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1章 一眼淪陷,秀米嫁給了自己的愛情在線免費閱讀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2章 新婚之夜獨守空房在線免費閱讀

年幼時,喜歡聽老人講故事,也喜歡看故事。

故事裏那些悲歡離合、那些濃淡情感,如若不把他們記錄下來,隨着歲月的流逝,他們將逐漸消失在無邊無際的時間長河中。

鄰居依蘭的媽媽秀米,三十年過去了,她瑰奇、凄麗的故事、她美麗、蒼白的容顏,依舊在我的腦海中浮沉,揮之不去。

把秀米的故事還原,是我最初的夢想。

「媽媽,我為什麼沒有爸爸?」一個夏夜,滿天繁星。五歲的依蘭和媽媽在院子里的竹椅子上乘涼,她偎依在媽媽懷裡,數着天上一閃一閃的星星。

「你有爸爸,爸爸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很快就會回來的。」依蘭的媽媽秀米摸着女兒柔軟的頭髮,眼睛望着遙遠的星空,喃喃地說。

「我從出生就沒見過爸爸,他是不是不要我們了?」依蘭眨巴着圓圓的大眼睛看着望着夜空出神的媽媽問。

「傻孩子,爸爸怎麼會不愛你呢!他如果知道我們依蘭在想爸爸,他一定早就回來了。」秀米幽幽地說。

「媽媽,你說天上的星星看得見我們嗎?」依蘭望着天上一閃一閃的星星,好奇地問。

「能,天上的一顆星星,就是地下的一個人。看,那顆最亮的,就是依蘭的爸爸了。他眨着眼睛,在對我們依蘭笑呢。」秀米指着天邊最亮的那顆星星,滿眼痴迷地對依蘭說。

「媽媽,我不要天上的星星爸爸,我要真的爸爸。」依蘭看着掛在天空的星星,認真地對秀米說。

~~

秀米的老公白建業丟下秀米和村裡的女同學陸芳芳私奔時,他們正好結婚半年。

那時秀米的小腹已經隆起,肚子里孕育着白建業的骨血。

白建業明知秀米已有孕在身,那晚,狂風暴雨也沒能留住他那決絕的腳步。

秀米娘家爸爸和白建業的父親白敬亭是同學,在秀米五歲,白建業八歲那年,兩家便定下了娃娃親。

白敬亭成分不好,三十大幾才娶妻,四十歲才生了白建業。

說來也奇怪,生了白建業後,白媽媽便絕經了,此後再沒懷過孕。

自懂事後,白建業就對自己的娃娃親十分反感。

他要父母退了娃娃親,他要自由戀愛,他說他不會娶秀米。

父親白敬亭被他氣得破口大罵,聲稱在他有生之年,一定會幫他把秀米娶過門。

秀米十五歲那年,跟着父親到白家,這是秀米第一次見到了成年的白建業。

十八歲的白建業正在讀高中,偉岸挺拔的身姿,高挺的鼻樑,稜角分明的臉龐,戴着一副金絲眼鏡。

一眼,秀米就陷了進去,不能自拔。

少女的心思,總是充滿玫瑰色。

從白家回來後,秀米腦里的每一個念想,每一個夢,都是白建業。

她每天都數算着日子,苦等白家娶她過門。

秀米十七歲那年春天,終於等來了喜訊。

白家很快便送來了聘禮和喜帖。

那一天,秀米穿上了大紅色嫁衣,興高采烈地嫁進了白家。

秀米一輩子也無法忘懷,那一晚,她獨守空房到天明。

凌晨時分,大廳傳來了白建業鬼哭狼嚎的叫喊聲和公公白敬亭的咒罵聲。

不一會,新房的門打開了,丈夫白敬業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

他看到秀米已經掀開了紅蓋頭,厭煩地說了一句:「你出去吧,不要碰到我。」

秀米當場就傻掉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竟然如此厭惡自己。

新婚之夜睡在大廳里,早上被公公發現,痛打了一頓才肯進房來。

秀米知道真相後,心裏非常難受。

可是她轉頭一想,畢竟是自己喜歡他,而不是他喜歡自己。

最終秀米還是自己說服了自己,她像沒事發生一樣,起床去給公婆請安。

白建業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秀米把洗臉水端到了床邊,想伺候他洗臉。

白建業滿眼的嫌棄,他看也沒看秀米一眼,穿起了地下的鞋,大步邁出了門檻。

秀米唯唯諾諾地端起了洗臉盆,跟在白建業後面,把盆放在毛巾架上,低着頭走開了。

坐在廳堂的公爹白敬亭把一切都看在了眼裡,他用生冷的眼神,狠狠地剮了白建業一眼。

看到兒子黑着臉,拿起毛巾慢吞吞地洗臉。

白敬亭沉默着,坐在廳堂的太師椅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煙。

秀米看到白建業摘下了眼鏡,捧起了一捧水啪打在臉上。

水滴順着白建業潔白英俊的臉龐淌進了臉盆里,秀米看呆了。

自己何其幸運,嫁給如此俊美的男人。

秀米的心,一陣陣悸動,一陣陣迷醉。

白建業洗好了臉,用毛巾擦了擦手,把毛巾塞在毛巾架上,走進廳堂。

秀米看到白建業的毛巾隨隨便便塞在毛巾架上,她羞澀地走近毛巾架,把兩條描着大大的喜字的紅色毛巾,整整齊齊的並排在一起。

公婆已經吃過了早飯,秀米一直沒吃,她在等白建業起床一起吃。

早飯時,公爹看到還在房裡呼呼大睡的兒子,他跟秀米說:「米,你不要等她了,跟着我們一起吃吧。」

秀米紅着臉,羞澀地對公爹說:「你們先吃,我等他。」

婆婆也讓她先吃,得到的回答,也是要等白建業起床一起吃。

看到秀米如此執拗,公婆便隨了她,自己吃過了早飯,坐在廳堂里喝茶。

白建業洗漱完,走進廳堂準備吃早飯。

秀米收拾好了毛巾,看到白建業已在餐桌前坐下,她小跑進入廳堂,幫白建業盛飯。

白建業面無表情地接過了秀米遞過來的飯碗,悶頭吃飯。

秀米也幫自己盛了一碗,小心翼翼地坐在白建業的對面,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起來。

看到兒子順從地接過了秀米遞過來的飯碗,白敬亭看了老婆一眼,兩人會意地笑了。

白建業高考落榜,他萎靡了一陣日子後,便幫助父親務農了。

白敬亭看到兒子大學是讀不成的了,於是跟他說是時候把秀米娶進門了。

聽到父親讓他娶秀米,白建業發飆了。

他終於把自己跟同班同學陸芳芳私定終身的事說了出來。

白建業求父親成全他跟陸芳芳,並保證他跟陸芳芳會孝敬父母,讓他們頤養天年。

白敬亭聽到兒子竟然在外私定終身。氣得渾身顫抖。

他命令兒子,立即跟陸芳芳分手,準備迎娶秀米進門。

白建業寧死不從,他跟父親說:就算他死了,也要娶陸芳芳。

這輩子,他只能是陸芳芳的丈夫。

至於秀米,你們自己定的娃娃親,你們自己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