起連鎖反應,情況就十分糟糕。另一個是城西舉行的金融洽談會,中外數百位專家齊聚一堂,影響十分巨大。這兩個目標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如何選擇攔截點?」
  陳將軍道:「這的確是個問題,值得探討,我們都知道,兩點之間直線最短,如果恐怖分子的據點恰好就在這兩點的中間位置,他們所要花費的代價就小的多。但是,他們所處的危險性也是最大的,如果他們舍其一而攻其二,不僅代價大大降低,安全係數也增加不小,現在的問題是,如何確定他們的位置!」
  安雲龍道:「這一切都只是猜測,具體情況怎樣誰也說不準,現在的重點是找到他們,消滅他們,最差也得確定他們攻擊的目標。林先生,我希望你慎重考慮一下我們的提議,這樣做代價會小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