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謀權之侯府世子妃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經過顧北初一視同仁地送禮之後,幾個長輩都很滿意。

從送禮上來瞧,她們在北初心裏都是一樣重要的。

接下來便是家中的妹妹們的禮物,雖不是御賜之物,但都是顧北初精心準備的,一大部分都是侯夫人,她的婆母送給她的。

雖說不名貴,但帶出去,說是侯夫人的,也是撐場面的。

挑選好禮物的妹妹們,一個個的上前戴着給她瞧,要她看,好不好看。

只有王堇姝一臉的心事重重。

顧北初從裏面挑選一件襯她這個年歲的流蘇簪上前,給她簪在頭上: ”怎麼了?是我這個當表姐的準備的禮物不好,沒有喜歡的? ”

「不是的,不是的,表姐。」

王堇姝趕忙站起來,局促地擺手,生怕顧北初誤會。

「那是怎麼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連挑禮物都不上心,你這些姐姐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家中的姐妹,向來關係好,所以顧北初也不用注意言辭。

「長姐,你不要冤枉我們好嗎?這麼多的東西,我們就是一人挑一件,還能剩下不少,客氣什麼?」

說話的是二叔家的小女兒,雖說沒了父親,但他的父親對二叔留下的三個孩子視如己出,並未缺少父親的疼愛,所以性子還算活潑。

顧北初寵溺一笑,她心中所願,是家中子女,無論什麼時候,都能如在家一般,臉上時常帶着明媚的笑容。

「是是是,是我冤了你,既如此,不如你多挑選一樣,當作我的賠禮,可好?」

聽顧北初這樣一說,顧北恩笑着道謝,手剛要伸進去挑選,便抬頭看向堂中的一眾姐妹,人手一樣禮物。

隨即縮回了手,笑着對顧北初說道:「長姐,北恩不選了。」

「為何?」

「長姐說過,家中姐妹同心同德,榮辱與共,其餘姐妹都人手一份,若我拿兩份豈非有失公允,若因此,挑起姐妹間的異心,豈非我之過?」

「一件首飾不要緊,要緊的是家中姐妹一視同仁,姐妹才能齊心。」

聽到顧北恩的話,顧北初滿意地點了點頭。

是她顧家的人。

她心甚慰。

「是我顧北初妹妹,沖你這句話,一人兩件禮物,當作你們對長姐的話,銘記於心的獎勵。」

「太好了,長姐萬歲。」

顧北初的話,一出口,一屋子的丫頭,便歡歡喜喜地挑選禮物了。

「北初,你也太慣着這群丫頭片子了�葉辰蕭初然全集�」

舅母常氏瞧着自己挑花了眼的女兒,笑着說了一句。

「管不了幾日了,北琪,北諾,嘉禾,還有姑母家的堇諾用不了多久就要議親了,等出了嫁,就不如在家裡這般隨性自在了,讓她們樂呵去吧。」

說起幾個大一些的妹妹,顧北初看向自己的姑母:「對了,姑姑,堇諾怎麼沒跟着回來?」

顧知念一聽,嘆了口氣:「本是要跟着一起的,誰知出門前,老太太病了,要你堇諾妹妹在家侍疾,她是家中長女又是嫡女,祖母病重,侍候在側也是應該。」

聽了這話,顧北初更覺奇怪。

老太太病重,向來疼愛的庶出孫女不在家陪伴,要一個瞧不上的嫡女留在身邊?

她曾在王府住過幾日,那王家老太太可真真是心偏到姥姥家的。

顧氏所出的嫡長女,別說不待見了,就是見一眼都嫌煩,甚至還免了她早晚請安。

怎麼如今病了倒是要不待見人侍候在側,待見的出來參加婚宴,見世面?

她怎麼覺得其中這麼不尋常呢?

這時,月影上來報說席面已經準備好了。

北初瞧着眾人也挑選得差不多了,便讓人收拾了,準備開席。

「月影,明日派人送那庶女回去的時候,挑選兩樣好的首飾,給堇諾送去,一定要親手交給她,告訴她是我這個做表姐的一番心意。」

「是。」

顧北染聽着長姐的話,有些不解。

送表姐的禮物?等姑姑她們回去的時候,讓姑姑帶回去不就好了?

怎麼還要特意送一趟?

不過既然是姐姐吩咐,定然有長姐的用意。

湊到顧北初的身邊,抱着她的胳膊:「長姐,我好想你。」

顧北初瞧着胳膊上的小腦瓜,溫柔一笑:「怎麼越大越黏人了?」

「人家是真的想嘛……」

「你以後常回來看看好不好?」

以前姐姐在家的時候,姐姐忙着學習,一月不見,也不會想,可姐姐出嫁才三天,不知為何,她整日想得都要哭了。

昨日早起流淚,剛巧被那小混球撞見,被他笑了好久。

瞧着唯一的親妹妹如此地依戀着她,心底莫名地觸動。

母親身體不好,後來生下弟弟後沒多久,便撒手人寰,弟弟妹妹可以說是她親手帶大的,拋下她們去成婚離家,對她們來說,可能是一種傷害。

可是為了顧家,為了弟弟妹妹的以後,她不得不這麼做。

姐妹倆咬了咬耳朵。

席面剛開,月影便匆匆忙忙地進來了,說蕭宴之在找她。

顧北初一聽,便放下了碗筷,起身去外面見他。

蕭宴之一臉焦急,看到顧北初出來,猶如看到了救世主一樣。

「夫人……」

「怎麼了?」

「父親母親來了消息,興昌伯也被奪了爵位…….」

顧北初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原來是這個事情。

蕭宴之也是着急,侯府上百口,從前他不知道,可以為所欲為,可知道了,他便懂得了其中的利害。

聽說欠錢的伯爵府被奪爵,能不着急嗎?

見顧北初一臉的雲淡風輕,蕭宴之更急。

「夫人,我知道是我錯了,只要你解了侯府之難,就是要我認錯,下跪,打我,罵我都好,只求你出手相救。」

「若是我說,要你將那個人送走呢?」

「你說的是….書瑤….」

蕭宴之猶豫了,他答應了書瑤這輩子不會拋下她,若是此時將書瑤送回去,豈非要了她的命。

見蕭宴之猶豫,顧北初笑了。

她真是不知一個女人能有多大的魅力,能勾得他連整個侯府都不顧了。

隨即說道:「世子安心,妾身說笑而已。」

「不,不是的,書瑤這一生艱難,若我將她送回教坊司,就等同於要了她的命。」

蕭宴之怕顧北初因為魏書瑤的事情,對侯府袖手旁觀,趕忙解釋。

「世子不必解釋,書瑤姑娘的去留,全憑世子,侯府之事,我已然答應,便不會反悔,與旁人無干。」

蕭宴之見顧北初答應救侯府,鬆了一口氣。

能保住侯府就好。

回到席間,同家人用完回門宴之後,顧北初就要折返侯府了。

臨上轎前,顧北辰匆匆忙忙跑來。

跪在顧北初的面前:「長姐,北辰已經知錯了,日後北辰再不胡鬧,一定跟着袁先生好好學習。」

顧北初將顧北辰扶起來,看着他的眼睛,沒說原諒,也沒說不原諒,緩緩開口道:「長姐從來不聽虛無縹緲的承諾,我向來都是務實,說得再多,不如做得多。」

說完便轉身上了馬車。

顧振威躊躇着步伐,輕聲喊了一句:「北初。」

顧北初聽見了,但沒回應。

別以為她不知道,北辰的鬆懈,沒有他撐腰,他敢如此?

該給她爹一個教訓了,當爹的沒個當爹的樣子,家中的榮耀不管,生意不管,現在還縱着唯一的兒子胡鬧。

顧振威沒有得到回應,馬車走遠後,瞪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哼。

都是因為他。

不爭氣。

就知道玩,還連累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