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謀權之侯府世子妃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花廳內,眾人已落座,因着男女分席。

男席布置在了外面,女席布置在了內堂。

見顧北初進來,常氏跟周氏上前,一把拉住顧北初的手,心疼得眼裡直泛淚光。

武陽候府世子新婚之夜大鬧教坊司,將人帶回侯府的事情他們都聽說了。

心裏氣憤侯府欺負人又心疼顧北初這個晚輩。

這是他們顧家嬌養出來的大小姐,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

想要上門要說法,可礙於身份,胳膊拗不過大腿,有冤無處申,讓她們心痛又無奈。

「好孩子,苦了你了,是你舅父無能,一輩子庸碌不能為你出頭。」

舅母常氏跟顧北初的母親是閨中密友,對顧北初這個外甥女一直如視幾齣,心疼的話也是真的,為此還將顧北初的舅父趕去了書房,覺得他窩囊,七尺的男兒連個功名都考不上。

顧北初的舅父曾經也是想要入仕的,連着考了三屆,全都落了榜,至此受了打擊,棄文從商了。

「舅母,不怪舅父,此路是晚輩自選的。」

沒錯,嫁進侯府是她自己決定的,這苦果自然也要自己咽下。

聽了顧北初的這話,常氏的眼淚跟決了堤一樣,嘩嘩地落。

顧家周家多少男兒,如今卻要一個女兒犧牲一輩子去為兩家鋪路。

顧北初自小在她面前長大,她也不是個傻的,自然知道她的想法。

「孩子,這條路艱難,舅母心疼。」

知道舅母真心疼她,顧北初緊握着常氏的手。

安慰道:「舅母,這個世道,哪個女子不難,只不過是我選了一條更難的而已。」

「可也只有這樣的艱難險阻之路,才能換來家族日後的康庄大道。」

顧知念坐在一旁聽着侄女的話,默默地流着眼淚。

因為她知道,侄女如今的決心,有一大半來自她。

在顧北初母親懷顧北辰的時候,那時候大嫂反應嚴重,她得知後便將她接到身邊照顧了半年。

可她婆母不待見她的出身,連帶着她的孩子也都不待見。

所以那半年,她親眼看到了世間的階級之分,即使她們顧家富可敵國,那王家不過一個九品小官,也要在他們面前矮一截。

吃着她用着她的,還要看不起她。

從她那回來以後,她便聽大哥說了顧北初的變化,不光學習經商之道,還學習人文地理,還有兵法,謀略。

將自己的時間排得滿滿的,近十年不敢鬆懈。

得知她要嫁入侯府的時候,她又驚又憂。

驚的是這孩子心太大,居然連侯府都惦記上了,憂的是,她嫁與一個九品小官,十幾年才升到了八品的家裡,還受人輕視,被人慢怠。

她高嫁侯府,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

顧北初出嫁前,她甚至都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原是她害了她,讓她明白了這個世道的不公之處,讓她生了反骨,誓要憑藉一己之力,改變顧家全族之運。

顧北初抬頭,瞧見自己的姑母坐在一旁哭。

無奈嘆氣。

她這個姑姑心思重,總以為是她害了她。

可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選擇,她還要感謝她,讓她早早看見了這個世道的階級之分,讓她有準備的時間,不至於讓這個世道打她一個措手不及。

上前拉住顧知念的手;「姑姑,我很好。」

「好。」顧知念回握着顧北初的手,一個好字說完,便再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淚眼婆娑地抿着唇。

她知道這是侄女的安心之言。

她就是顧家的外嫁女,嫁的還是一個九品小官,都過得煎熬。

何況是侯府那樣的高門。

是她對不起大嫂,也是她對不起大哥,更對不起顧氏先祖。

瞧着泣不成聲的姑姑,顧北初很是無奈。

她真的很好。

她不僅手握侯府的把柄,如今還掌握侯府的中饋,相當於整個侯府都握在了手中。

但她又無法解釋,因為她此時無論說什麼,姑姑都會認為是她為了安她心,編出來的。

罷了。

不解釋了。

事成之後她們便能知曉。

將顧知念扶到她的位置上坐好,給月影使了個眼神。

便看到一眾侍女,手捧着東西從堂外走了進來。

顧北初拿起其中一支玉釵,戴在姑姑顧知念的頭上。

「姑姑,這是侯府老夫人賞我的,讓我帶回來給諸位長輩當作見面禮。」

「聽聞還是先皇后賞下來東西。」

顧知念一聽,剛收回去的眼淚,又落了下來,哽咽着:「北初……」

顧北初拍了拍姑姑的手背,讓她安心收着;「等過些日子,侯府不忙,晚輩再請您上門做客,如今侯府事多,邀您前去,怕是會慢怠了您。」

王家的庶女,王堇澄一臉不屑地拿起一粒春季里才能有的草莓,放在嘴裏,滿口香甜。

這顧府也就只有這一項好處了,能吃到反季的水果。

瞧着嫡母頭上的翡翠金釵,不屑一顧地說道:「不就是一隻翡翠釵子,母親何必推諉,弄得好像咱們家買不起一樣,若是被祖母知道,沒得被祖母說母親小家子氣。」

雖說她不敬顧知念這個嫡母,但在外,還是有些分寸,知道稱呼一聲母親的。

王堇澄的話一出,滿堂的女眷皆變了臉色。

一個庶女,居然敢如此說府中的嫡母,着實放肆。

顧知念瞧着庶女囂張放肆的樣子,剛要發作,被顧北初攔了下來。

如今侯府之難未解,若是此時姑母發作,怕是回去又不好過。

她倒是無所謂,可不能不顧及姑姑的處境。

「姑母,堇澄這話雖然放肆,但說得也對,一家人,姑母倒是不必推諉,且因是御賜之物,珍貴了些,也能看出晚輩對您的敬意之心。」

然後顧北初轉頭,看向王堇澄:「雖說你說得沒錯,但我還是要提醒一句,這釵可並非普通的釵子,你將皇家御賜之物比作平常之物,今日是家宴,說說也就罷了,若在旁處,沒得被有心之人聽去了,若是傳出,輕慢皇家,那可是要坐罪的,輕則打板子,重則掉腦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王堇澄手裡拿着的草莓,砰的一下落了回去。

雖說心中沒底,但卻覺得自己不能被人幾句話就噎住,站起身直視顧北初,極其囂張地說;「 你說御賜之物,就是御賜之物呀,不就是一支普通的釵子,誰不知道,你新婚夜被新郎拋下,寧可要一個教坊司的姬子也不要你,如今逞什麼威風,做這打腫臉充胖子的事情。」

原本新婚夜的事情,因着怕觸及顧北初傷心的事情,無人提起,誰知被王堇澄當面吼了出來。

顧北染怎麼可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長姐被人看笑話,提起裙邊就要上前,剛邁出去一步。

啪的一聲。

突兀的聲音,讓眾人從憤怒中抬頭。

便看到向來隱忍的顧知念,怒目而視,指着王堇澄。

「是不是我這個嫡母過於仁慈,縱得你無法無天,居然敢如此糟踐我的侄女?」

顧北初也沒想到,一向柔弱的姑姑,居然會為了她,打了王家最受寵的庶女。

而更沒有想到的是王堇澄。

捂着臉,不可置信地瞪着顧知念。

她被那個在府中大氣不敢出一聲的擺設嫡母打了,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她是要反了不成?

難道不怕祖母跟父親了嗎?

「你…你居然敢打我?」

王堇澄捂着被打的半邊臉,指着顧知念不顧禮儀尊卑地質問。

「打你就打你,有什麼不敢的,我早就想抽你了。」

顧北染知道自己這個姑姑,剛才衝動下動手打了人,如今心中肯定擔憂萬分,一把將姑姑扯到身後,猶如一個護崽的老母雞。

從她進門的第一日,她就瞧着她不順眼,若非顧念姑母的面子,就她這樣的,她一天打她八頓都是少的。

顧北初瞧着這樣的妹妹,心中安慰。

她妹妹是個不受氣的,將來就算出嫁,她也不擔心會受氣了。

瞧着滿屋子的妹妹們,若是都能跟北染一樣,她也就不用擔憂了。

王堇澄看着衝出來的顧北染,就跟瘋了一樣,就要上前廝打。

外面還有客人,顧北初怎會讓她鬧起來。

「月影,將王小姐請下去,好好照看,等空下來,送回王府,並告訴縣丞大人,若是他管教不好家中庶女,侯府的世子妃不介意幫他找個人來管教。」

顧北初最是瞧不上那個吃軟飯,吃得理直氣壯,還不知感恩的姑父,所以現下,連姑父也不叫了。

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

一個八品縣丞在侯府面前,簡直連螞蟻都算不上。

她這個新上任的世子妃的話在被外放縣丞的家裡,簡直猶如聖旨一般了。

只是希望那個糊塗的姑父,能夠拎得清些,莫要再犯那些糊塗事。

王堇澄就是一個小插曲,根本值不得佔用顧北初的心思,人拖下去之後,讓顧北染將姑姑扶好坐下,又開始了送禮。

給大舅母常氏的是一件翡翠玉鐲,同樣也是老夫人送給她的,曾經的御賜之物。

還有姨母周氏,是一件御賜的黃金襄寶珠的鐲子。

顧北初還有一個二叔,但早些年外出做生意的時候不幸身亡了,之後同二叔伉儷情深的二嬸,便深居簡出,但對顧北初還是不錯的。

顧北初也同樣送了她一個老夫人的御賜累金點翠金鐲。

都是能帶出去震懾場面的,皇家御賜的東西不能變賣,但是送人還是可以的。