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5章 擒賊先擒王在線免費閱讀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6章 風聲鶴唳在線免費閱讀

白建業走後,秀米擔起了這個家。

娘家爸爸聽說了白建業和陸芳芳的事情,連夜趕到白家。

白敬亭看到昔日的同窗怒髮衝冠,他羞愧難當,當眾給秀米爸爸跪下。

看到同窗對着磕頭認錯,秀米爸爸含淚把白敬亭扶了起來。

兩位老人抱在一起,老淚縱橫。

挺着肚子的秀米和婆婆站在一邊,也偷偷地抹淚。

秀米爸爸命令秀米去收拾衣物,跟他一起回家。

可是任憑爸爸怎麼說,秀米始終不為所動。

她堅持着自己的初衷,她既然已經嫁到白家,無論以後怎麼樣,她都不會離開白家。

看到秀米如此執拗,秀米爸爸只能憤憤不平地走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秀米的肚子也越來越大。

娘家媽媽不時託人家給女兒捎來東西,娘家爸爸也經常給白家拉來糧食。

公爹雖然已經年到六十,退休以後又被村裡的學校請去教書。

家裡的開銷,有了公爹每月的固定工資,倒是過得不算清苦。

過了年,秀米馬上就要臨盆了。

娘家媽媽看到白家離縣城遠,白建業又不在家,家裡只有兩個老人,怕秀米晚上生產,他們會措手不及。

於是臨近生產的這些天,秀米回了娘家,在娘家待產。

自從秀米回娘家待產,娘家的大嫂便開始指桑罵槐。

她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嫁出去就是別人家的了。

別人家的人到家裡來生孩子,會影響他們一家的運勢。

特別是她跟老公是做生意的,這種人,會讓她家倒霉的。

秀米聽到大嫂說的話,她含着淚收拾了行李,住進了縣醫院。

住進醫院的第三天,秀米順產了一個女孩。

看到粉雕玉琢的孩子,秀米的心裏被溫柔填滿。

秀米爹找來了一輛三輪車,讓二哥騎着三輪車,把秀米母女送回了白家。

看到如珠似玉的孫女,公爹白敬亭抱上就不肯撒手。

婆婆的臉上,也掛上了少有的微笑。

從白建業離家後,就再沒在這家人的臉上看見過笑容。

孫女的到來,給這個死氣沉沉的家帶來了歡樂,也帶來了希望。

秀米一邊養着豬崽幫補家用,一邊帶着女兒。

時間一天天過去,她們都慢慢地長大了。

雖然公爹每月的退休金有十幾塊錢,可是公婆的年齡越來越大,身體也慢慢地出現了問題。

每月兩人看病吃藥,就用掉了退休金的一大半。

秀米養的豬也長大了,下好豬崽,娘家的二哥就會騎着三輪車,幫他拉到縣城去賣。

秀米把賣豬崽的錢,全部交給了婆婆。

秀米自小喜歡蘭花,她給女兒取了個優雅的名字:白依蘭。

秀米每次喊女兒的名字,就好像聞到了蘭花的香味。

自從白建業棄她而去後,村裡的單身漢們便對她虎視眈眈。

秀米每次去河邊洗衣服,村裡那幾個最討人厭的無賴,便會站在必經之路挑逗她。

其中一個叫白建興,是白建業堂叔的兒子。比白建業小兩歲。

白建興小學未讀完便輟學了,不學無術,自小喜歡偷雞貓狗。

他知道白建業與陸芳芳私奔後,曾舔着臉到白敬亭家裡來,要白敬亭把秀米讓給他。

白敬亭被氣得破口大罵,舉起手上的旱煙桿追打着,把他打出了門。

他站在院子外面,對着院子里的白敬亭罵罵咧咧。

「你兒子都跟人家私奔了,你家還佔着茅坑不拉屎。」

白敬亭聽到門外的叫罵聲,氣得「嘭」一聲打開了院門,手裡拿着他的花梨木旱煙桿,把白建興追到家裡。

白建興的父親跟白敬亭是堂兄弟,看到兒子如此放肆,他也氣得破口大罵,在兒子的臉上重重的甩了兩巴掌。

可是白建興一點也不害怕,他摸着自己被父親打的臉對着兩位老人大喊「總有一天,我要把秀米弄到手。」

往後的每天,秀米去河邊洗衣服,站在路口帶頭騷擾他的人,就是白建興。

開始的時候,秀米聽到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用最淫穢的言語挑逗時,她羞得滿臉通紅拔腿就跑。

慢慢地,秀米就不再害怕,不再羞愧了。

白建興和夥伴們用最難聽最淫穢話語挑逗着秀米,幾個人互相看一眼後便哄堂大笑起來。

那天,秀米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她挺着即將臨盆的大肚子,平靜的走近了白建興,微笑着伸出了手,照白建興的臉上,重重地甩了過去。

頓時,在白建興那白皙的臉上,浮出了五個鮮紅的手指印來。

他捂着被秀米打的臉,滿眼驚訝,不敢相信地看着秀米。

嘴裏支支吾吾地指着秀米說:「你,你,你憑什麼打我?」

「你這把臭嘴,不打你能長記性嗎?你就是欠打。」秀米一隻手托着肚子,站在白建興對面,面無懼色地說。

「你,你等着。」看到秀米一點也不懼怕自己,白建興狼狽地看了看旁邊的夥伴,一邊說,一邊捂着臉,灰溜溜地跑了。

夥伴們看到帶頭的白建興已經敗下陣來,大家的臉上頓時就尷尬了。

他們無趣地看了看,挪了挪腳。

不一會,他們便一鬨而散了。

秀米在路邊揍白建興的事,很快傳遍了整個小村莊。

公爹白敬亭在村口聽說了,趕緊回家問秀米。

聽到秀米肯定的回答後,公爹白敬亭對着院子哈哈大笑。

秀米終於強大了起來,她不再懼怕那些對她虎視眈眈的人了。

那晚,婆婆特意給秀米加了一個荷包蛋。

秀米其實要打白建興之前,她也糾結了好久。

自己即將臨盆,如若白建興發起瘋來,自己的處境便會更危險。

這幾個月來,每次她經過路口去河邊,那群無賴便會準時準點地出現。

她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每天都在偷窺她的生活,為何無論她什麼時間出門,他們都會出現在那裡。

每次看到那一張張說完淫穢笑話後,笑得近乎扭曲的臉,秀米便很想把他們都暴揍一頓。

可是他們一共四個人,如果把他們都惹急了,自己可就麻煩了。

後來秀米決定,擒賊先擒王。

先拿白建興下手,如果還壓不住,再想辦法。

誰知道一出師便大獲全勝,秀米的這一巴掌,把白建興給打退了。

從那以後,秀米去河邊洗衣服,路口再沒出現過那些無賴了。

秀米也終於在白建業離開後,過得不再畏懼了。

隔壁老發嬸的女兒跟白建興是小學同學,那時天天受白建興欺負。

女兒每次從學校哭着回家,老發嬸也只能安慰女兒,不敢去找白建興算賬。

白建興在村裡,橫行霸道出了名。

他誰也不怕,甚至連他自己的父親,他也不怕。

所以對於秀米敢對白建興就是一巴掌,老發嬸佩服得五體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