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師兄出馬

第10章 進入夢境

  第9章師兄出馬
  林子虛一臉嚴肅道:「你師弟我遇到大麻煩了,這次前來是特意向你求助來了!」
  「向我求助?不會吧,還有什麼事情能難得住你這個小神童?」
  「咱不開玩笑好吧!師兄,我這一次真的是來找你幫忙的,這個忙也只有你能幫的上。」
  「怎麼回事?說來聽聽。」
  林子虛喝了一口茶道:「師兄,我一不小心得罪了一位大人物,現在,他遇到了麻煩,如果我不幫他,他一怒之下很可能報復我。你我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不能相見,短則三五年,長則一二十年!」
  「有這麼嚴重?那人什麼身份?」
  「國家安全局的,而且還是一位領導。人家只需一句話,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將你我這樣的人物輕易捏死,事情很麻煩,所以請你來幫忙。」
  「是很麻煩,對方官職這麼高,還有他搞不定的事?」
  「不是搞不定,而是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做!」
  林子虛簡單的向孫伯陽講述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孫伯陽聽的一愣一愣的。當聽到軍方也參與進來的時候,他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很大的疙瘩。
  「師兄,還在為當年的事耿耿於懷啊!當年,當兵的的確是有錯,但他已經接受懲罰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孫伯陽嘆了口氣道:「師弟啊,有些事是可以放下的,有些卻不能。當年,我眼睜睜看着父親被一槍打死,兇手是一名軍人。軍人持槍保太平,竟然也能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你能想像的到,自己的父親血淋淋的倒在你面前時的場景嗎,當時我才十二歲,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居然要承受如此之大的打擊,你叫我如何放的下!」
  林子虛拍了拍孫伯陽的肩膀道:「是很殘忍,我又何嘗不是呢?一年前,我眼睜睜看着師父被活活燒死而無能為力。現如今,師父大仇未報,而我卻要鋃鐺入獄。每天晚上,我一閉上眼就看見師父血淋淋的站在窗前向我喊冤。我做過嘗試,試圖忘記這一切,可是我失敗了!」
  兩個人相擁而泣,許久,孫伯陽才止住哭聲道:「師弟,師父的仇我們一定要報。你不能出事,師兄答應你,這個忙我幫你!」
  林子虛平復了一下心情道:「師兄,這個忙咱不白幫,你大可以獅子大開口,向對方提出條件。另外,咱們的設備也要更新了,更新設備的費用我來出。還有,這是我最新研製出來的入夢水,效果不錯,關鍵是無毒副作用,也可以免費向你提供。」
  孫伯陽接過林子虛遞給他的入夢水,打開蓋子放在鼻子下聞了聞。
  「嗯,不錯!還是師弟你有一套,師父果然沒看錯人!」
  這時,二人的私人定製大餐已經做好,服務員用推車推過來,小心的擺放到桌子上。看見孫伯陽面前擺放着的幾道菜,林子虛問:「師兄,你的味覺還是那麼發達嗎?還是只能吃最清淡的食物?」
  「情況較以前有所好轉,可以受之前兩倍刺激,再重就有點吃不消了!怎麼樣,面前的食物還滿意嗎?」
  「看着不錯,我先嘗嘗!」
  林子虛切開一塊牛排放進嘴裏大口的嚼了起來。
  「嗯,味道不錯!」
  孫伯陽笑道:「師弟,錯了,錯了,是右手拿刀,左手拿叉,要用刀子把牛排切成小份,每次吃一小塊,保證這一塊全部到了嘴裏,不能切的過大,吃的時候別像你那樣誇張,這些都是常識,得學啊!」
  林子虛聞言,急忙糾正自己的錯誤。
  「筷子使慣了,左手拿東西總覺得彆扭。師兄,趕緊吃吧,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半個小時後,二人匆匆結束了午餐。離開那家餐廳,林子虛給接他的人打了個電話,約定了時間和地點後直奔孫伯陽的公司。一個小時後,二人處理完事情,坐上開往西林的汽車。
  汽車抵達目的地時,安雲龍竟然親自前來迎接二人,一同前來的還有安雲奇、周禮、米娜和大王。大王見到主人,十分興奮,一下子就撲了上來。
  林子虛安撫了一下大王,然後與眾人打招呼。回去的路上,米娜向林子虛介紹了家裡的情況,林子虛很滿意。
  孫伯陽對當兵的沒有什麼好感,一路上沉默不言。因為事先有交待,所以,沒有人刻意去招惹他。軍隊的伙食相當不錯,加上有首長出席,晚餐準備的相當豐盛。
  「林先生,這次危機解除之後,軍區隨後會有個軍演,意在震懾不法分子。不知你有沒有興趣觀摩?」
  「首長,我是很想看一看,可是恐怕不能!」
  「為什麼?」
  「因為潛夢者一旦潛入別人的夢境,需要消耗大量精力。精力不像體力,補充一下食物,休息一陣子就可以了。它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來恢復,沒個三五天恐怕恢復不過來!」
  「哦!還有這樣的事?」
  林子虛點了點頭道:「所以,不到萬不得以,沒有人願意長時間潛入別人的夢境。我有夜不見客的習慣,晚上九點之後必須入睡,最遲不會拖到凌晨,否則第二天一準沒精神!」
  「哦,是這樣的,軍演三天後才進行。在這三天里,你什麼都不要干,我們會有專家過來隨時對你進行身體檢查,一定可以如願以償的!」
  「但願如此吧!首長,您以後叫我子虛好了,林先生顯得有些生分!」
  安雲龍笑道:「好啊,那你也別叫我首長了,叫我安叔好了。」
  二人相視而笑,晚餐氣氛顯得格外和諧。晚餐過後,所有人員立即進入備戰狀態。一輛卡車自遠處快速駛來,從車上跳下來四名壯實的漢子。安雲龍指着四人對林子虛說道:「子虛啊,這是我給你的人,他們可都是咱們部隊的精英。人我交給你,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從現在開始,你們所有人都要聽從林子虛的安排,不得有誤!」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