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新的動作

第5章 大膽猜測

  第4章新的動作
  「對方的這次行動來的突然,使得我方損失慘重。事發之後,我方嚴密布控,直至今日都沒有發現他們的任何蹤跡。接下來,大家觀看到的是劫獄前後拍到的一些視頻,視頻很雜亂,信息很多,但可用的信息很少,大家還是先看視頻吧!」
  這時,會議室的燈光暗淡下來,大屏幕上開始播放警方收集到的視頻和事發現場的錄像。真如周禮所說的那般,對方的手段果然夠狠,他們一上來就動用了重型武器,守衛根本就抵擋不住。喬札被成功解救,整個過程看似混亂,實則是在有計劃的進行着。此次行動導致十幾名獄警死傷,數十名犯人受傷,二十幾名犯人趁亂逃走。
  事發後半個小時不到,劫匪便失去蹤跡,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市局得到消息之後十分重視,立即下達指示,不惜一切代價將恐怖分子捉拿歸案。然而,幾天過去了,多數犯人均已歸案,可唯獨沒有劫匪的消息。劫獄事件發生之後,民眾一片恐慌,希望**採取有效措施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發生,減少無辜受害者。
  第一段視頻播放完畢,周禮站起身來接著說道:「我們經過技術手段反覆核對,已經確認了這伙恐怖分子的真實身份。他們全部來自境外,成員相當複雜。有坐過牢的,有當過兵的,也有土匪流氓出身的,他們有一個共同的處境,就是沒有辦法繼續留在他們的國家生存了!」
  「為了躲避國家制裁,他們聚集在一起,干過不少壞事。三個月前,發生在東海的馬格瑞爾沉船事件,據說就是他們的傑作。如今,他們流竄到我市境內,一定是有所圖謀。西林市近幾年來發展迅速,人口增長速度更是驚人,一旦發生大規模恐怖事件,影響嚴重,後果將不堪設想!」
  「各位,不是我在這裡杞人憂天,對方已經開始進一步行動了,而且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就在劫獄事件發生後的第三天,我市不少研究病毒和導彈的專家相繼失蹤。他們的失蹤再次引起人們恐慌,所以,我們的壓力很大啊!」
  「其實,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寧靜的背後往往潛藏着巨大的危機。沉寂了兩天之後,恐怖分子又有了新的動作。那一次動作引起了更大的恐慌,以至於整個西林市不得不下令全面封鎖消息來防止事態的進一步蔓延。」
  「六月十三日下午,恐怖分子劫持了某電台,他們向公眾發佈了一條視頻。視頻中,恐怖分子聲稱自己已經掌握了某種病毒的生產技術,而且還大量生產。這種病毒一旦擴散開來,將對人畜產生極大的危害。為了證明所言非虛,他們又發佈了另外一條視頻。大家請看,這就是恐怖分子當時發佈的視頻文件,由於發現的及時,視頻中的內容並沒有傳播出去!」
  這時,大屏幕跳動了幾下,出現了另一段視頻,視頻的背景是一間密閉的小屋,屋內一共有七個人,其中一位是恐怖分子,身着白色大衣,其它六人是失蹤的科學家,他們都被捆綁了手腳,就連嘴裏邊也塞上了布條。
  恐怖分子穿戴好防毒面具,然後從手提箱內取出兩個針管。他取出兩小瓶無色液體,分別用針管吸取了少許。做完這些以後,恐怖分子將一個裝有水的杯子放在面前,他沖鏡頭做了個鄙視的手勢,然後很小心的分別向杯中滴入兩滴剛剛吸取到的液體。
  做完這些之後,恐怖分子帶着箱子快速離開,不大一會,幾位科學家幾乎同時劇烈的掙紮起來。他們渾身抽搐,不住的在地上打着滾。接下來,畫面靜止了很長一段時間,幾位科學家倒地之後就再也沒有起來過。為了證明時間是持續的,恐怖分子事先在攝像頭正對的牆面上掛了一座大鐘表。
  視頻播放完畢,周禮接著說道:「你們以為事情只是這些嗎?錯,它遠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複雜。在三天前的一次行動中,我方成功端掉一個犯罪窩點,不僅繳獲大量武器彈藥,而且還抓住對方一位小頭目巴爾幹。我們從巴爾幹身上搜出幾張圖紙,經技術人員反覆核對確認,該圖紙是某導彈發射系統中的核心技術,這就意味着恐怖分子可能已經掌握了該導彈的發射技術。」
  「因此,我們大膽猜測,恐怖分子這一次的行動目標很可能是廣大人民群眾。現在正值雨季,恐怖分子只要將導彈發射出去,捆綁在導彈四周的病毒藥水四散開來,這時,所有條件都俱備了,在風力的作用下,那些毒素擴散開來,所經之處人蓄必定遭殃。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唯有儘快找到他們並將他們順利拿下方可躲過此劫!」
  「當然了,其它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比如向人口密集地段發射導彈,向人口密集區投放病毒等,具體情況怎樣有待進一步調查。與此同時,巴爾幹的審訊也在進行,目前的問題是,我們雖然抓住了他,但卻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來,因為他天生就是一名聾啞人。如果能夠順利敲開他的嘴,我想我們一定會有重大收穫的。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要請林子虛先生一起過來討論案情的主要原因了!」
  這時,會議室內所有燈光一齊打開,眾人都將目光投向林子虛。林子虛被看的心中有些發毛,戰戰兢兢的問道:「我能幫你們什麼忙?」
  安雲龍笑道:「林先生,別緊張,放鬆!我們找你過來只是有一個設想,至於能否成真,只有看你的本事了!」
  「首長,您請講,能做到的我一定會幫忙!」
  「林先生,我們的設想是這樣的,既然我們已經抓住恐怖分子中的一員,他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內情。如果我們進入他的夢中,是否可以尋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