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奇夢追蹤 第2章 離開西河_密子小說
◈ 第1章 雨夜訪客

第2章 離開西河

  第1章雨夜訪客
  半個世紀前,一部歐美大片《盜夢空間》引發無數國人的猜想,該影片劇情遊走於夢境與現實之間,被定義為「發生在意識結構內的當代動作科幻片」。許多科學家通過各種試驗,試圖找到一種可以進入他人夢境的方法,然而他們都失敗了。
  人生就像是一場夢,或悲或喜,夢醒以後,都要直面現實。現實生活中有太多的無可奈何,讓人們不忍去直面它。可是,誰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好乖乖的去接受命運的安排。如果有人掌握了這樣的一種技術,他可以利用夢境來改變另一個人的思想,從而達到改變他人的生活習慣和性格,進而改變他人的命運和前途,那將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林子虛就擁有這樣的本事。
  林子虛做事有五大原則(緊急原則;對等原則;正義原則;正直原則和理解原則)和五不做(傷天害理之事不做;有損公德之事不做;探人**之事不做;違法違心之事不做和有損倫理道德之事不做)。他將五大原則和五不做打印出來,張貼在辦公室里比較顯眼的位置,以便時刻提醒自己不要犯錯。
  六月的西河市陰涼多雨,空氣潮濕,溫度不冷不熱,很是愜意。一場小雨過後,植被經過雨水沖刷,一片翠綠,空氣格外清新。
  忙碌完一天的工作,林子虛正在給愛犬餵食,助手米娜緩緩走來,她雙手自然下垂,沖林子虛微微一笑。
  「老闆,這個月的按揭時間就要到了,咱們手頭上的資金……」
  林子虛拍掉手上的殘食一指門口道:「大王,小王,吃飽了飯該去幹活了!」
  兩隻愛犬聞言,立即奔出門外,分站大門兩側,像是兩個忠誠的衛士時刻守衛着別墅的門戶。
  「小米,錢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會想辦法的。最近,咱們的生意怎麼樣?還像以前那樣入不敷出嗎?」
  米娜勉強露出一絲笑容道:「還是老樣子!老闆,我相信咱們會走出困境的。如果可以的話,我的工資您暫時先不要發了,反正我也沒地方花,存在您那裡我很放心!」
  「小米,謝謝你的理解,錢我會想辦法籌集的,你不用擔心。好好跟着我干,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
  「是,老闆!」
  米娜出去了,空曠的大廳內只剩下林子虛一個人,他在想事情。十年前,曾經有人給他算過一卦,說他命相絕佳,唯獨缺少貴人扶持。他常常在想,自己命中的貴人是誰,他現在在哪呢?
  夜幕降臨,外面又開始飄起了濛濛細雨。林子虛照例四處巡視了一周,然後回到自己的卧室。這時,屋外響起幾聲犬吠,林子虛眉頭微皺,這麼晚了,難道還有生意上門?
  犬吠聲越來越大,聲音中夾雜着十足的憤怒和不安。謝輝大聲呵斥了幾句,大王和小王的叫聲方才小了下來。
  「咚咚咚!」
  林子虛剛剛穿好鞋子,房間的門便被敲響了。
  「請進!」
  話音剛落,米娜快速推門而入,樣子很是慌張。
  「老闆,門口有兩個當兵的他們說想要見您!」
  林子虛眉頭微皺道:「當兵的?找我幹什麼?」
  「不知道,老闆,他們來勢洶洶,一句不合就要往裏面闖,被大王、小王和謝輝擋在門外!此刻,雙方正在對峙,我看,他們這是來者不善啊!您看是出去見他們還是先躲躲?」
  「躲?」
  林子虛笑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有事說事,有理講理,怕什麼呀?我就不信他們能把我怎麼樣!有意思,剛一過來就跟我的愛犬杠上了。看來,對方的脾氣挺爆的嘛!走,出去會會他們!」
  二人轉身剛要出門,走廊里便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腳步聲很凌亂,有人在快速走動,有人卻是一路小跑。謝輝扯着嗓子大聲喊道:「二位軍爺,這裡可是私人宅邸,如此亂闖怕是不妥吧!」
  話音未落,就聽見「咔咔」兩下槍栓拉動的聲音響起,四周立即安靜下來,唯有大王和小王「嗚嗚」的叫着,顯然,它們也怕了對方手裡的槍。
  「告訴你,老子有軍務在身,什麼私人住宅不能亂闖,要是誤了老子的大事,小心老子一槍嘣了你。林子虛在哪?快帶我們去見他!」
  謝輝一抬頭,正好看見林子虛從屋內走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我好像沒有得罪過當兵的朋友吧?」
  「你就是林子虛?」
  一個軍官模樣的人問道。
  「沒錯,請問你們二位是?」
  「我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必須跟我們走一趟!」
  「哈哈哈哈……」
  林子虛大笑道:「不愧是當兵的出身,好大的口氣啊!我不管你們是誰,在沒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
  「別敬酒不吃囑罰酒!」
  「哎!」
  另一名軍官急忙上前阻攔,他看了一眼林子虛道:「林先生,我想,咱們有必要先談一談!」
  那軍官看了一眼四周,意思是讓他屏退左右,想和他單獨談談。
  「小米,小輝,沒事,你們先下去吧!」
  「可是,師父……」
  「沒有什麼可是的,我想這其中一定有誤會,要不然二位軍爺也不會冒雨前來辦差,誤會說開了自然就沒事了!」
  「是,師父,有事您喊一聲,誰要是敢在這裡撒野,我謝輝決不會讓他輕鬆離開的!」
  一個軍官恨恨的瞪了一眼謝輝,謝輝回敬他的是一個更加狠辣的眼神。
  謝輝和米娜雖然心存戒備,但也沒有違背林子虛的意思,二人快速離開。林子虛笑道:「這兩個傢伙,一定是跑去監控室了。大王,小王,你們也退下吧!」
  大王和小王呲牙咧嘴的瞪着兩位軍官,任憑林子虛怎麼喊,就是不肯離去,一副誓死保衛主人的架勢。林子虛無奈道:「二位,咱們還是到書房說話吧!」
  「不好意思,打擾了,您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