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4章 棄她而去在線免費閱讀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5章 擒賊先擒王在線免費閱讀

自從跟秀米有了正常的夫妻生活,白建業好像也安分了。

他承擔起了田地里的活,每天都早出晚歸。

傍晚,都是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家。

吃過晚飯洗漱後,便一頭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不再碰秀米。

秀米的肚子,一天天地鼓了起來。

入秋,雨漸漸就多了。

一場秋雨一場寒,不知不覺就到要穿棉衣季節了。

那一夜,狂風暴雨,電閃雷鳴。

秀米早早就睡下了。

今天白建業沒有出勤,他也早早洗漱好,在燈下看書。

突然,窗戶像那夜一樣,有節奏地,「砰砰砰」地敲了起來。

白建業眼裡流露出驚訝的神色,他看了秀米一眼,猶豫了一下,猛然地打開了窗門。

窗外,雨嘩啦啦地下着。

陸芳芳全身都被淋透,雨水順着她的長頭髮,一縷一縷地垂掛在臉上。

她站在窗外,滿眼驚恐,瑟瑟發抖。

「芳芳,你怎麼這麼傻?這麼大的雨。」白建業不顧秀米在家,他心疼地質問陸芳芳。

「快,建業,快走,我爸就要追來了。」陸芳芳哽咽着對站在窗里,目瞪口呆的白建業說。

聽到陸芳芳讓自己走,白建業二話不說,打開衣櫃,把自己的衣服胡亂地塞進黑色的行李袋裡。

「建業,你想幹嗎?你這是想幹嗎?」秀米看到白建業在收拾行李,她顧不上自己只穿着紅肚兜,跳下了床。

「秀米,我對不起你,我走後,你把孩子打掉回家吧!求求你了,把我忘了吧!我不能沒有芳芳。」白建業說完,拿起行李袋,拔開了門栓,頭也不回,大步跨出了新房。

白建業和陸芳芳消失在狂風暴雨中,只留下秀米撕心裂肺的喊叫聲。

那晚的雨,好大好大。

公婆在房裡,愣是沒有聽到新房的動靜。

翌日早上,風平浪靜,陽光明媚。

好像昨夜的那場暴雨,從來就沒出現過。

公婆早上起來,看到新房還緊閉着,他們會心一笑。

才剛結婚半年的新婚夫妻,偶爾失更,那是再正常不過了。

日上三竿,婆婆也開始忙碌起中午飯來。

秀米的房門,還是緊閉着。

公爹感覺到有點不對頭,白建業不起床,難道秀米也一直睡到現在?

他讓老婆過去敲門,看看倆人到底怎麼了。

秀米朦朦朧朧中聽到叩門的聲音,她努力地想睜開眼。

可是任憑她怎麼努力,眼睛還是睜不開。

婆婆敲了一會,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裏面一點動靜也沒有。

她急得朝公爹招招手,讓公爹過來,倆人用力把門撞開。

公爹會了意,馬上走到門前。

倆人用力一撞,門啪地一聲就開了。

沒站穩,都摔倒在地上。

門沒鎖。

公婆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看到了床上閉着眼睛,滿臉通紅的秀米,哪有白建業的蹤影。

「米,米,你怎麼啦?」婆婆看到滿臉通紅,迷迷糊糊的秀米,她趕緊坐在床上,伸出手去摸秀米的額頭。

「媽呀,這麼燙。」婆婆的手剛接觸到秀米的額頭,驚恐地叫了起來。

「怎麼?米發燒了?」公爹白敬亭聽到秀米發燒了,他的語氣里,無比擔憂。

「發燒了,讓我去煮碗姜水來。」婆婆站了起來,小跑去了廚房。

秀米喝下了婆婆煮的姜水,頓覺身體**辣地暖了起來。

「米,建業呢?」白敬亭這才想起,從早上就沒見過兒子。

秀米眼神獃滯,她望着窗戶,平靜地說:「他走了」。

「走?他去哪裡了?」白敬亭以為兒子下地幹活去了。

「昨晚,狂風暴雨,他跟陸芳芳走了。」秀米幽幽地說。

她很平靜,平靜得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

聽到兒子跟陸芳芳跑了,公爹白敬亭氣得把手上的煙桿,朝窗戶狠狠地敲了下去。

「嘭」的一聲,窗戶上的玻璃頓時變成了碎片。

「他走了,你拿窗戶撒啥氣啊?」秀米婆婆看到丈夫白敬亭拿窗戶撒氣,她大聲地問。

「這個畜生!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會認這個畜生是我兒子!」白敬亭氣得鬍子都直了,他站在門口,對着院子大吼起來。

正說著,陸芳芳的父親氣勢洶洶地闖進了院子。

「白建業呢?把我女兒交出來。」

「陸老弟,我看你是惡人先告狀了,我還沒去你家找你要兒子,你倒跑我家來要女兒了。」

白敬亭看到怒氣沖沖的陸爸爸,他也火冒三丈地說。

「不是你兒子拐跑我女兒還會是誰?白建業,你出來。」陸爸爸站在院子里,對着屋裡大聲地吼。

「陸老弟,我家建業天天在家陪老婆,是你家女兒跑來找建業的,把我家建業也拐跑了。我沒去你家要人,你還敢來我家找。」

白敬亭和陸爸爸你一句,我一句地聲討起對方的兒女來。

「你女兒來我家搶別人的老公,我媳婦氣得生病了,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白敬亭指着雙眼無神,無力地靠在門上看着他們干架的秀米說。

看到秀米一副病懨懨的樣子,陸爸爸感覺到女兒應該是不在白家了。

他收斂了氣勢,罵罵咧咧地退出了白家的院子。

看着走出院子的陸爸爸,秀米的兩滴清澈的眼淚,滴在地下。

白敬亭朝陸爸爸遠去的背影,重重地啐了一口。

婆婆把秀米扶回了床,拉起了被子幫秀米蓋好。

秀米獃獃地望着床頂,眼淚順着眼角,垂落在枕頭上。

「米,我們對不住你,你如果想回娘家,我跟你娘都不會怪你的。」公爹白敬亭想到了秀米在家時倍受寵愛。自從嫁到他家,不知受了多少委屈。

「爹,我不走。我生是白家人,死是白家鬼。」秀米看着床頂,幽幽地說。

「這畜生估計是不會回來了,米,我們都老了,也不能給你更好的生活,你還有孕在身,我們也不想拖累你,你如果把孩子打掉,我們也不會怪你的。」婆婆低聲地抽噎着說。

「娘,我不走,我不引產,我要生下來。」秀米轉過頭看了婆婆一眼,堅定地說。

「米,一個女人帶個孩子太難了!我們都希望你有好歸宿。你把孩子打了,重新找個好人家吧。」公爹白敬亭還沒說完,早已泣不成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