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奇夢追蹤 第3章 恐怖分子_密子小說
◈ 第2章 離開西河

第3章 恐怖分子

  第2章離開西河
  林子虛帶領兩位軍官走進自己的書房,然後順手將房門掩上,大王和小王知趣的站在門外,它們依然還是那麼的忠誠,堅守着自己的崗位。
  「二位都是軍人,軍人有保密條例,這一點我懂。在正式談事之前,不介意先做個自我介紹吧?」
  「你好!」
  一位軍官微笑着伸出右手道:「我是**情報局的,我叫周禮,直接為首長服務!」
  「我是東南軍區某部偵察旅的,我叫黃齊!」
  另一個軍官也伸出右手微笑的說道。林子虛一一與二人握手,然後請二人坐下。
  「二位不請自來,而且還來的如此唐突,若有怠慢之處,還請兩位見諒!」
  周禮擺了擺手道:「應該是我二人向您賠罪才是,雨夜至此,多有叨擾,請多多包涵!」
  林子虛笑道:「不妨事,看來二位是有任務才來見我的,因何與我那徒弟起了衝突?」
  「林先生,您的架子好大啊,什麼夜裡不見客,有事明天來訪的……」
  「住口!」
  周禮怒斥道:「錯了就是錯了,不要推卸責任!對不起啊,林先生,黃齊就這性格,請莫見怪!」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的確有夜不見客的規矩,但也得分事情和對象。您二位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請問找在下所謂何事?」
  「不可說,林先生,有位首長想見您,我給您看一樣東西,看了東西之後您再決定去還是不去。」
  周禮從懷中掏出一個紅色的小本子,本子做工很精緻,金絲邊框在燈光的照耀下閃着耀眼的金色光茫。他將小本子放在桌上,用手輕輕敲打了三下,示意林子虛拿過去看。
  林子虛將小本子拿起來掂了掂,本子比想像中的份量要重一些。他將本子翻開,只看了一眼便倒吸了一口涼氣。
  「您是國家安全局的?」
  「噓!」
  周禮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將本子接過來道:「林先生,我們的首長想要見您,您看…..」
  林子虛有些受寵若驚道:「二位,我林子虛是個粗人,膽小,首長有請,哪有不去的道理。只是,我這心裏實在沒底,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首長,在下的後半生恐怕只有在監獄中度過了!」
  周禮笑道:「林先生言重了,我可以先給您透個底,首長找您是有事相求,至於更多的我也不知道。這下您心裏該有底了吧,趕緊收拾一下,咱們起程吧!」
  「啊,這就要走啊,是不是急了點呀?」
  「林先生,事關國家大事,能不急嘛?我給您十分鐘準備時間,十分鐘後咱們在門口會合!」
  林子虛忙道:「二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在下何得何能,怕是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啊!」
  周禮拍了拍林子虛的肩膀道:「首長找您,自有找您的道理。那邊什麼都不缺,一切從簡,我們的時間很緊迫,懇請先生給予配合!」
  「二位稍等,在下稍作安排這就跟你們走!」
  說完,林子虛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小米,立即到書房來見我,有事交待!」
  「是,老闆,馬上到!」
  掛斷電話,林子虛沖周禮黃齊笑笑道:「二位請坐,稍微等一下,馬上就好。」
  「不急,林先生,我們在這裡您說話方便嗎?」
  「沒關係,交待一些家務事,很快就好!」
  不大一會的功夫,米娜推開房門走了進來,意外的是,謝輝居然也跟了進來。
  「老闆!」
  「小米,我要隨這二位長官出一趟遠門,我走之後,這裡的事就交給你,由你全權負責!」
  米娜有些為難道:「老闆,這樣不好吧!輝哥跟隨您這麼多年,您是不是該給他一個機會啊?」
  「是啊,師父,您老是說我做事不穩重,缺少歷練。您不給徒弟機會,徒弟上哪去歷練啊!」
  「小輝啊,不是師父不給你機會,你的性格我很了解,還是再沉澱一些日子吧!你現在還很年輕,機會有的是。我走之後,一切照舊,新單子就不要再接了,我怕你們做不了!」
  「是,老闆。」
  「是,師父!」
  林子虛轉身笑道:「走吧,二位,還愣着幹什麼?」
  周禮立即起身道:「林先生辦事效率挺高啊,那咱們就走吧!」
  黃齊經過謝輝身邊時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道:「小子,狂的很吶,有機會一定叫你嘗嘗老子的厲害!」
  謝輝啐了一口唾沫道:「有種你就來,連只狗都鬥不過,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叫囂!」
  黃齊正欲發作,周禮一把將其拉住道:「稍安勿燥,咱們是客人,客人怎麼能跟主人動手呢?正事要緊,要是辦砸了,看你怎麼跟領導交待!」
  黃齊狠狠的瞪了一眼謝輝,轉身看見大王和小王正用同樣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多年的軍旅生涯將他打造成一位鋼鐵戰士,什麼樣的危險,什麼樣的惡人沒有見過,可是,在他面對大王和小王時,心裏還是不由自主的打顫。
  三人出了門直接鑽進停在門口的一輛軍用吉普車內,司機早已等候多時,見眾人上了車,一踩沒門,汽車便飛馳在濛濛細雨中。
  「林先生,您徒弟的脾氣可一點都不像您啊!還有您那兩條狗,一定不是一般的品種吧?」
  林子虛笑道:「謝輝的脾氣多少有點隨我,原則性很強,脾氣爆,性子直。至於那兩條狗嘛,它們的確不是一般的品種!」
  「哦,願聞其祥!」
  「說起大王和小王,這裏面有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它們都是純種的高加索犬狗,從小接受軍事化訓練,戰力不比一般的士兵差!」
  「如果是一般人,當真無緣與它們在一起。據我師父講,他老人家生前曾經救過一個人的性命,那人家族顯赫,世代以養狗為生,訓練了一批又一批猛犬。他為了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許諾一定要為他老人家訓練出一對世界上最勇猛的神犬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