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恐怖分子

第4章 新的動作

  第3章恐怖分子
  「可惜,我師父他福薄命淺,與狗無緣,一年前離奇死亡,所以,這兩條狗就成了我的私人財產了。大王和小王雖然相差不大,但它們的命運卻是截然不同的。你們一定聽說過九犬一獒吧,大王在幹掉自己的同胞之後幸運的存活了下來,而小王就不同了。」
  「小王是族群的弱者,它母親懷胎兩個月,就產下它一個。為了能夠讓它生存下去,它從一出生就享受着最好的待遇。等到小王的身體逐漸恢復健康,訓獸師才將它與大王放在一起訓練。幸運的是它挺過來了,而且表現的不錯。曾經有人出兩百萬來買它們,我都沒有答應!」
  周禮笑道:「林先生,聽您這麼一說,大王和小王還真是厲害,恭喜林先生獲得如此好的一對寶貝!」
  「哪裡,哪裡,請問咱們這是要去哪呀?」
  「城南機場。」
  「城南不是沒有機場嗎?難道……..」
  周禮笑道:「先生猜對了,如果不出意外,再過半個小時,咱們就可以登機了!」
  汽車快速向前行駛,離開市區一路向南,所經之處無論是紅燈還是綠燈都不會減速。司機駕駛技術相當不錯,無論路況好壞,皆能快速通過。
  半個小時後,汽車駛入某軍事基地,經過簡單協商,三人一起乘坐軍機飛離西河市。整個飛行過程中,沒有人開口說話,氣氛很是壓抑。林子虛大致估算了一下,飛機一直朝向東南飛行,大概飛了一個半小時。
  飛機剛一落地,一輛軍用氣車立即駛了過來,兩名士兵朝周禮黃齊敬禮,二人回禮,然後眾人又一頭扎進汽車。汽車快速啟動,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
  「長官,請問這裡是哪?咱們這是要去哪?」
  周禮笑道:「林先生,您不必如此客氣,叫我周參謀就是了。這裡是西林市,我們的目標是東南軍區某部在這裡的臨時駐地。」
  「哦,首長他現在在駐地嗎?」
  「林先生,既然就要到目的地了,我不妨再向您透露一點消息。現在,整個軍區的大小領導基本上都已經到齊,就差您一個人了!」
  林子虛一驚道:「就差我一個人?什麼意思?如此陣勢的軍事會議,我可不敢參加,弄不好是要掉腦袋的呀!」
  周禮大笑道:「林先生,您放心,不該讓您知道的,您是不會知道的,首長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林子虛還想打聽些什麼,怎奈周禮的嘴巴很嚴,一個字也不願多說。黃齊雖然也是軍區的人,很顯然他知道的也不多,根本就問不出什麼來。
  汽車直接駛入某軍區,一路暢通無阻。車子終於停了下來,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座高大的白色建築物。
  「總算到了,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對不起,林先生,咱們現在還不能休息!」
  林子虛一愣道:「怎麼,周參謀,難道首長他現在就要見我?」
  「是的,請跟我來,小黃,你先回去吧!」
  「是!」
  黃齊朝周禮敬了個軍禮,然後轉身離開。周禮帶領林子虛走進那棟白色建築內部,二人走進電梯,周禮按了一下負五鍵,電梯啟動,緩緩向下降去。
  電梯下降的很快,出了電梯,林子虛發現負五層面積不大,整體被厚厚的金屬包裹,防爆性能相當高。
  周禮輕輕敲響房門,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打開房門,看了二人一眼,眼中露出驚喜的神情來。
  「林先生,你終於來了,快快請進!」
  林子虛有些疑惑,這個人好像認識自己。他跟在胖中年身後走進房間,房間內長長的會議桌四周已經坐滿了人,所有的人都是一身軍裝,一臉的嚴肅和認真。
  胖中年笑道:「我來介紹一下,我叫安雲奇,西林軍區政治部主席。」
  安雲奇一指主位道:「這位是國家安全局的副局長安雲龍,是這次會議的發起人,也是執行此次任務的最高軍事長官,這位是東南軍區司令部的……」
  安雲奇依次向林子虛介紹眾人,林子虛心情十分忐忑,除最先介紹的幾位外,其他人一概沒有印象。安雲奇介紹完畢,將林子虛帶到比較靠前的一個空位上讓他坐下,自己這才緩緩走向自己的位子。
  安雲龍緩緩起身道:「諸位,人已經到齊了,會議可以開始了,首先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林子虛先生!」
  眾人聞言,紛紛鼓掌以示歡迎。此時的林子虛已是坐立不安,豆大的汗珠不斷從額頭滑落。安雲龍見狀笑道:「林先生不必如此緊張,稍安毋躁。今天請你來,我想替西林人民向你求助,希望林先生能夠施以援手,救西林人民脫離危險!」
  此話一出,林子虛更緊張了,說話都說不利索了。
  「首,首長,您太抬舉子虛了,子虛何得何能,怎麼敢承擔如此重任!」
  「哎,事情還沒說,你怎麼就知道自己不行了呢?林先生,如果我們的信息沒錯的話,令師可是繼承其父一生的心血,專攻夢境學問的吧?」
  「沒錯,可是,這與我有什麼關係呢?」
  「林先生,你先別急,聽我把話說完。據說以令師的水準,可以輕輕鬆鬆進入別人夢境,獲取他人大腦中的信息!」
  「是的,不僅如此,他可以通過情景設定去改變別人的夢境!」
  「簡直是不可思議,請問林先生達到令師幾成水平?」
  林子虛猶豫道:「這個嘛!很難說,具體情況因人而異。」
  「很好,小周,咱們這就開始吧!」
  周禮不慌不忙的站起身來,他手握教鞭不急不緩的說道:「諸位,具體的事情得從十幾天前講起。本月初八深夜,一夥來歷不明的恐怖分子襲擊了城東一所監獄。對方使用雷霆手段,動用了重武器將一號恐怖分子喬札救走。此次行動十分迅速,闖關、救人、撤離、善後等一氣呵成,就像是提前計劃好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